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ltings at Snape

 


在麥芽發酵廠媗平絳痋H

 

是的,您沒有看錯,有座名叫 Snape Concert Hall 的音樂廳 原先的原先 真的是一座麥芽發酵廠...,什麼叫“原先的原先”?且聽我慢慢道來...。


關於 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

 

光是找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到底在什麼地方,她的全名究竟該怎麼寫...,就花了我許多功夫,OK,我找到的資料如下:

 

英國,距倫敦東北方約一百哩處 ( 屬蘇福克郡, Suffolk ) 有個叫 愛爾堡 ( Aldeburgh ) 的地方,這兒是作曲家布瑞頓( Britten )的故鄉,也是他那知名歌劇“彼德格林 ( Peter Grimes )”故事背景所在地...,每年六月愛爾堡都會舉辦一個音樂慶典,歷時約兩週,名稱就叫“愛爾堡音樂與藝術節( Aldeburgh Festival of Music and the Arts)”,此時的愛爾堡會由小漁村變成眾人目光的焦點,因為這個慶典是歐陸最重要的音樂藝術節之一。

 

音樂節是布瑞頓和友人皮爾斯 ( Pears )、科若吉爾 ( Crozier )等於 1948 年所創辦的,音樂節最初是在教堂、民宅及某座音樂廳中進行的,1967 年布瑞頓將史内普( Snape, 愛爾堡的一處地名 ) 一座建於十九世紀的舊式麥芽發酵廠改建為音樂廳,名為“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此廳隨即成為音樂節最重要的演出場所,我發現英文 “Snape Maltings”、“Snape Concert Hall”、“Snape Maltings Concert Hall”、“The Maltings, Snape”等指的都是同一個地方...;1969 年,音樂廳因大火而重建,重建後的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被譽為歐洲最好聲的音樂廳之一,有 824 個座位,據說 DECCA 知名錄音師 Wilkinson 曾参與音樂廳重建之設計...。


愛爾堡 與 愛丁堡 的不同...

 

打岔一下...,常有人搞不懂“愛爾堡音樂節”“愛丁堡音樂節”有何不同...,我還看過某國內音樂人士在寫個人經歷時把兩者也搞混了...,精英出版社的「歐洲音樂節慶之旅」一書中有明白的介紹,摘之如下 ---

 

  

愛爾堡音樂與藝術節

( Aldeburgh Festival of Music and the Arts)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

(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

每年六月中旬,歷時約兩週

每年八月中旬到九旬,歷時約三週

愛爾堡,距倫敦東北方約一百哩處

愛丁堡,蘇格蘭首善之都,位於倫敦西北方很遠處(在英國地圖的上下相對位置)

 這個音樂節是歐洲最重要的音樂活動之一,長久以來一直希望能將年輕音樂家與國際知名樂者的演出同時呈現在世人面前。一九四八年布瑞頓( Britten )、佩爾斯( Pears )以及科若吉爾( Croiere )共同創辦了此音樂節,專門演奏英國作曲家的作品。儘管布瑞頓本人的作品中就有八齣歌劇是在此首演的,而且每年的節目中都會包含他的作品,但此音樂節對這位偉大音樂家的崇敬實際上是表現在音樂節目的多樣性,而非對其作品的情有獨鍾【很棒的說法...】。

 愛丁堡藝術節於二次世界戰後隨即展開,是許多人公認全歐洲涵蓋面最廣的藝術節,活動期間整個城市皆全心投入慶祝,內容包括有音樂、舞蹈、視覺藝術、戲劇、展覽、研討會、以及各式各樣的大師級課程等等,參與的藝術家與表演者都是一流的人才,而節目內容就像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一樣包羅萬象。此外,週邊的活動也和主要活動一樣豐富,其中又以創新的戲劇與喜劇表演所佔份量最重,其餘和主要活動同時進行的節目則包括有名為「歸營號」的精彩軍樂隊演出及展覽、電影節、書展、爵士樂以及電視節目等等。

演出地點:慶典音樂廳( Jubilee Concert Hall )、史內普麥芽發酵廠( Snape Maltings )、教堂以及鄉村住宅。其中史內普麥芽發酵廠這棟綜合的音樂廳是一九六七年由一所舊式的麥芽發酵廠改建而成的,一九六九年發生大火後又重新修建而形成今日的規模,重生後的它被譽為是歐洲最好的音樂廳。

演出地點:亞修音樂廳( Usher Hall )、女王音樂廳( Queen's Hall ) 、國王劇院( King’s Theater )、劇場劇院( Playhouse Theater )、蘇格蘭皇家博物館( Royal Museum of Scotland )、聖西西莉亞音樂廳( St. Cecilia’s Hall, 這是一座重建的 18 世紀音樂廳,收藏了許多古時候的大鍵琴與古式鋼琴 )以及許多其他地方。


關於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的錄音

由於音樂廳在重建時便已將商業錄音列入功能考量,再加上音樂名家經常參與音樂節的演出,因此源自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的名盤不少,這邊僅先介紹三張封面上出現 Snape Maltings Concert Hall 的 LP 唱片和一張我剛買到 Ralltle 的 CD ---

上圖是 DECCA 唱片公司為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所設計的圖騰,多出現在 LP 唱片的封底。

這是 EMI  唱片公司為史内普麥芽發酵廠音樂廳所設計的圖騰,出現在最新發行的 CD 唱片封面及封底。

英國弦樂作品集 / 布瑞頓 指揮 英國室內樂團

封面中“The Maltings, Snape”被濃郁的田園風給包圍,而本片收錄的 Purcell、Elgar、Delius、Bridge 和布瑞頓自己的作品也都恰有相近的風格...;本片演奏和錄音極佳,尤其是布瑞頓“簡易”交響曲第二樂章,不僅挑戰樂團的合奏能力,對音響系統低頻的再現和控制能力是很大的考驗。( DECCA LP:SXL 6405;CD:448 569-2 / R:1968-1971 )

 莫札特 第 40 號交響曲 / 布瑞頓 指揮英國室內樂團

布瑞頓也指揮莫札特?是的,除本片外,他還指揮英國室內樂團和鋼琴家 Curzon 合作灌錄了莫札特第 20、27 號鋼琴協奏曲,以及第 25、29、38 號交響曲等;像這類由當代知名作曲家指揮前代作曲家的唱片總是被樂迷所期待的,您以為呢? ( DECCA LP:LXT 6372)

【有沒有發現 -- 左圖的拍攝角度與上方 DECCA 的圖騰相同...】

法朗克 D 大調弦樂四重奏 / 費兹威廉弦樂四重奏

費兹威廉( Fitzwilliam Quartet )是英國近代最具傳奇性的弦樂四重奏之一,該團於 1971年以約克( York )大學駐校四重奏的身份開始其職業演出生涯,他們完成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契最後三首四重奏的英國首演,並兩次邀得蕭士塔高維契到場聆聽,此事迄今仍為人所樂道。就我所知,費兹威廉弦樂四重奏的錄音除了這張法朗克的弦樂四重奏外,還有布拉姆斯的豎笛五重奏也是在 Snape Hall 進行錄音的( LP:L'OISEAU-LYRE DSLO 46;CD:不詳 )

馬勒 第七號交響曲 / 拉圖 指揮 伯明罕市立交響樂團

1991 年 6 月 21 / 22 日於愛爾堡音樂節的實況錄音,在這之前拉圖( Rattle )其實還有一個同曲目的錄音室錄音,但完成此現場錄音後拉圖便要求 EMI 不要發行前述的版本,可見他對此現場版的自信與鍾愛...;相較我手頭上其它拉圖與伯明罕市立交響樂團的馬勒錄音,Snape Hall 似乎有較長的殘響,音色也溫暖些,如果您還沒有任何一張馬勒第七的 CD,買這張準沒錯。( EMI CD:0777 7 54344 2 2)

除了上述四張唱片外,其它在 Snape Hall 錄製的名碟不少,我只把我知道的列舉如下, 先說,這方面資訊不多,肯定有所遺漏,煩請諸位大德不吝補充之,先謝了。

 

BrittenConcerto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Op.13 (soloRichter, Britten /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DECCA )

BrittenConcerto for Violin and Orchestra, Op.15 ( soloLubotsky, Britten /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DECCA )

BrittenSuite for Cello, Op.72 ( Rostropovich, DECCA )

Britten:Suite for Cello, Op.80 2 ( Rostropovich, DECCA )

BrittenString Quartet No.3, Op.94 ( Amadeus String Quartet, DECCA ) --- 

以上唱片我都有 LP,張張好聽,建議您趕快去買 CD 來聽。

Stravinsky:Mouvements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 soloBeroff, Ozawa / Orchestre de Paris, EMI )

以及許多 Britten 的歌劇作品等...。


還是音樂廳...

 

愛樂人,談了老半天,聊的,除了唱片、大師、音樂會,再就是音樂廳了...;為什麼外國音樂廳老充滿想像與傳奇,而咱們的廳堂卻被空白及抱怨所填滿?

 

我覺得問題絕不在音樂本身,而在“人”身上,在本地音樂家、本地觀眾,及本地藝術行政籌劃人員,和您我身上...,多用點心,多些寬容,偶爾嚴肅的看待自己,這樣許多事會更美好...。

 

不談臺北,就談高雄文化中心好了,高雄文化中心是在民國 70 年啟用,迄今巳 23 年,其內的至德堂和至善廳舉辦過無數各式藝文活動,但這座文化中心對其所在地民眾之藝文修為貢獻如何?我在 93 年 5 月 21 日於至德堂聽了一場高市交的音樂會,節目單文釆欠佳,還把“馬勒”誤植為“馬了”,不用心之一;樂團演出水準...,不談,但以那天高市交馬勒“巨人”交響曲的表現...,您知道他們全體到齊 ( 高市交與高師大樂團 ) 的彩排次數只有兩次...?我真的覺得高市交的表現對全體觀眾不夠尊重...,不用心之二;那天的觀眾和文化中心的義工媽媽也要加油,滿場亂拍手、手機響及放任遲到者進場...,不用心之三四;而我,只會在這兒瞎嚷,不用心之五...,還有人要自首成為不用心之六七八嗎

 

還是覺得 --- 有心,真能讓冰冷的音樂廳有機體化...,咱們的有機音樂廳快出來...!


補充事項

 

我看過一篇名曰“歐洲藝術團體積極向民間募款以解決政府補助短少之困境”的文章,其中與愛爾堡音樂節有關的部份節錄如下:

 

有一些歐洲國家在最近這一、二年也在稅法及法律制度上作了一些雖不大但卻十分重要的變革。去年 3 月(對不起,我不知道是那一年...),英國的財政大臣宣佈簡化稅務系統,解除捐贈者之小額捐款上限的規定,這是英國慈善團體長久以來的訴求,他們認為稅制必須改革才能避免人們因繁文縟節而減少其捐贈行為,同時他們了解,正因為稅制上的改革使得美國的民間捐募系統方得以蓬勃開展。  

 

英國這項稅制改革的確幫助了許多藝術組織,以英國愛爾堡音樂節 ( Aldeburgh Festival ) 為例,它們每年夏天都會舉辦一系列高品質的音樂會及歌劇演出,但卻只獲得政府的少數補助款,於是從 3 年前開始,奧爾堡音樂節的主席 Lord Stevenson 從他的朋友中挑選了一些富有且樂意參與活動的人成為音樂節大使,藉由這些音樂節大使的人際網絡,開始陸續有民間企業贊助音樂節活動的運作,去年更由於稅制的改變使得捐贈者增加不少。愛爾堡音樂節在近 5 年來至 2001 2 月止,共增加了 40 % 的收入,到目前為止成長幅度最大的類別是來自民間私人的捐贈...。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