紐西蘭 PLINIUS 南方 2008 年九月進駐,歡迎指名試聽

9200 綜合擴大器

( 2008, 11 / 30 新增 )

KORU 唱頭放大器

( 2009, 1 / 12 新增 )


「美好,應如何表現?」

 

我已經很久没有正襟危坐地面對器材了 【註一】,如今,我坐在紐西蘭 PLINIUS 9200 綜合擴大器面前,思考...美好,應如何表現。

 

我想用咖啡,一個對我而言和音樂音響同樣重要的嗜好來表達我對「美好」的想法與看法。

【註一】正襟危坐:整理服裝儀容,端正坐好,形容莊重敬誠的樣子,見教肓部成語典。


某天我們在某處喝到一杯好咖啡,有著優雅的口感及香氣,咖啡的溫度是適當的,連杯子的質感與色系也與咖啡相稱,一切都對,都那般幸福美好,如果您不想深究,僅想沈醉在此美麗情境中,相信我,懂得享受與品味的您是最快樂的, 然而在此情境下的我卻未必快樂,因為貪婪,我會妄想如何時時保有此一幸福咖啡...,您知道一杯好咖咖得花多少時間和代價嗎?讓我用如今南方隨手的《南方咖啡》來說明。【左圖:上週在山上騎車時發現的瀑布,彷彿秘境般地清美,瞧!同行友人玩得多快樂...】


最近我瘋狂迷戀厄瓜多( Ecuadoer )的日曬 Galapagos 咖啡豆( 此豆在淺烘焙下初入口會有淡淡的酸味,相信我,此淡酸頗為高雅,且如葯引般,會將 Galapagos 豐富而甘醇的風味一一帶出...,套句廣告話 --- 喝一口,就回甘,真的 )為確保新鮮,我每隔三天便向高雄“洛斯特咖啡”拿 150 公克當天烘好的 Galapagos, 豆子拿回南方後馬上分裝成五小( 其中兩杯份三袋,每袋 36 公克;18 公克兩袋,獨享用 ),袋子是鋁箔製成的,分裝完馬上用封口機封緊,保證不透氣,隔日便可享用,通常我會在三天內和客戶們喝完這些豆子,然後迎接下一份 150 公克 Galapagos 的到來


我沒有提到的是...豆子在烘培之前,“洛斯特咖啡”郭先生已預先將生豆挑選一次,將不好的豆子去除,烘焙完成,同樣的挑選過程會再 run 一次,以確保豆子的品質,因此這 150 公克的 Galapagos 幾乎粒粒精彩

 

別以為這樣便可以有好咖啡,嚴選外加新鮮,只是追求好咖啡的第一步...。


有了好豆子,如何磨一杯咖啡也是門大哉問,南方用的磨豆機是義大利 RANCILIO 的 rocky,將研磨粗細刻度調好,打開事先分裝好的鋁箔包,然後把香氣四溢的豆子倒入磨豆機內研磨( 細心的人,會用大小不一的毛刷先清一下磨豆機,以免混到上回沒清乾淨的舊豆渣;研磨完畢後亦需立刻清潔磨豆機...,這些動作我都有確實執行 ),磨好的咖啡粉末在沖煮前,我都有先經過「過篩」的手續,將特別細的咖啡碎屑去除,此一動作可增加咖啡風味的醇淨,差不多從 90 分一舉進步到 95 分,對咖啡有興趣的朋友何妨試試。【左圖:左方較細的粉末為「過篩」後的碎屑,應予棄卻,右方才是真正要用來沖煮的咖啡...】


南方是用“塞風壺”( 即虹吸式咖啡壺 )沖煮咖啡的,火候大小、沖煮時間長短、翻攪方式等都會影響風味,這邊我p討論這些,我想提供一個自己發明的「絕學」供大家分享 --- 不知大家有沒有和我有相同的困擾,那就是塞風壺中間掛有彈簧的那塊過濾布的清潔問題( 濾布如果沒有用滾水浸泡洗淨,並用清水泡在冰箱中待用,下次沖煮咖啡時很容易混入雜味...)


由於我始終無法將濾布清洗乾淨,索性運用 起昔日在實驗室折濾紙的絕活,幾經改良,我終於成功用手沖咖啡用的濾紙( 大小為 2- 4 人用那種 )經過穿動、覆套、撕去折角及仔細包裹等程序取代濾布,其過濾的效果差不多,取用完即丟,每次更新的優點,完全克服濾布容易混雜莫名雜味的煩惱,強吧!( 本「絕學」版權沒用,感謝套用 )


該是端杯品嚐的時刻...,其實杯子的選用,除了造型,其材質、容量等也很重要,南方現提供一對德國 Meissen 於千禧年推出的咖啡杯待客,這組杯子左右手皆宜,由於杯子略深,飲用到中後段鼻子將埋入杯中,品香意更濃...,是我擁有的杯子中“咖啡意”最濃厚者。

【南方咖啡,來訪南方,開口,就有;不開口,輪到我開口,也有。】


奇怪,不是要講 PLINIUS 嗎?搞了老半天,怎麼滿版咖啡經?Sorry,這是我在徹底研究此一新版 PLINIUS 9200 綜合擴大器時的感觸 --- 包括聲音在內,她竟有那麼多細緻與美好,如咖啡般,讓我明白感受得到...,後文便是  PLINIUS 9200 綜合擴大器的心得...,先說,她像極了 Galapagos 咖啡豆之多嬌,直引人競折腰。


9200 綜合擴大器

Koru 唱頭放大器


回南方首頁 南方的音響 動與力 --- 擴大器 在南方聽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