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之前

 

卡拉揚(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 - 1989 )辭世前幾年,健康因素讓老邁的他演出場次大減,雖然卡拉揚仍率領柏林愛樂管弦樂團出席蕯爾玆堡音樂節、琉森音樂節及包括日本和歐陸在內的旅行演出,但先前和樂團間的紛紛擾擾,儘管他仍掛著終身音樂總監的名號,但彼時柏林愛樂管弦樂團早非大師唯一的最愛,事實上他們的競爭對手 --- 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 --- 幾乎均分大師晚年演出及錄音一半的精彩( 別忘了,卡拉揚生平最後一次踏上指揮檯,指揮的可是維也納愛樂...),不過 ,無論是對藝術的共同信仰或自身利益所然,卡拉揚和柏林愛樂這對歡喜冤家長期彼此不斷精淬下,他們確實在樂團合奏能力等方面為樂壇確立新標準,而這些正考驗其繼任者的能力與智慧,守成,抑或開創新局?


阿巴多與柏林愛樂

 

1989 年七月 16 日卡拉揚驟逝,雖然早在同年四月卡拉揚便以健康理由辭去柏林愛樂總監一職,但他的辭世仍不免讓德國樂壇一陣人仰馬翻, 誰來接任空缺的總監一職成為國際焦點話題...,「民族情感派」及「人氣指數派」一致將目標瞄準小克萊柏( 但大家都知道他那有限的曲目及多變的性格不可能接任此職 ),「天資聰穎幫」則看好彩排效率一流的馬捷爾,部份日本人則以師徒傳承的立場吹捧他們家的小澤征爾,一時天王四現,逐位者人人有希望,個個沒把握,最後 團員依民主機制投票,由義大利指揮家阿巴多雀屏中選。

 

時年 56 歲的阿巴多( Claudio Abbado, 1933 -  )指揮資歷完整, 在這之前他當過史卡拉歌劇院總監、倫敦交響樂團總監、芝加哥交響樂團首席客座指揮及維也納國立歌劇院音樂總監等職務,因此他的出線並未引發爭議,但很少人發現 --- 在這項人事任命之前,阿巴多指揮過柏林愛樂的次數事實上並不如預期的多...。


一個義大利人在美國

 

1958 年,25 歲的阿巴多結束他在維也納音樂院的課業( 1956 - 1958, 師事史瓦羅夫斯基( Hans Swarowsky, 1899 - 1975 )),漂洋過海到美國参加 檀格塢( Tanglewood )音樂節,榮獲「庫塞維茨基獎」 ,1963 年更赢得紐約米特羅普羅斯( Mitropoulos prize )指揮大獎,始得以擔任紐約愛樂助理指揮一年,隨後阿巴多返回歐陸,不久即被卡拉揚相中,邀請他於 1965 年蕯爾玆堡音樂節中演出,其漫長指揮生涯於是開展。


阿巴多對他在紐約愛樂的日子似乎從未多言,只表示他確曾仔細觀察伯恩斯坦及許多客席指揮家們之演出,並由中受益。對了,他還說紐約愛樂演奏水平頗高,卻不怎麼愛樂...;我一直在想,一位義大利年青音樂家,到過音樂之都維也納深造後,居然還得到美國找機會及繼績學習,也收穫滿囊地返饋歐陸,為此,我們怎能不對新大陸音樂生活之豐富飽滿充滿敬意呢?


布拉姆斯:第一號小夜曲 / 阿巴多 / 柏林愛樂 / DG, 1981

德布西:三首夜曲 / 阿巴多 / 波士頓交響樂團 / DG, 1970

布拉姆斯的《第一號小夜曲》是阿巴多相當鍾愛的作品,從年輕到老不斷上演,2006 年他才和馬勒室內樂團為 DG 另錄了一次。

和阿巴多合作過的樂團不少,他和波士頓交響樂團留有兩張唱片,錄音時間皆在 1970 年到 1971 年間,有人知道另一張的曲目為何?


阿巴多與柏林愛樂( 1989 - 2002 )

 

1989 年底,阿巴多正式接任林愛樂音樂總監,其實在這之前,如果我手邊資料沒錯的話,從 1966 年 12 月 20 日他們首次合作到 1989 年 12 月 16 日就任音樂會間( 註 ),23 年的日子堿f林愛樂和阿巴多斷斷續續僅有三十餘場的合作經驗 ,而就任後的隔年( 1990 年 ),或許因與其它樂團尚有合約,阿巴多也只指揮柏林愛樂 16 場演出,不過他沒錯過率樂團出席和前任總監淵源深厚的瑞士琉森音樂節,而這個音樂節多年來始終以卡拉揚的演出為慶典壓軸。

 

1991 年起,阿巴多開始增加與柏林愛樂合作的比重,其指揮場次 1991 年為 26 場,1992 年 48 場,1993 年更誇張地達到 80 場( 我想不出來近代有那支一流樂團,其總監能與自己的親兵保有如此親密的合作關係...,或許現任紐約愛樂總監馬捷爾是另一個異數,不知道是不是富有的紐約愛樂付得起高價出場費 之原故,2007 年到 2008 年樂季,馬捷爾將指揮紐約愛樂完成 42 場音樂會,這還不包括明年二月亞洲行在台北及高雄的三場演出...),1994 年到 1999 年也都還維持 51、61、63、66、49 和 58 場的高檔,他們不僅在樂團駐地柏林愛樂廳及歐陸各處演出,並多次出訪美國及日本,後來甚至出門在外的場次比在柏林來得多,其受歡迎程度可見。

 

2000  年五月底,阿巴多罕見地暫別指揮臺, 直到十月才又出現,現在看起來,他應是去接受胃癌的治療,從此阿巴多的指揮場次明顯減少,「金革唱片」曾發行一套阿巴多指揮柏林愛樂演出貝多芬交響曲全集的 DVD,其中第一到第八號是 2001 年的實況錄影,第九號取的則是 2000 年五月一日的演出,其間阿巴多明顯消瘦,眼尖的樂迷應心疼不已。

 

2002 年五月 13 日,阿巴多在維也納結束他以總監身份指揮柏林愛樂的最後一場演出,演出曲目為馬勒第七號交響曲,他下次與這支偉大樂團合作是在 2006 年六月 3 日,一連三晚阿巴多與昔日伙伴演奏了馬勒第六號交響曲,這次演出由 DG 收錄發行( DG 477 5573 ),他們在 CD 硬殼上貼了張“Return of the former King ( 王者復臨 )”的貼紙,充份表達出樂團對這位前總監的懷念及敬意。

 

比較柏林愛樂兩位前總監的異同, 阿巴多比老卡拉揚活力多多,可以帶著樂團四處趴趴走,其演出曲目換個方向地寬廣,讓樂團增加不少演出及錄音曲目,加上他願意大方地撥出時間與樂團相處,這幾點正是年邁的卡拉揚最無法給柏林愛樂的 ;阿巴多的指揮觀相當有趣,他認為指揮家只是一個統籌者,他鼓勵團員們應擁有自發、相互聆聽等室內樂演奏家才有的 技巧與美德,當他成功將「團員應以室內樂演奏家自許」的觀念溶入柏林愛樂裡時,阿巴多有別於卡拉揚最重要的元素乃現...,雖然卡拉揚也以「將樂團塑造成一個大型的室內樂團」為訴求,我們也確實由錄音中感受到這點,但這是一個「由卡拉揚指揮,具有超級合奏能力的大型室內樂團」,和強調團員們應相互聆聽,應讓自己如室內樂演奏家般自發地演奏的「阿巴多精神」 完全不同,這也造就柏林愛樂漸漸質變,成為一個更有趣,有更多可能性的演出團體,阿巴多的接班人拉圖,在就職音樂會上與柏林愛樂舉重若輕地演出難度極高阿德斯( Thomas Ades, 1971- )的“庇護所( Asyla )”,在我看來便是對阿巴多最好的讚詞。


柴可夫斯基:第二號交響曲 / 阿巴多 / 芝加哥交響樂團 / CBS, 1985

馬勒:第一號交響曲 / 阿巴多 / 柏林愛樂 / DG, 1989

阿巴多詮釋的柴可夫斯基早有好評,而他唯一一套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樂係與芝加哥交響樂團搭檔演出,這套全集錄音當年由 CBS 發行,如今轉由 SONY 發行。

這張“就職音樂會”的實況錄音洋溢著阿巴多對樂團的敬意,他不像前任總監處處箝制樂團,相敬如賓的結果讓 BPO 罕見地活力四散兼略顯零散,喜歡版本比較的朋友可以試試。


【註】阿巴多接掌柏林愛樂的就職音樂會,排出曲目為舒伯特第七號交響曲、德國作曲家瑞姆( Wolfgang Rihm, 1952 -  )的 Dämmerung,及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同樣曲目一連上演兩天,其中馬勒第一號交響曲曾收錄在標題為“The First Year ---  Abbado in Berlin ( 阿巴多在柏林的第一年 )”的 LD 內;而他們當年首次合作的曲目為享德密特的《韋伯主題的交響變形》、普羅高菲夫第五號鋼琴協奏曲( Nikita Magaloff 獨奏 ),及舒伯特第四號交響曲。


莫札特:第 25, 27 號鋼琴協奏曲 / 阿巴多, 顧爾達獨奏 / 維也納愛樂 / DG, 1975

莫札特:第 12, 20 號鋼琴協奏曲 / 阿巴多, 塞爾金獨奏 / 倫敦交響樂團 / DG, 1981

阿巴多似乎頗得老大師們的緣,上世紀七零及八零年代,他分別和鋼琴家顧爾達與塞爾金留下多首莫札特鋼琴協奏曲的錄音,這些唱片現在聽起來格外珍貴。


指揮家與總裁

 

有人認識大賀典雄( Norio Ohga, 1930 -  )嗎?

 

大賀典雄,光聽名字也知道此君是日本人,他是東京藝術大學聲樂科出身,1953 年成為 NHK 交響樂團的獨唱家,隔年赴德國深造,1957 年畢業於柏林國立藝術大學,2000 年六月柏林波茨坦廣場附近的新力中心( Sony Center )竣工,大賀典雄在揭幕典禮上指揮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樂團是樂壇首屈一指的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看到這兒,大家應想起大賀典雄廣被人知的另一身分 --- 他是日本知名企業新力公司( SONY )的社長兼 CEO (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首席執行長 )。

2003 年大賀典雄出版近乎自傳的「新力の旋律」一書( 中譯本書名為「指揮家與總裁」, 商周出版, 2006 ),全書除詳述個人生平及其主導下的 SONY 經營策略外,我特別注意書中所提大賀典雄與指揮家卡拉揚的關係( 他是大師卡拉揚生前最後會見的友人,大師可是於他懷中去逝的...),以及新力於 1988 年收購美國 CBS 唱片公司之始末,雖然大賀典雄仍保有足夠篇幅可大談收購 CBS 後,將原本 CBS • Sony - Record 的公司名稱改名為新力音樂娛樂事業公司( 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的可能作為,但這方面他卻隻字未提,我想知道的事只好從其他地方找答案。


我生命中還有更高的目標

 

「我生命中還有更高的目標,我期待退出的一天...。」這是大賀典雄常掛在嘴邊的話,他期待六十歲時能由 SONY 退休,而成為一位全職的指揮家則是他人生的最高目標,不過這兩件事他都沒做好,因為直到 2003 年元月大賀典雄才卸下新力董事之職,那時他已 73 歲,以他的年齡及實力,他當然當不成全職指揮家...。

在收購 CBS 唱片公司後的隔年,SONY 更買下美國哥倫比亞電影公司( Columbia Pictures Inc. ),同時將之改名為新力電影娛樂事業公司( 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 ),大賀典雄在傳記中沒說的是 --- 直到 1994 年年底,新力在娛樂事業共提列 32 億美元的虧損,為降低虧損,他大幅删減古典唱片部門的預算,甚至被迫開除旗下最優秀的唱片製作人...,其實大賀典雄是有成功機會的,因為他在 1988 年( 一說 1989 年 )已取得大指揮家卡拉揚要將新錄音由 DG 唱片公司轉到 SONY 唱片公司發行的允諾,可惜 1989 年七月大師突然去世,卡拉揚的死一下子打亂大賀典雄的佈局,因為 SONY 已做好為要利用大師重塑品牌型象的準備...,在兵荒馬亂走投無路的情況下,1991 年十二月,SONY 宣布將和卡拉揚的繼任者義大利指揮家阿巴多及柏林愛樂合作發行唱片,唱片市場上一場勝負已定,卻只有 SONY 自以為是的戰爭悄然開打。


普羅高菲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拉威爾:鋼琴協奏曲 / 阿巴多, 阿格麗希獨奏 / 柏林愛樂 / DG, 1967

拉威爾:鋼琴協奏曲 / 阿巴多, 阿格麗希獨奏 / 倫敦交響樂團 / DG, 1984

早從六零年代阿巴多便經常和阿格麗希搭檔演出,除了音樂會演出外,他們還錄製了包括貝多芬、蕭邦、李斯特、普羅高菲夫、拉威爾、柴可夫斯基、史特里亞賓及 R. 史特勞斯等人的鋼琴協奏曲或為鋼琴及管弦樂團的作品。


阿巴多於 1966 年開始錄音,他最早的唱片曲目包括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普羅可菲夫第三號交響曲、《羅密歐與茱麗葉》選曲等,這些由 DECCA 發行的錄音樂團由維也納愛樂及倫敦交響樂團擔任;左上圖兩首與女鋼琴家阿格麗希合作的協奏曲錄音,其實是阿巴多與柏林愛樂最早的唱片( 錄於 1967 年五月 29 日至六月 1 日 ),也是他在 DG 的首張唱片。


咦!我到底想知道什麼事,您知道嗎?


殘羹敗餚的由來...

 

新版的《誰殺了古典音樂》( 音樂時代, 2006 )一書第 327 頁有段話如下:

 

1991 年 12 月新力宣布將和阿已多與前卡拉揚御用樂團共同成立「一個音樂事業」...,新力將為阿巴多和柏林愛樂設立一個新力古典附屬的副牌,並完全享有藝術上的主導權,這可說是歐洲管弦樂團和大師第一次被允許要錄什麼就錄什麼,幾位樂團成員甚至已經訂購跑車,準備迎接銀子入袋...,柏林愛樂的業務經理說:「柏林愛樂的精華曲目都將為新品牌而保留。」

 

我想知道的是作者 Norman Lebrecht 緊接著說出的話:「很難讓人相信,就在三個月前,我在柏林愛樂某個後台辦公室看到阿巴多和 DG 簽下長期優先合作的續約。新力從阿巴多那裡得到的,不過是 DG 吃剩的殘羹敗餚。」唉!殘羹敗餚,好重的話...,但真的如此嗎?您一定也和我一樣想知道。


柴可夫斯基:第二號交響曲 / 阿巴多 / 新愛樂管弦樂團 / DG, 1968

白遼士:頌歌 / 阿巴多 / 歐洲共同體青年管弦樂團 / DG, 1981

以某種角度來看,阿巴多是比較近似於伯恩斯坦的,特別是在對音樂的熱誠及分享上,除了 2003 年創立了“大人們”玩的琉森節慶管弦樂團外,歐洲共同體青年管弦樂團、歐洲室內樂團、馬勒室內樂團、馬勒青年管弦樂團的創立也和他有關,他迄今仍常和青年管弦樂團合作,傳遞自身的音樂體驗,這可不是每一位老大師都做得來的。


恭迎滿身鑲金的大師到來...

 

「這是一張如假包換的金唱片,不但唱片閃耀著黃金色,塑膠殼也是獨一無二的金黃色,連唱片封面上也有柏林愛樂的燙金商標,這個特殊的包裝將是以後阿巴多指揮柏林愛樂的“新造型”。」1992 年五月號第 117 期的《音樂月刋•唱片評鑑》主筆崔光宙先生,在其 CD 評鑑的專欄中如此介紹 SONY 為阿巴多與柏林愛樂提供的尊榮待遇 --- 專屬燙金商標,黃金 CD 片外加金黃色塑膠殼,一路黃金到底...,在金光閃爍中,我差點忘了抄這張 CD 的曲目是莫札特第 28、29 及 35 號交響曲,「新力古典」以“黃金柏林( Golden Label )”做為本系列唱片的宣傳口號, 而崔光宙先生對本片的評語是 --- 「音樂:神氣十足,暢達無礙;音響:金碧輝煌」;該月刊在 1994 年四月號( 139 期 )中,總編輯陳國修先生更以「音樂:衷心歡愉;音響:高貴之家」在另一張 CD 評論中高喊“SONY 萬歲”。 ( 撫今追昔,前輩大師樂評精簡權威,恰到妙處且渾然忘我,果真令我輩無語...,對不起,這是讚美的意思 )


來,照過來,便是「新力古典」提供給阿巴多及柏林愛樂的超尊榮禮遇給 --- 專屬燙金商標,鍍金 CD 片外加金黃色塑膠殼,一路黃金到底。


由於「新力古典( SONY CLASSICAL )」除了自家合約藝術家及演奏團體外,其尚擁有 CBS 的版權,因此當時 SONY CLASSICAL 非常積極地發片。此回查閱近八十本九零年代的《音樂月刋•唱片評鑑》,我滙整「新力古典」的廣告及 CD 評論,其旗下主要的音樂家( 含團體 )包括:小提家史坦( Isaac Stern, 1920 -2001 )、五嶋綠( Midori Goto, 1971 -  )、林昭亮( Cho-Liang Lin, 1960 -  )、法蘭契斯卡堤( Zino Francescatti, 1902 - 1991 ),鋼琴家霍洛維玆( Vladimir Horowitz, 1903  -1989 )、顧爾德( Glenn Gould, 1932 - 1982 )、普萊亞( Murray Perahia, 1947 -- )、紀辛( Yevgeny Kissin, 1971 -  )、賽爾金( Rudolf Serkin, 1903 - 1991 )、艾克斯( Emanuel Ax, 1949 -  )、卡薩德修( Robert Casadesus, 1899 - 1972 )等,大提琴家有卡薩爾斯( Pablo Casals, 1876 - 1973 )、馬友友( Yo-Yo Ma, 1955 - )、畢斯馬( Anner Bylsma, 1934 -  )等人,其它還有長笛家朗帕爾( Jean-Pierre Rampal, 1922 - 2000 ),歌唱家卡烈拉斯( José Carreras, 1946 -  )、多明哥( Plácido Domingo, 1941 -  )、美麗的女高音芭托( Kathleen Battle, 1948 -  ),吉他演奏家約翰威廉士( John Williams, 1932 -  )及知名的布達佩斯弦樂四重奏( Budapest String Quartet )等;指揮家及管弦樂團的組合也是 SONY CLASSICAL 的強項,其清單包括指揮家華爾特與哥倫比亞交響樂團、賽爾與克利夫蘭管弦樂團、奧曼第與費城管弦樂團、朱利尼與柏林愛樂、史卡拉愛樂和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馬索與紐約愛樂、 慕荻與史卡拉愛樂、伯恩斯坦與紐約愛樂、羅斯卓波維契與美國國家交響樂團、大衛辛曼與巴爾的摩交響樂團、小澤征爾與波士頓交響樂團、梅塔與以色列愛樂及柏林愛樂、沙羅年( Esa-Pekka Salonen, 1958 -   )與瑞典廣播交響樂團及洛杉磯愛樂、湯瑪士( Michael Tilson Thomas, 1944 -   )與倫敦交響樂團、馬捷爾與匹兹堡交響樂團及維也納愛樂、雷帕德( Raymond Leppard, 1927 -  )與英國室內樂團,SONY 甚至搶到小克萊伯和維也納愛樂 1992 年新年音樂會的發行權...,但這些為數眾多的錄音,現在看起來似乎只是「新力古典」 投身唱片市場時充滿問號的美麗籌碼,有一大半在現今目錄中早被除名...。


翻閱舊音樂雜誌是別有樂趣的,除重溫昔日大師風采,更可回顧國內前輩樂評家的風骨及其影響力,這次猛翻《音樂月刋•唱片評鑑》中關於 SONY 唱片之種種,我還額外發現 --- 在 82 年六月及七月號( 128 和 129 期 )內竟沒有 SONY 唱片的廣告頁,CD 評論中也罕見地不見 SONY 發行的片子,直到八月號( 130 期 ) SONY 的廣告才又回到該雜誌慣有的內頁,CD 也重回評論的版頁,納悶許久,後來才發現:原來之前 SONY 的唱片在國內是由喜瑪拉雅音樂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代理,隨後新力在臺自設分公司( 新力音樂,公司名稱為新力哥倫比倫音樂股份有限公司 ),2005 年由於 SONY 與 BMG 合併,公司才又改為現名的新力博得曼音樂娛樂股份有限公司,昔日美國古典唱片市場的世仇 CBS 與 RCA,現在竟在同一家公司為臣,忠貞樂迷應感嘆造化弄人還是風水輪流轉呢?


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 / 阿巴多 / 維也納愛樂 / DG, 1986

馬勒:第一號交響曲 / 阿巴多 / 芝加哥交響樂團 / DG, 1981

除了 DVD 那套影像全集外,阿巴多還有兩套貝多芬交響曲全集的錄音,分別指揮維也納愛樂及柏林愛樂演出。

阿巴多可能是最常指揮馬勒作品的現役老大師,這些年他在琉森音樂節年年指揮一首馬勒的交響曲,讓此音樂節票房重生,並成為樂壇盛事。


金色與非金色的柏林

 

既然「新力古典」 已有一堆名家唱片正在發行,他們為何非得要簽下且獨厚阿巴多和柏林愛樂?他們到底合作了那些錄音?還有,同一時間阿巴多和柏林愛樂還為那些唱片公司錄了那些錄音呢?請點閱下表 ---

 

 


看完上表,信心開始動搖,從貝多芬一路到華格納,不論直的橫的比,「新力從阿巴多那裡得到的,不過是 DG 吃剩的殘羹敗餚」,乖乖,還真有這股酸味...。儘管每個作品都有其自己的意義及份量,儘管我也不同意「德弗乍克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在質與量的比重都優於其第八號交響曲」這類輕率放肆的言論,但前者在唱片市場銷售總數遠遠高於後者卻是不爭的事實,而阿巴多與柏林愛樂 1993 年為 SONY 錄完第八號交響曲後,卻遲遲不見“新世界”交響曲的錄音,原來他們早已將本曲保留給 DG 了。

 

或許是因擁有藝術上全然主導權之故,我發現阿巴多和柏林愛樂把握了這個難得的機會,他們將貝多芬、布拉姆斯、馬勒、華格納等好聽好賣的傳統德奧曲目留給 DG 等唱片公司,他們希冀用自己與 SONY 的名聲讓更多樂迷得以和穆索斯基、雷格、瑞姆、諾諾等人的作品親近,以諾諾《碎裂之歌》來說好了( SONY SK 53 360 ),這張 1992 年 12 月於柏林愛樂音樂廳的音樂會實況錄音其實意義深遠,《碎裂之歌》以獨唱家及合唱團唱出二次大戰時集中營內受難者臨死前寫給親人的訣別信, 有鑑於上世紀九零年代德國種族及國家主義有再現的趨勢,阿巴多及樂團特別演出此曲,希望大家別忘了過去曾犯的過錯,並帶來和平訊息...,本片附冊厚達  52 頁,其內有包括阿巴多及樂團董事、顧問等 諸大頭共五頁的簽名,在崇高偉大之餘,我真的懷疑本片能賣出多少張( 我自己是為了本曲後頭 收錄的馬勒《悼亡兒之歌》才買這張 CD 的,《碎裂之歌》的偉大,還是多年後的今日整理本文時才發現的...)

 

兩個有趣的問題,為何 SONY 那麼有理想,願支持如此深具“藝術成分”的錄音計劃?還有,如果您是 SONY 的老闆,您希望阿巴多和柏林愛樂錄那些曲目?

 

前者在《誰殺了古典音樂》一書中可得到解答:卡拉揚逝世後,大賀典雄聘用卡拉揚生前在 DG 的製作人布瑞斯特( Günther Breest )出掌「新力古典」,講明白一點,布瑞斯特所有作為儘在揣摩老闆大賀典雄的好惡,並討其歡心,他知道大賀典雄醉心於卡拉揚的指揮藝術,能簽下“卡拉揚的樂團”絕對是大功一件,何況在錄製保證賠錢的穆索斯基歌劇《 鮑里斯•敦多諾夫》時,老闆還明白表示:「我願意支持這樣的案子,否則其他人更不願意投資在古典音樂唱片上了。」但到了 1997 年,SONY 終於看清阿巴多和柏林愛樂的「黃金計劃」成了「失金計劃」,在結束此錄音計劃的同時,布瑞斯特也只好打包走人。

 

巴多和柏林愛樂其實錄了不少具份量的德奧傳統曲目,如果加上巴多和維也納愛樂、倫敦交響樂團和芝加哥交響樂團交織出的綿密火網,阿巴多幾乎錄遍古典名曲,但如果「獨家」是有賣點的,那第二個問題就好答了...;您可能不相信,身為近代義大利指揮家龍頭,曾任史卡拉及維也納兩大歌劇院總監的阿巴多,竟從未指揮過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任一齣歌劇作品...,看他在詮釋威爾第作品上的傑出表現,我想“年邁的義大利大指揮家首次指揮義大利大作曲家普契尼的歌劇作品”之獨家應很有賣點,歌劇迷一定會拭目以待...。


威爾第:席蒙•波卡奈格拉 / 阿巴多 / 史卡拉歌劇院管弦樂團 / DG, 1977

布拉姆斯: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 阿巴多, 波利尼獨奏 / 維也納愛樂 / DG, 1976

曾任史卡拉及維也納兩大劇院總監的阿巴多劇目寬廣否?扣掉全部的普契尼、大部份的華格納和董尼才悌,大約只剩三十餘齣,和小克萊柏在劇院內所取得的成就相較,阿巴多實在花太多時間在音樂廳裡頭了。

同為義大利籍的鋼琴家波利尼很早便和阿巴多合作,阿巴多每換一個職務,他都義無反顧的相挺,他們留有貝多芬、布拉姆斯、舒曼、荀白克、巴爾托克、諾諾等人的協奏曲錄音。

 


更多的金黃記憶

 

自古, 黃金即是尊榮及身分的象徵,除了SONY 「黃金柏林」系列主推阿巴多及柏林愛樂的組合外,還有那位大師受得起此種尊貴榮耀?在我記憶所及只有一人,還是和柏林愛樂有關,那便是其前任總監 --- 大師卡拉揚。


就在 SONY 推出「金色柏林」系列不久,不知是為了互別苗頭或洩恨,和 SONY 同時擁有阿巴多及柏林愛樂錄音發行權的 DG,也於 1993 年發行了一套名曰「KARAJAN GOLD」的“超音質再生 CD 系列”,此系列 CD 內頁說明如下:「本系列是以最新研發的錄音技術,重製指揮大師卡拉揚一生中最暢銷及錄音最好的 25 張 CD...。」本系列 CD 在封面上印有一燙金的卡拉揚側面照及 「KARAJAN GOLD」之特殊商標,同樣的照片及商標改成黑色同時出現在 CD 片上( 如左圖 )。


唉!經我詳察,這些「KARAJAN GOLD」的唱片全部選自卡拉揚數位時代的錄音, 只不過經“Original-Image Bit-Processing”技術重新處理發行,坦白說,除了燙金的卡拉揚側面照及將上標改採燙金印刷外,和之前的唱片真沒什麼不同,其沒有金色的內殼,也不是使用鍍金 CD 片,相較之下寒酸不少,看來 SONY 對待阿巴多及柏林愛樂著實誠意無比。


後記

 

有件事之前我一直搞不懂:包括「卡拉揚傳」等許多書籍皆提及卡拉揚與大賀典雄兩人交好,其交情似乎好到生死相許的程度( 卡拉揚還真死在他懷中 ),但大賀典雄何德何能能得到大師的垂青,始終不解...。

 

這回我在「指揮家與總裁」一書中找到答案 --- 大賀典雄是號人物,當年 PHILIPS 製定數位光碟的規格直徑為 11.5 公分,可收錄 60 分鐘的音樂,但大賀典雄並不認同,他認為光碟的錄製長度應以樂曲所需的時間長短來推算,而 60 分鐘的長度明顯侷限於 LP 時代的思維,於是音樂科班出身的大賀典雄提議以可以完整收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長度為收錄容量之建議,經他比較諸多《合唱》的版本後,最後做出連 PHILIPS 也只能讚嘆臣服的「光碟直徑 12.0 公分,收錄長度 75 分鐘」 之結論,雙方並決定以此定論,不過書中並未出現“CD 的長度是以卡拉揚指揮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長度為長度”的說法,特別在此提出,以正視聽。

 

對不起,言歸正傳,話說 1962 年 SONY 買了架單引擎的螺旋槳飛機供公司主管來回東京及大阪之間,這架飛機引發大賀典雄的飛行夢,幾經努力下他 竟擁有八種飛機的飛行證照,也因為這點,他和同樣著迷於速度與飛行的卡拉揚有了他人不易侵入的話題,他曾多次在卡拉揚選購飛機時提供建議,連大師逝世前一刻和他談的也是飛機,無怪乎大賀典雄在自傳中如此自信地寫道:「我是卡拉揚的音響技術顧問兼飛機指導。」屌吧!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