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之前,和一位由台北來高雄玩,初次見面的音樂家在南方閒聊,他說他回國後很少聽音樂會,對大師或大樂團演出反應也很冷感,「票價太貴了...」、「沒有他( 們 )在國外的表現好...」、 「音樂廳太爛,音響太差...」、「觀眾素質...」等等是他缺席的理由( 或藉口 ),聽他指責國內其它音樂家及學生們的不是, 我覺得他一點也不快樂,音樂除了是他糊口的器具外,音樂一點也不能感動他...,幸好我不是學音樂的,也幸好那天沖的 coffee 不錯喝,他對我一直很客氣,他說他偶爾會上南方網站瞧瞧,他覺得我傻的可愛,他還說他一直想知道我“感動力量”的來源...,臨走時我沒問他姓名也沒要他留電話,哈!我的感動力量打哪來的呢?找著找著,找到一則,始成下文...。


有些事情,看多了,會失去感覺...。

另些事情,見多了,會發現...原來...不用介意, 反正...大家都一個樣兒。

套句現今的流行話 --- 任何事都行,能不能許我一個感動的力量...?

下文的事,對我而言,很是感動,並給我繼續聆樂的力量,雖然或許您早已知曉,無論如何,與您分享!


有時...對大師喜愛與否其實和他的音樂無關...

 

對鋼琴家兼指揮家巴倫波英( Daniel Barenboim, 1942 -  )最早的印象來自卡帶及前國內音樂雜誌「音樂月刊」,總編輯陳國修先生對指揮家蕭堤( Solti, 1912-1997)及芝加哥交響樂團的一切真給他超超用力的讚賞, 而其對蕭堤接班人巴倫波英也給予無保留的讚揚...,而那時基於對杜普蕾的喜愛及“逢蕭必反”( 總覺得他被讚美過頭了) 的狹隘心態,我似乎不會刻意去買巴倫波英的唱片,不過他的動態及錄音我在整理資料時倒是會跟著瞄上幾眼,多年過去...聽的買的並不多,缺乏讓我感動的力量吧!我想...,前些天我終於買了一張巴倫波英的 CD,感動力量竟由一段舊恨開始...。【右圖為巴倫波英早期在西敏寺唱片錄音的 LP 封面,曲目為貝多芬鋼琴奏嗚曲...( Westminster XWN 18741 )】


感動由舊恨開始...

 

故事要由舊恨說起...。

 

昔日納粹頭頭希特勒品味頗特殊...,他熱愛華格納的作品,他也和華格納一樣痛恨猶太人...,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不知殺了多少猶太人,戰後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建國( 即“以色列”),他們理所當然地回過頭來厭惡納粹及與納粹相關的一切( 例如華格納的作品...),過去那段刻骨銘心的舊恨深烙在以色列人的心中...。

1981 年,印度指揮家梅搭( Zubin Mehta, 1936 -   )在以色列愛樂的音樂會後排出華格納歌劇“崔斯坦與伊索笛”的前奏曲為安可曲,演出前梅塔認真且天真地告知聽眾他的決定,並請不願聆聽的觀眾先行離席( 據說並沒有人離開...),但演出後觀眾席傳出爭吵,有人上臺干擾團員演出( 還是據說...,據說有人搶樂團首席的弓,而首席則持弓打這些人的頭...),於是演出中斷,華格納的作品在以色列偷渡失利...,別以為印度指揮家梅塔不懂以色列,也別以為他缺乏政治敏感度, 1967 年以阿戰爭梅塔還特地飛到以色列指揮音樂會,1977 年起出任以色列愛樂總監...,知道梅塔這件往事,您會不會對他的勇敢與無私的熱誠表達敬意呢?


另一段舊恨的延續...

 

2001 年 5 月初傳出以色列籍鋼琴家兼指揮家巴倫波英將在該年 7 月以色列音樂節中率柏林國立歌劇院演出德國作曲家華格納歌劇“女武神”的消息( 他是該劇院總監 ),以色列國會對此提出强烈批評,希望能禁止華格納的作品在以色列境内公演...( 理由很多,包括“記住,當年猶太人是在華格納的音樂伴隨下踏入毒氣室的...”、“如果華格納知道猶太人演奏他的音樂會非常高興...”等 );5 月 13 日以色列音樂節的主辦單位正式「希望」巴倫波英不要排出華格納的作品, 在此之前巴倫波英曾試著悍衛他心中的藝術,他希望大家能「政治的歸政治,音樂的歸音樂」( 奇怪,這句口號在咱臺灣也常聽到...),還說他在華格納的作品中找不到一絲反猶太的意味...,他渴望走出歷史,讓猶太人也能欣賞華格納的音樂。

 

顯然巴倫波英的藝術修為超越大部份以色列人...,“女武神”最後被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及舒曼第四號交響曲取代,不死心的巴倫波英學其前輩梅塔在安可曲中排入崔斯坦與伊索笛”的前奏曲,也學其先行預告...,抗議聲此起彼落,不過這次曲子有演奏完,雖然隨後來自高高層高層中層中低層的政治人物指責不斷...,他們揚言要抵制自己同胞巴倫波英在以色列的演出...,但包括梅搭、杜南依等音樂家則勇敢地聲援這位偉大的同行,既使這會損害他們與以色列愛樂合作的關係...。

7 月 24 日,不知道什麼顏色的恐佈開始漫延...,以色列國會中的教育與文化委員會正式表示以色列所有的文化機構應聯合封殺這位不長眼的同胞巴倫波英,直到巴倫波英為他自己不當的行為道歉為止...,巴倫波英則對此保持低調( 我剛查了一下,以色列愛樂的網站上迄今仍將巴倫波英列入客席指揮名單之列...)


我對巴倫波英的低調深感敬意,印象中他的作風向來強悍...,在這次“華格納事件”的前一年,巴倫波英為了其麾下柏林國立歌劇院的預算和柏林市政府對嗆,他言明沒有人在亂花錢,為維持劇院水平許多錢都不能省...,他還說他在別的地方領的錢比這兒多+倍...,巴倫波英質疑柏林的文化政策並四處放話( 當時柏林國立歌劇院的赤字約 4,100 萬美元,統一後的柏林在音樂廳、劇院及博物館的質與量皆令人稱羨,但伴隨來的“文化赤字”亦相當驚人...,不曉得為什麼,平平是赤字,但看到別人有“文化赤字”...,總覺得人家比我們有氣質的多...),當時許多媒體 紛紛建議柏林市府“放棄”這位有才氣卻難搞定的大師,但不知為何,2002 年柏林國立歌劇院給了巴倫波英終身的職位,還讓他如願以償地製作了全新的“指環”...,我比較不解的是 --- 2002 年拉圖就任柏林愛樂總監,相較於巴倫波英的諸事不順,柏林市府似乎對拉圖有求必應( 您聽過 BPO 缺錢嗎?),有人可以告訴我他倆在柏林的待遇為何差這麼多...?


前文是 2001 年的史話了,而這正是感動的開始...


要談感動了,感動由一本書及一張 CD 開始...。


感動由新仇開始...

 

上世紀九零年代初期,巴倫波英在倫敦的洒店內認識了出生於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作家薩義德( Edward Said, 1935 - 2003, 此君曾任哥倫比亞大學英國文學與比較文學教授,著作無數 ),基於對音樂及思想的熱情,加上生平和地理因素之糾雜,他們竟成為好友...( 詳見“在音樂與社會中探尋 --- 巴倫波英、薩義德談話錄”, 2005, 三聯書店,該書收錄了他們於 1995、1998、2000 年於紐約的對話 ),1999 年( 1998?)他倆在德國威瑪合作...將阿拉伯、以色列、敘利亞、約旦、巴勒斯坦、埃及、黎巴嫩及德國等地 18 到 25 歲的青年聚在一起組成一個樂團共同演奏...( 能將這麼多國的青年聚在一起實在不易,特別是某些敵對國...),任誰看這都是大胆的嚐試,樂團由巴倫波英及大提琴家馬友友掛帥,薩義德說組團是為了“尋求和平的另一個方式”“將這些湊在一個樂團裹,看看會發生什麼...”,團員們上下午都得排練( 音樂部份當然由巴倫波英及馬友友負責 ),晚上則在薩義德率領下共同討論音樂、文化、政治等( 別忘了這些青年的祖國間之敵對狀態...),過程不免有某種程度的衝突與歧視...,國別問題當然也會擴及到音樂的層面上( 例如一個黎巴嫩小提琴家即興演奏了一段阿拉伯音樂,便有阿拉伯人跑來制止他說只有阿拉伯人才能演奏阿拉伯音樂 ),想到這兒便覺得這票人...很勇敢,不是嗎?


( 你不是德國人,誰給你權利演奏貝多芬呢?)


10 天過去了,這些日子堨L們共同演奏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在互相聆聽、學習及合作中,一套身份被另一套身份取代,他們變成同一個樂團的成員,服膺在同一個指揮下演奏同一作品,美好便如此產生。

 

巴倫波英驚訝這些青年對其他民族的識知近乎無知( 以色列的孩子無法想像開羅、大馬士革的人竟會拉小提琴...),許多彼此對對方而言都是壞事做盡的典範...,而今天他們得共用一個譜架,用相同的力度、運弓演奏同樣的音符,得關心相同的事,受到同樣的激勵,於是,對彼此的態度改變了,因為他們分享了共同的經歷,而這正是巴倫波英認為最重要的事...( 雖然巴倫波英不會天真地以為光憑音樂便可解決中東問題...)


最近華納古典出了一張名曰“2005 年拉瑪拉音樂會”( Live In Ramallah, Warner Music 25646 27912 )的 CD,其解說内容如下 ---

這份 CD 灌錄了兩份非常平凡的曲目,由一個尚未建立名氣的樂團演奏,但它卻具有一份非常重要的意義:中東和平在音樂上的開端。

 

長年來,中東的政治爭端,可以說是全世界不安的源頭,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對立衝突,對於耶路撒冷為基督教文明與伊斯蘭文明共同的聖地的爭執,都牽動著世界政局。而一位國際知名的指揮家跨過兩國的素不往來的交界,來到對岸去指揮巴勒斯坦的樂團,其充滿矛盾的情形,就好像巴倫波因與著名巴勒斯坦東方主義專家薩伊德所合撰的書一樣,是在對立中呈現的和諧。

 

這場音樂會是在 2005 年 8 月 21 日於巴勒斯坦的首都拉瑪拉舉行的,而演奏的樂團東西會議廳管弦樂團則是由巴倫波因在 1998 年與薩伊德共同創立,其中的樂手,都是和創辦者一樣,是夾雜了以色列和阿拉伯多國的伊斯蘭教徒。組成這樣一個青年演奏家樂團,在世界其他地方只要有經費,都不成問題。但對這個夾雜兩個對立宗教成員的樂團卻倍感艱辛,首先是排練的問題,由於平常他們都無法到對方的國家去排練,所以巴倫波因特別為他們爭取到西班牙政府簽發的護照,並在塞維亞爭取到夏季排練場地,這樣就可以讓以色列樂手持西班牙護照進入巴勒斯坦演出這場音樂會。該樂團的團名取自德國文豪歌德的詩作,原因在於歌德在六十歲以後,才開始學習阿拉伯文。該樂團從 1999 年開始就舉行世界巡迴演出,在德國、西班牙、法國、英國、美國、瑞士等地都有演出過,但一直到 2003 年才第一次在阿拉伯國家演出,但那也是較自由開放的摩洛哥。因此這次演出是世界第一次有以色列樂手進到阿拉伯國家的重要演出。而這份錄音,可以說是柏林圍牆倒塌後,見證世界和平最重要的一份演出,其象徵的是世界和平的一大步,而這些青年演奏家在這份現場演出所展現的熱忱和謹慎,以及不分種族的同心協力完成音樂,則透過樂聲,讓我們深深受到感到。


如何?想一想新聞中常見的戰爭畫面,有沒有為巴倫波英及薩義德的行徑而感動?對了,這支樂團的名稱為 East-West Divan Orchestra,本地譯為東西會議廳管弦樂團 ,對岸則譯為東西合集管弦樂團...,這場拉瑪拉音樂會的演出曲目為莫札特的交響協奏曲( 為雙簧管、巴松管、單簧管與法國號 )及見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安可曲則巧妙的演奏了英國作曲家艾爾加“謎的主題變奏曲”的一段選曲...。

 

該如何為這張 CD 定位呢?如果您盼的是一張藏諸於名山之名演,該團團員可能太嫩太小心翼翼了,我想要聽到更好的版本並不難,但如果您抱著支持此一盛會的態度,坦白說,他們的演出我覺得不會讓人失望,特別是那份小心翼翼,是學習、尊重、無私及體貼的合體,我可是十分珍惜的呢!


您會去買這張“2005 年拉瑪拉音樂會”的 CD 來聽嗎?我期待會...,對了,我另找到一張巴倫波英與該團的錄音( 見右圖, 2564-62190-2, CD + DVD ),曲目包括柴可夫斯基的第五號交響曲、威爾第歌劇“命運之力”序曲等,我已下訂,並這份期待不絕對完美的感動,有人會陪我下單嗎?


More 巴倫波英今年與東西會議廳管弦樂團的行程...


August 2006
8 Plaza de Toros, Seville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10 Plaza Mayor, Madrid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11 Auditorio Jardines del Castillo, Peralada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12 Palacio de Festivales, Santander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 279b; Bottes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14 Gran Teatro Manuel de Falla, Cádiz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 279b; Bottes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22 Palais des Beaux Arts, Brussels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 279b; Bottes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23 Théâtre du Châtelet, Paris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 279b; Bottes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25 Philharmonie, Cologne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 279b; Bottes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27 Philharmonie, Berlin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 279b; Bottes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28 Deutsches National Theater, Weimar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 279b; Bottes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September 2006

1

Teatro alla Scala, Milan

 

Mozart: Sinfonia Concertante KV279b; Bottesini: Fantasia on
Themes by Rossini (arr. Bunya); Brahms: Symphony No. 1

More 百忙大師巴倫波英...

 

現年 64 歲的巴倫波英時運正旺...,他將在今年( 2006 年 )卸下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總監的職務,據悉,巴倫波英可望接任義大利米蘭史卡拉歌劇院的“重要職務”...( 這樣他手上便有兩個重要的劇院...)。

 

從巴倫波英官方網站的資料顯示 --- 2006 年 1 月到 9 月身兼鋼琴獨奏家及指揮家的巴倫波英便已安排多達 107 場的演出,今年鋼琴家巴倫波英除了協奏曲演出外,獨奏部份主打曲目為巴哈的平均律( Well Tempered Clavier, Books 1 & 2 ),而指揮家巴倫波英與芝加哥交響樂團在曲目安排上別富禪意,分別排出包含舒伯特、馬勒、布魯克納及貝多芬在內的“第九號交響曲”...( 這是否代表著別離呢?);與維也納愛樂的三場演出都在薩爾玆堡,他還得率柏林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及本文主角東西會議廳管弦樂團在歐陸等地巡迴演出...,大師巴倫波英儼然已成樂壇一哥...。

 

有個笑話:某天有歐洲音樂總監之稱的指揮家卡拉揚跳上一輛計程車,司機問他要去那裹?他老兄想都沒想便回答:「去那堙H那堻ㄜn我...。」,的確,1 月到 9 月共 270 天便已排入至少 107 場的演出,看來四處也都需要巴倫波英( 不知他有没有訪臺的計劃...),嗯!他的演出行情不知若干,低估一點,算每場五萬美金就好,107 場就有 535 萬美元,約臺幣 168,525,000 元,看來...是份不錯的工作。


More 感動...



給自己一個感動的力量...,許自己一個感動的力量...,上圖,好美,是不?有人知道這是那媔隉H請再看一眼,要公佈答案了 --- 相信嗎?不在國外,照片上的地點是我常去的...高雄縣美濃( 相片是我拍的 );這幾年秋收後,美濃許多農田都種上美美的波斯菊,一大片,很幸福的感覺...。

 

給自己一個感動的力量...,許自己一個感動的力量...,力量,不在大不用遠,真正感動人的力量往往就在您我不經意的身邊,您,發現了嗎?


More 更多感動...

 

在咱東方歷史典故( 或野史、小說也行 )中有無類似上文...正反勢力的主要人物因音樂而相知相許,並因此留名千古者?我想了老半天,想到一例,曲洋與劉正風,有人知道他倆是誰嗎?

 

話說金庸筆下“笑傲江湖”中五嶽劍派中的衡山派的第二號人物劉正風與明教( 魔教 )長老曲洋一擅洞簫一擅古琴,二人因音律而熟識,但因正邪不兩立,最後落得雙亡的下場,死前二人將合著的“笑傲江湖”琴譜贈予令狐沖...,此為後話。


More 更多更多感動...

 

● 以色列愛樂管弦樂團

● 指揮家巴倫波英的官方網站

● 駐臺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