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名的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 Alban Berg Quartett, ABQ )又將訪台,五月 27 日於台北,29 日於高雄,這可能是他們解散前與我們最後一次相遇...。


即將絕響的四重奏


來,看一下,左圖是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 2001 年訪臺時節目單封面,右圖是將於今年( 2007 年 )五月訪臺的廣告 DM,二者有何不同?知道的朋友不少卻也不多,是的,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的中提琴家卡庫斯卡( Thomas Kakuska, 1940 - 2005 )已於 2005 年逝世( 左圖唯一戴眼鏡者 ), 雖然有女中提琴家 Isabel Charisius 的加入,但 ABQ 仍決定於 2008 年解散,此回訪臺應是聆賞他們合奏之美的最後機會。


關於 ABQ...

 

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創立於 1971 年,在近 36 年的歲月中成員並非始終如一,創始成員第一小提琴為畢希勒( Günter Pichler )、第二小提琴麥茲爾( Klaus Maetzl )、中提琴拜魯爾( Hatto Beyerle )及大提琴艾爾班( Valentin Erben ),1978 年團員第一次有所更動,舒茲( Gerhard Schulz )接替第二小提琴的位置,1981 年卡庫斯卡成為樂團的新中提琴手,自此固定了近 25 年,直到 2005 年卡庫斯卡驟逝,由女中提家 Isabel Charisius 頂替,並持繼未完的演出行程,關於 ABQ 的歷史及卡庫斯卡的紀念音樂會,請點下方連結。

● 關於 ABQ 的專文報導

● ABQ 為卡庫斯卡舉辦的告別音樂會相關訊息


這兒,想提的是一件關於 ABQ 的回憶 --- 台北和高雄,那場好...。


台北和高雄那場好?

 

話說西元 2000 年某月,我在網路上看見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即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的訊息,於是馬上託台北友人為我購票( 若干天後,傳出 ABQ 要在高雄加演一場...),但就在回台北的前兩天,任職於高師大音樂系的友人黃老師出現在南方,她說:「我知道你後天要在台北聽 ABQ,不過我明晚臨時有事,不能聽他們在高雄的演出,這張票送給你,但有條件,你要告訴我,他們在台北和高雄那一場表現比較好...。」真有趣,我立刻退掉預定的機票,寧願搭夜車來完成任務。【黃老師想知道的是 --- 像 ABQ 這種等級的室內樂團,在演出場地較佳的台北,會不會比在高雄用心...。】


台北和高雄那場好?

 

由於找不到節目單,我只記得 ABQ 那次訪臺,北高兩地都有演出貝多芬弦樂四重奏《大賦格》, op. 133,還有,兩場音樂會只有一個曲目不同...,結果,台北高雄到底那場好呢?

 

高雄的演出在文化中心的至德堂進行,那晚有近乎全滿的票房( 以室內樂演出能開出此種成績在高雄並不容易 ),音樂會開始,觀眾席上方的光漸暗,舞臺側門打開,在觀眾掌聲中出場的...咦,不是 ABQ,是一位先生及一位穿蓬蓬裙的小姐,男的有些眼熟,小姐則沒見過,他們拿著麥克風站在舞臺中央,在自我介紹的開場白中,我知道先生是國內知名大提琴家張正傑先生,小姐則是高雄某電臺的 DJ 小姐,他們一搭一唱的說著 ABQ 和許遠東生生的關係( 該演出由許遠東文教基金會主辦 ),然後以說談逗唱的方式向觀眾介紹曲目及音樂會禮儀,十分鐘過去了,他們還沒下台,音樂會成了他倆的舞台,在觀眾禮貌的掌聲下...他們才依依p捨的下台,ABQ 才得以登臺,音樂會開始。

 

下半場,女士及先生依然上臺為 ABQ 暖場,但這次觀眾修養變差了, 不到五分鐘便開始鼓掌,他倆只好倖倖然下台,音樂會得以開始。

 

隔日,台北場次和高雄比單調多了,沒有蓬蓬裙美少女,只有 張正傑先生一人上台,他只簡單說明這場音樂會與許遠東先生之緣由,然後將麥克風交給 ABQ 中的小提琴家,他發言更短,然後演出開始,音樂會前的餘興活動不到兩分鐘,下半場則沒有安排任何女士先生熱場,直接依正常且普通的方式開始...,不過會場氣氛莊嚴許多。


台北和高雄那場好?

 

對了,差點忘了重點 --- ABQ 在台北和高雄的演出那場比較好?坦白說,都很棒,即使是相同曲目,連兩天兩地聆聽,仍可以聽出些許不同,兩場皆言之有物,標準的大師樣...【「些許不同是那些不同?」--- 我的記憶是高雄場火熱激情些,台北場細緻親密點,造成 ABQ 這般級數弦樂四重奏在演出尚有若干明顯差異的原因,我個人將其歸功於...演出前長達十分鐘...說談逗唱的開場,我猜他們在後台悶慌了,一上台,樂念泉湧而出,於是貝多芬自然火熱激情...】

 

台北和高雄那場好?都好,只是沒有多餘的開場,更好,真的。


台北和高雄...好?

 

4 月 29 日回台北聽 NSO 的“阿爾卑斯”交響曲及倫敦交響樂團的“幻想”交響曲,一天聽兩場音樂會,非常經濟且滿足,看著台北兩廳院 4、5、6 月的節目冊,不得不承認北高還是有距離的( 如果北高的差距如此算大,那台灣其它縣市豈不差的更遠...),多年沒聽 NSO 了,用一位學音樂教音樂老友的話:「我每個月至少帶孩子來這兒聽三場音樂會...,坦白說,一個都市能有一支像 NSO 水平般的樂團,夠了...。」要是以前,她可能得作好和我抬摃的準備,但這回,我點頭如搗蒜,同意她看法,從節目安排、演出水準到客席指揮的人選...,NSO 真的進步不少,反較日益萎靡確仍以一方之霸自許的高市交,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

 

別忘了,台北 5 月 27 日( 星期日 ),高雄 5 月 29 日( 星期二,請逕向尚音唱片行購票, 07-2152655 ),欣賞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的最後機會。【購票資訊...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對了,我對張正傑先生沒有敵意,我相信應是主辦單位邀他上臺的,只是有時過於熱情的前奏實無益於後頭正常的演出...,就事論事罷了!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