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音樂會的那晚,回家,您開不開音響呢?


通常在聽完音樂會的那晚,我會完全不想聽唱片,或瘋狂投入唱片音響的懷抱...,艾森巴哈指揮巴黎管弦樂團的演出屬於後者,我已找出一堆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和白遼士《幻想》交響曲的 LP 要給自己...療傷兼充電一番。

 

【左圖:指揮家孟許指揮巴黎管弦樂團的《幻想》交響曲, LP, EMI 】


西班牙指揮家 Argenta 指揮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的《幻想》交響曲, LP, DECCA / LONDON。

昨天( 2007 年 11 月 1 日 )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聽了指揮家艾森巴哈指揮巴黎管弦樂團的音樂會,坦白說,有點意料之中地不知所措,怎說呢?

 

期待聽這支由傳說中的「音樂院演奏會協會管弦樂團( Orchertre de la Societe des Concerts du Conservatoire,即俗稱之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 )」轉型而來的管弦樂團已有多年,但總僅聞樓梯響,此回終於盼到他們的到來,這次巴黎管弦樂團開出的曲目為:第一日, 貝多芬第四號鋼琴協奏曲及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第二日, 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和白遼士《幻想》交響曲,我想都沒想就選定聽第二天的《幻想》,還真沒注意到兩天的鋼琴皆由中國青年鋼琴家朗朗擔任...。


今年四月 29 日及 30 日,英國倫敦交響樂團在青年指揮家丹尼爾哈汀( Daniel Harding)率領下訪臺,我聽 29 日的場次,曲目有莫札特第 17 號鋼琴協奏曲( 同樣由朗朗獨奏 )和白遼士《幻想》交響曲,那晚朗朗的演出...非常無趣,但《幻想》則別具新意,哈汀讓偌大倫敦交響樂團發出如室內樂團般纖細卻緻密的音色,或許爆棚不足,卻令人懷念不已,同樣的曲目,其前身為《幻想》交響曲的首演樂團,巴黎管弦樂團的演出自是引人期待...。

【左圖:華爾特指揮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的《幻想》交響曲, LP


音樂會開始了,朗朗和他的精神導師 --- 指揮家艾森巴哈華麗登場( “精神導師”的稱謂係抄自 250 元買的音樂會節目單 ),唉!他們師徒倆聯手打散我對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的良好印象,特別朗朗大師,那豐富且多餘的肢體語言...,我已經浪 費金錢和時間在媕Y,不想再浪廢生命討論上半場的演出,不過我卻想介紹一張絕佳的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之唱片 --- 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由當年尚年輕的家艾森巴哈擔任鋼琴獨奏( DG ),他們的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高貴典雅,是本曲必聽的版本喔!


終於挨到下半場,《幻想》交響曲登場 ,一開始弦樂的表現不如預期,但愈往後卻愈好,銅管的音色略嫌呆板,許多美好的片段被匆匆放過...,不過木管則有極棒的表現,有趣的是邊聽腦海中卻不時漂出哈汀與倫敦交響樂團對《幻想》的詮釋, 難怪阿巴多如此看重哈汀,竟讓我在聽道地的法式《幻想》時仍懷念著半年前的他...。

 

【左圖:美國指揮家伯恩斯坦指揮法國國家管弦樂團的《幻想》,LP, 1976 / EMI 】


畢勤指揮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的《幻想》, LP, EMI

聽說高雄市交明年元月也將演出《幻想》交響曲,人在臺北的看倌們可能無法體會我的...戒慎恐懼...,10 月 27 日我聽了他們的“您所喜歡的 101 世界名曲之七 --- 德國經典篇 A”的音樂會,上半場舒伯特《羅莎曼》序曲及下半場胡伯汀克的《韓賽兒與葛麗特》序曲皆需要四支法國號登場,請問:一個需要動用到四支法國號的管弦樂作品,其弦樂五部中的大提琴演奏家至少需要...或通常需要...多少位?來,想一下再回答...,12 位?不用;10 位?不用;...,8 位...?總要吧!哈,不用;我看到的是法國號和大提琴以一比一的組合上場,帥吧!【千萬不要光為台上那四位勇敢的大提琴家喝釆,我還沒說...低音大提琴更是只有...兩位,高市交在上半場以四位大提琴家及兩位低音大提琴家演奏包括貝多芬 第五號交響曲《命運》第一樂章和第六號交響曲《田園》的終樂章,您是不是也要為台下無辜的觀眾們拍手呢?】


在回高雄的國光號夜車內反覆回味,不解,就算巴黎管弦樂團未能入列世界十大 樂團,他們的水準應不僅於此,說真的,那天的表現大概只有二流樂團的水平,到底是為什麼呢?善良如我,花錢聽不爽,還準備幫他們找臺階下...。

 

【杜特華 指揮 蒙特利爾交響樂團的《幻想》, LP, DECCA


嗯!我決定打電話給留法的好友帥正平先生要答案,帥哥雖然沒空去聽這場音樂會,但他在法國倒是聽過多不少該團的演出,帥哥平靜地聽完我的陳述,他說印象中該團應沒那麼差才對...,他的分析如下:

米特羅普羅斯指揮紐約愛樂的《幻想》, LP, CBS.

a, 有時部份樂團成員可能不喜歡旅行,因此此回我們聽到的,未必是該團最好的陣容。

b, 有時...我們很在乎的這場演出...只是部份團員在此次巡迴的某一場演出罷了,所以別想太多。

c, 法國的音樂教育比較注重個人的技巧訓練( 比較像訓練獨奏家 ),這點和德奧較注視參與樂團合奏有所不同,所以最好別用聽德奧樂團的態度去面對法國樂隊,我們應換個角度來欣賞,應仍有不少美麗可拾取才是( 這點他說的好極了 )

d, 指揮...,見人見智了。


Scherchen 指揮 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的《幻想》, LP, Westminster。

聽完帥正平的話,疑慮少了些...,雖然電視廣告打的兇,但那晚的票房並不好,音樂廳四樓兩側的包廂竟空無一人..., 和巴黎管弦樂團具有“法國旗艦集團”的高知名度並不相稱。報紙的藝文版提到:該晚《幻想》所用的鐘為 1830 年首演時所用的鐘,樂團還特別為其買保險...,能現場聽到此別富意義的鐘聲還蠻幸福的。


Leibowitz 指揮 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的《幻想》, LP, Westminster。

我在牛耳 Performance 雜誌上看到一段話 --- 「卡拉揚儼然是艾森巴哈重要的精神導師,他從大師的身上學到音樂的色彩、音調的轉換等抽象的指揮表現方式,深深影響日後艾森巴哈的指揮風格...。」艾森巴哈和卡拉揚很熟嗎?這段話不像是艾森巴哈自己講的...,我個人覺得艾森巴哈之所以得以擔任休士頓交響樂團、費城管弦樂團、北德廣播交響樂團及巴黎管弦樂團之緦監,最珍貴之處便是他有自我的完整藝術風格,而非拘泥於和其他大師的同與不同,在這兒搬出卡拉揚對我們欲進一步暸解艾森巴哈指揮藝術有何助益,我很懷疑...。


More 法國 的樂團...

 

法國國家管弦樂團 --- 音樂總監 Kurt Masur / 120 名團員,每年約 70 場演出。

巴黎管弦樂團 --- 音樂總監 艾森巴哈 /  120 名團員,每年約 80 場演出。

 

【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的幻想》, LP, DG / 卡拉揚錄過三次《幻想》,他的詮釋美則美矣,但和艾森巴哈截然不同呢!


德布西:管弦樂作品集 / 馬蒂隆 指揮 Orchestre National De L' O.R.T.F( 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 ), EMI 

至於樂迷熟悉的 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 --- ...,對不起,我直到今天才知道...,該團 已改名,現名就是上方的法國國家管弦樂團;天啊!該團可能擁有全世界最多的名字,包括:Orchestre National De La Radiodiffusion FrançaiseOrchestre National de FranceFrench National Radio And Television Orchestra;French Radio OrchestraO.R.T.F.O.R.T.F. National OrchestraO.R.T.F. Symphony OrchestraOrchestre De Chambre De L'O.R.T.F.Orchestre De L' ORTFOrchestre National De L' O.R.T.F.Orchestre National De L'Office De Radiodiffusion-Télévision Française (ORTF)Orchestre National De L'ORTF說來慚愧,這些我今天才知道...。


通常在聽完音樂會的那晚,我會完全不想聽唱片,或瘋狂投入唱片音響的懷抱...,艾森巴哈指揮巴黎管弦樂團的演出屬於後者( 如果是場完全令人臣服的演出,則屬於前者,會害我好幾天不想開機...),您也是如此嗎?

 

【梅塔指揮紐約愛樂的《幻想》, LP, DECCA 】


More 幻想

 

最近很認真整理家中的 LP,還有幾張《幻想》的 LP, 一併貼一下。

Colin Davis 指揮 倫敦交響樂團的《幻想》, LP, PHILIPS

Cluytens 指揮 愛樂管弦樂團的《幻想》, LP, EMI


小澤征爾 指揮 波士頓交響樂團的《幻想》, LP, DG

卡拉揚 指揮 愛樂管弦樂團的《幻想》, LP, EMI

馬克維契 指揮 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的《幻想》, LP, DG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