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 MUZIK 古典樂刊之後...


快樂時光何去了?

 

去年起開始向高雄若水堂書店訂了四本簡體字的音樂雜誌, 對我而言,之前那個“邊翻雜誌邊聽音樂”的快樂時光...竟沒有回來,真的,由於我沒有閱讀簡體字的障礙,問題到底出在那兒?是誰以什麼方式奪走我的快樂...是我近來努力思索面對的課題,直到有了 MUZIK 古典樂刊 後,我想我大概有個底了。


一本令人期待的音樂雜誌...

 

基於對古典音樂涉略深淺及品味之不同,每一個人對這本國內初發也是碩果僅存的 MUZIK 古典樂刊 的期待與需求也不盡相同, 先讓我談談有了這本音樂雜誌後我的改變與期待... ---

 

一、時事:在沒有網路的時代,雜誌是一般樂迷知曉國際樂壇動向的唯一管道...( 當然,現在有了網路,要知道樂壇的“現在進行事”方便不少 ),但您若和我一樣不勤勞懶動,MUZIK 可是讓我們輕易知道時事的管道...。

 

二、唱片評鑑:國內音樂性雜誌...缺乏那種權威大師很久了( 就是大師在雜誌上叫我們一定要買的片子我們一張也不敢遺漏,買完聽完還馬上想打電話...謝謝他 )而那種有系統、敢以聳動言詞帶著讀者冒險向小廠、向未成名大師 或永不可能成名大師、向現代作品、向權威演奏挑戰、向歷史錄音衝鋒前進的勇士也已失去舞臺,由於才出一期,尚看不出 MUZIK 想帶大家往那兒行,不過由創刊號打著「一生中不可不聽的 80 張唱片」及後頭的 CD Reviews 來看,看得出來他們很努力為入門與進階的樂迷找切入點...,坦白說,我還蠻期待健康、多元、死去的與活著的演奏家作曲家都愛、大小廠不偏廢任一方的唱片權威達人引發我繼續聆樂的熱情...。

 

三、樂評:昔日音樂雜誌中的樂評總讓我想像與穫益良多...,沒有專業音樂雜誌的這些年,一堆大 小卡司的音樂會...來了....走了...,還真沒留下一片雲彩...,現在住在南臺灣的我只能透過電話向友人或上網看看聽過的人怎麼說...,樂評,是藉前輩樂評人的指導修正自己標準與口味的指標,是買片的參考, 更是下次對方再來時購票與否的依據,怎可不嚴肅面對...( 11 月份有多支外國樂團要來,屆時且看 MUZIK 怎麼說...)

 

四、人物專訪:每每有大師臨及國內音樂家優質演出前後,透過專業雜誌的採訪整理,總可讓樂迷多知曉一些他們的音樂觀與藝術觀...,在沒有 MUZIK 的這些年,訪臺大師不是來不及留下隻字片語,便是得回答一些和音樂藝術無關的話題( 例如...您喜歡臺灣嗎?您覺得臺灣的觀眾夠不夠熱情...),我蠻期待 MUZIK 能和訪談者擦出火花及更多火花...。

 

五、連載與專題:和網路文章及私人 blog 相較,雜誌比較可以深入淺出且有系統地將音樂相關話題整理與沿續,例如 MUZIK 創刋號中其主筆 blue 97 便有系統地將他心中的神 --- 指揮家福特萬格勒 1951 年於拜魯特演出之種種一次道盡,或如昔日“古典音樂”雜誌以連載方式介紹世界三十大管弦樂團...,期待 MUZIK 能給我們更多且持久的驚奇。


快樂時光何去了 !!!

 

再回到先前那個快樂失去的問題 --- 為什麼每個月有四本雜誌可讀還不快樂...?首先,雖然對岸的雜誌在用紙及印刷上已有長足進步,但美編能力明顯不足, 就以我剛收到...現今對岸美編及印刷最精美的“The Gramophone - 人民音樂留聲機”和咱“MUZIK 古典樂刊”的封面相比較,他們標題字型在大小、比例、編排和用色上都令的我視覺感到壓力,內文也有相同問題...,版面擁擠太過,使人無法歡喜閱讀,更別提喜歡閱讀了...,以前曾聽過一場講東西方美學及創意的演講,主講人( 對不起,忘了那位先生的大名 )以教育、來自上代及自我的約束、民主開放程度等角度來探討此課題...,若以此指標來看咱與對岸,原來自由與創意 竟是我們最大的本錢呢!



由於每個人音樂雜誌的質與量期待不同,我無意也無力在此評論對岸諸音樂雜誌之種種,不過基本上他們翻譯的文章可讀性頗高( 因為有時事及許多之前未看過的新話題 ),而咱“MUZIK 古典樂刊”在內文原創性上佔有優勢,一個有趣的發現 --- 民國 84 年 5 月 1 日國內有本“欣樂讀 CD 典藏月刊”創刊,該月刊為英國 “Classic CD ”的國際中文版,可惜只出刊四期便不支倒地...,和大陸“人民音樂留聲機”一樣,這些中文化的古典音樂雜誌皆留有部份篇幅介紹國內的音樂家及活動,不過或許是訪談內容不夠深入或流於客套,這些難得的本土 篇幅始終僅止於綠葉,我想這是提問人與受訪者要共同努力的...。


對了,MUZIK 第二期將在 11 月 8 日上架,各大書局皆有售,愛樂的您別忘買本來瞧瞧喔!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到秘笈目錄 下一本秘笈 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