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音響大展終於結束了,我竟花了一週才恢復元氣,下文為南方大展...敢言,普通敢喔!


展之前...

 

這是初進 501 號房時的户外一瞥,乍看之下,景緻和去年沒什麼不同,只不過右前方巨幅的政治看板主角換了人...,我一直搞不懂...日益潔淨的愛河為何總脫不了濃濃政治味...,不管了,拉起窗廉,要開始佈置房間了。


自以為美美的展房...

「明年我一定要弄一間美美的展房...。」去年大展退場時我如比期許,左圖便是南方今年的展房,如何?美麗嗎?

 

美麗,要謝謝的人很多,感謝巴洛克音響朱先生的討論規劃、感謝三宅設計黃小姐設計並製作朱紅色器材架、感謝大翔大理石辛苦將我的胡言亂語化為真實,由於今年我參與大展行政工作,於是失去參加“美麗展房”票選的資格,不過這份美麗的過程我會一直記在心中,喜歡嗎?這可是南方最美的一次喔!

為延展後牆連續視覺畫面,今年我們捨棄每年慣用的專業器材架,改以低高度的朱紅色器材櫃陳列器材,大膽且富質感;還有,為打亂飯店內千篇一律的地毯印象,我們特別鋪了一塊乳白色條紋地毯, 它也確實達到預期的效果( 有人問:是不是一定得鋪這塊地毯才會好聲?因為他在好幾個房間看到同一塊地毯...,沒錯,巴洛克公司在六樓的三個房間也是用相同的地毯,他們用同一塊毯子的原因是 ---- 他們託我一起買的...,所以...和聲音無關 )

 

本屆大展,南方展出的器材為 ---

揚聲器:義大利 Capriccio Continuo 之 Admonitor Preference 加 Submonitor

CD 唱盤、前後級擴大器、唱頭放大器:德國 AudioNET ART G2 / Pre 1 G 3 / AMP 2 G 2 / PAM

類比唱盤:英國 Nottingham 之 Hyperspace

唱頭:日本“光悅”之“柴( Standard )”


美聲!!?

音響展,參展廠商當然有責任與義務將好的聲音完整呈現給觀眾,但很少有人知道廠家們面臨的挑戰有多大... --- 要用多大的揚聲器?要準備驅動力多大的擴大器?展房的吸音狀況如何、要準備多少張椅子、要容許多少觀眾於房內還要好聽?這還是多少可預期的狀況,面對不可預期的狀況...便只好臨場發揮了。

 

那些是不可預期的狀況呢?例如:對房死命大聲歌唱、飯店電壓不足、設計播音的器材和展房不對味、隔壁正好放了套數百萬的器材...等,這些都會對自己房間的效果有影響。

今年大展,南方特別帶了電壓計進場,平常在南方總是在 112.0 到 114.9 V 跳的錶頭這回大展好像從沒高過 105.0 V,最低還有 102.2 V 的記錄,這對後級擴大器的工作品質是極大的挑戰,坦白說,我很慶幸 AudioNET 的 AMP 2 G 2 五天都能正常工作,而且至少維持住一定水平的音質,看來我得多存些錢,明年帶個大型穩壓器進場才是。


今年的私房 CD...

 

每年展前,我幾乎天天往尚音唱片行報到, 今年也不例外,這都得怪我平時不用功作功課,怪我輕 CD 而重 LP...,今年南方 DM 背頁私房 CD 清單如下 ---


如此幻想

法國指揮家明考夫斯基是何許人也?他,20歲時創立羅浮宮室內樂團,如今,他們總能將一些老掉牙的曲目注滿新意,是少數仍令我期待新片發行的新鮮大師;這張法國作曲家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以馬勒室內樂團為主體,輔以羅浮宮室內樂團成員演奏,除了新意,還發燒無比。( DG 474 209-2)

探戈三重奏

這是一張超過我聆樂領域的CD,由於好聽太過,只好推薦給大家;這張由小提琴、大提琴及鋼琴所組成的三重奏專輯,其中小提琴家及大提琴家竟是德國巴伐利亞國家管弦樂團的首席團員,他們以嚴謹、熱情、深入、略帶傾瀉的方式演奏 tango,真的超好聽。( FARAO F 100206) )

無言的普契尼

本片收錄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歌劇中的前奏曲與間奏曲等,由義大利指揮家夏伊指揮柏林廣播交響樂團演出,歌劇中的管弦樂作品是劇情精萃之所在,因此片中音樂首首情深;有人將夏伊歸類為“倍受期待,但成就有限”的指揮家,聽完本片,保證您不同意這個說法。 ( DECCA 475 7722 )

 

來自羅馬的三部曲

羅馬三部曲》是義大利作曲家雷史畢基最受歡迎的作品,由於其中不乏爆棚片段,本曲已成發燒友人手一張的示範片;在此要推薦日本指揮家小澤征爾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版本,本片錄製於音效一流的波士頓交響音樂廳,堂音與細節超多,趁現在還買得到,快,別走寶!( DG 415 846-2 )

 

小柯隆貝古大提琴組曲

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只有巴哈和高大宜的作品可聽?古樂學家蕯瓦爾可不這麼認為,這張法國作曲家小柯隆貝(1660-1720)所寫的《六首無伴奏古大提琴組曲》在1697年倫敦巴拉克諾曼古琴拉奏下,情感醇重,適深夜意煩時獨聆,喜愛無伴奏的朋友必備。(Alia Vox AV 9827 )

牛虻

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契在世時,當時特殊的政治環境逼著他得將樂思濃縮於四重奏及鋼琴作品中,因此他的室內樂和管弦樂有著相近的質感與份量;這張鋼琴家阿胥肯納吉彈奏蕭士塔高維契的鋼琴作品集便是質與量皆重的名演,其中電影配樂「牛虻」一曲保證人人喜愛。( DECCA 470 649-2)

音樂是多麼美妙

德國男中音夸斯妥夫是當今樂壇的傳奇與前進力量,他的音色寬廣厚實,我們很難想像他只有120公分的身高;夸斯妥夫這張名曰“晚星之歌”的德國歌劇選曲專輯,其中收錄史特勞斯“寡言的女人”中的“音樂是多麼美妙”一曲,他要用歌聲讓我們相信他真的如此認為。(DG 471 493-2 )

消失的女高音?

知道美國黑人女高音芭托的人不少,但知道她現在人在何方、到底還唱不唱歌的人可能不多。自從芭托被美國大都會歌劇院除名後,她幾乎在樂壇消失,而今聽這張1985年錄製的“芭托與吉他的完美二重唱”專輯便格外令人惋惜,這可是一代女伶最美聲的展現。( EMI TOCE-13360 )


依例,我帶了百餘張 CD & LP 到會場輪流播放,猜一下,今年南方展房播放次數最多、播放時離座人數最少( 即播放時總可吸引觀眾多留一會兒 )的片子是那一張?答案是 --- 夸斯妥夫的“晚星之歌”專輯的最後一曲,R. 史特勞斯“寡言的女人”中的“音樂是多麼美妙”...【音響展,觀眾們來去各展房間,耳聞著不同器材所發出各種樂音,要吸引觀眾駐足,多聽個一曲,是多麼困難的事,有的廠家很認真準備軟體,甚至提前公告播放軟體清單( 例如 502 號房百嗚音響今年便這麼辦,強吧! ),有的則認為出奇未必致勝,還是多放些發燒片比較實在。( 所以才有到處聽見大陸歌手的現象 )】

 

“晚星之歌”真是張神奇的 CD...,基本上在大展放這類較嚴肅的曲目並不討喜,但夸斯妥夫懇切渾厚的聲音卻總能為心浮氣燥的我帶來平靜( 一連五天,每天站足九小時 ),也吸引不少觀眾因而不捨離去,和夸斯妥夫不熟的朋友,何妨看一下他的簡歷,然後買幾張他的專輯來聽...

 

對了,今年大展南方展房內播放“爆棚”片的次數創歷史新低,也罕有觀眾要求播放,這點倒是很有趣的現象。


新意,新鮮意...

 

每屆高雄音響展南方從未缺席,除了器材,coffee、有軟體的 DM、固定播放 LP、年年不同的新示範片外,南方,還能有那些新意...,或說,看展的您,還期待那些新意?

 

今年,南方除了煥然一新的展房設計外,其寶還是有些新鮮的意圖...。

 


張雅晴小姐於南方展房演出後與公會理事長( 左 )及國賓飯店總經理( 右 )合影,為什麼我沒和她合影呢?因為演出中...我被觀眾擠出門外,自己進不了 501 號房的大門。

音樂家與音響的對話

 

今年大展展前記者會我請到小提琴家張雅晴小姐帶著某把名琴來助威演出,她放了一張沒有小提琴獨奏的孟德爾頒小提琴協奏曲終樂章之 CD,然後現場演奏與音響競奏...,我一直想請張小姐來南方的展房再玩一次,又擔心...擔心她的琴太好,一下子把音響比下去,無論如何,4 月 14 日下午 4:00 整,張老師在出席大展的四重奏音樂會後來到南方的展房討 coffee,順道將展前記者會的遊戲又玩了一次,雖然演出低調無比,但觀眾仍填滿整間展房...,明年...,該玩那些新把戲呢?


咖啡圓舞曲...

 

有些事情如果找對朋友一同瘋狂,還真比一人獨舞愉快...,今年大展好友洛斯特咖啡郭先生瘋的比我嚴重,他每天為南方烘一磅好豆子供大夥兒品用,五天依序是 ---  翩翩起舞的卡門( 巴拿馬卡門莊園 / 淺烘培) 熱情的森巴饗宴( 來自於傳統咖啡產國巴西的 Cachoeira 莊園的 Yellow Bourbon 品種咖啡豆) 忠實不變的老友( 蘇門答臘的黃金曼特寧 )狂野奔放的律動( 在非洲原始自然大草原天氣孕育下的肯亞AA級的莊園豆 )  有始有終的態度( 巴拿馬卡門莊園 / 中深烘培 );咖啡清單含說明我就貼在入口門廊側牌的下方,好玩吧!


其它大展相關新鮮事還有...


上了電視新聞的記者會...

 

本屆大展的展前記者會上了幾家無線電視台的新聞報導,「上新聞很厲害嗎?」有人問...,這點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與公會合作的廣告公司一直將「上電視」當成努力的目標,而且已經連續兩局闖關失利...( 理由是...高雄的事情到了台北大多被淡化...,奇怪的是我們登了大半版的廣告,大展訊息連報紙的地方版也上不了...),今年在“千萬提琴配頂級音響”話題的帶動下,大展消息終於上了電視...。

咱台灣果然是一個極度忙碌的工商社會,大家急著找訊息、公布訊息,卻無暇思索訊息,品味訊息。大展記者會現場好不熱鬧,放眼四處盡是相機、麥克風、攝影機,記者小姐先生們發問內容多圉繞在:「這邊最貴的音響是那一套?」「這套千萬音響為何值千萬?」...,我真希望自己有好口才,可以三言兩語說盡音響的美與好,回家後一直在想...如果換成我是記者,我會問什麼問題?【或許我會問...「您希望這套音響帶給她主人一個怎樣的生活?」,「一套好音響的條件有...?」、「....?」、「.....?」,但絕不是「這邊最貴的音響是那一套?」和「您賣過最貴的音響是多少錢...?」】


值得再次舉辦的講座及音樂會...

 

本屆音響大展於週六及週日兩天新增講座和音樂會,週五晚上我接到公會某幹部善意的告知 --- 「喂!理事長一直在打電話 call 人來聽你辦的活動,可是人家都有事...,如果明後天人太少,你p要難過喔!」唉!多體貼,不過被她說的亂沒信心的...,幸好這兩天捧人場的觀眾不少,兩天的音樂會還出現站票...,坦白說,這花了公會不少銀兩,希望公會的美意大家可以感受到,更希望明年可以有更好更親近的演出。

一位台北來的代理商於週五晚聊天時告誡我:「聽說你們明天和後天有活動...,我告訴你,在高雄辦音樂會沒效啦!沒有人會去聽啦!好好賣音響比較實在,去學人辦....。」事後我沒有告訴他咱們的活動盛況,或許人家老前輩真是出自好意,不過凡事以自以為是的“台北觀點”看高雄,不一定準確喔!不是嗎?【不過還是得感謝諸位大德的支持,否則...真不知和演講者及公會如何交代...,再次感謝,讓我的夢變美...。】


寫在展後

 

友人王兄送我一句話:「別人可以不清楚你做了些什麼,但你自己不可以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是的,今年是南方參展以來用心最深、花費最多的一次,或許在許多地方仍不夠完美,不好就是不好,沒有理由,明年改進就是...,您猜明年南方會以何種姿態參展呢?


咱們明年見

 

大展終於要結束了,感謝好友黃先生大老遠從台東跑來陪我站了五天...,依慣,我們一定堅持到最後一秒才門打包...,在結束前,我為自己放了夸斯妥夫唱的“音樂是多麼美妙”犒賞自己,夸斯妥夫唱的真是好聽...,要下課了,歡迎大家隨時南方見,886。

願榮耀歸功於...

 

多年前在臺中中興堂聽了一場很棒的鋼琴獨奏會,全場貝多芬的作品,我還記得獨奏是英國鋼琴家羅伯特( Bernard Roberts, 1933 -  ),事後看雜誌訪問,大師將榮耀歸功於貝多芬...,當時看完這段話,坦白說,沒什麼感覺。

 

今年大展,公會依例禮遇諸家音響代理商,只有代理商可以抽籤分配四樓的大型展房,希望藉助代理商豐富的資源,將平時鮮見的高貴器材帶來高雄和音響迷們分享,以炒熱大展的話題和氣氛...,但包括五、六樓部份 High-end 展房內的工作人員,對不起,我覺得對高雄的觀眾可以再親切些,真的,p想說的是 --- 別以為展示這麼棒這麼好聽這般美麗的器材便可以...,一部份榮耀,是屬於原廠設計工程師的,另一部榮耀,是屬於大展觀眾的,工作人員的榮耀應由別種角度獲得...,再說一次 sorry,我真的如此認為。


回南方首頁

聽南方的音響 在南方聽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