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

某樂界前輩告訴我: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辦雜誌...

我老師則告誡我: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討細姨...

現在,我可能害了一個人,

他瞎聽我的話,居然代理起 SIMAX 唱片來了...


1999 年,指揮家楊頌斯( Mariss Jansons, 1943 -  )指揮其親兵奥斯陸愛樂管弦樂團為挪威 SIMAX 唱片公司錄製了一套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坦白說,在這之前,我竟不知道這套唱片的存在...( SIMAX CD:PSC 1204 / 1205 / 1206  )


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

 

今年年初巨禮文化林宗賢先生打電話給我說他要去坎城看唱片展,問我有沒有什麼好唱片品牌可代為推薦...,那時我恰好對瑞士 ensemble 音響示範 CD 片的音樂和錄音著迷不已,我發現該片大多選自挪威 SIMAX 唱片公司,於是隨口告訴林先生“SIMAX 不錯...”,不料幾天後林先生來電告訴我說他巳取得 SIMAX 的代理權,部份唱片三月底便可抵臺...( 他老兄做事一向如此積極 );首批抵臺的 SIMAX  CD 中有套楊頌斯指揮奥斯陸愛樂管弦樂團的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在拆這套唱片前我沈思了好一會兒,說真的,我不知道 SIMAX 有錄這麼德奧的東西( 我對 SIMAX 的瞭解僅限於 ensemble 音響示範 CD 片上那些錄的超精巧超好聽的小品...)我 也不知道在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名盤充斥的現在這套全集存在意義為何( 對不起,我對布拉姆斯有特殊的情感,我從不開他玩笑的...)我更不知道這套 CD 上架後有多少人會去買...,這下我真的害了林生生...?於是...逐張打開外包裝,邊聽邊完成下文...。


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

 

讓我們先從指揮家楊頌斯說起吧!

 

有篇署名 Guido van Oorschot 的先生於 2002 年 10 月 16 日發表“楊頌斯將接替夏伊接掌大會堂管弦樂團”的報導, 我將內文摘錄如下 --- ( 對不起,又是我翻的,將就看吧!)

 

 

指揮家楊頌斯將於 2004 / 2005 年樂季接替夏伊( Riccardo Chailly, 1953 -  )成為皇家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的首席指揮...,這項任命將於 2004 年 9 月 1 月生效,合約為期三年,楊頌斯 依約每個樂季需待在樂團 12 週...,今年 59 歲出生於拉脫維亞( Latvia )的楊頌斯將成為樂團自 1888 年創團以來的第六任指揮,同時,他也是担任此職務年紀最大的指揮家( 當年 Mengelberg  24 歲即當上首席指揮之職,海汀克 32 歲,前任的夏伊為 35 歲 )

 

就在年初夏伊宣佈他將出任萊比錫新職,楊頌斯便被樂團團員視為是新任首席指揮的熱門人選...,楊頌斯於 1988 年首次與樂團合作,隨後便經常客席樂團,團員們以“深具俄國傳統的頂尖指揮家”形容楊頌斯,並深信新任指揮的任命是項偉大且明智的決定...,而楊頌斯對他的新職務則以“一個特權,是人生中的新樂章”回應。

 

據樂團高層表示,該團選擇首席指揮的依據為“國際地位、担任首席指揮的實際經驗、與大會堂管弦樂團的合作經驗、具備大量演出曲目,特別需熟稔後期浪漫樂派的作品等”,而他們所選出的楊頌斯資歷如下:楊頌斯就讀於列寧格勒音樂院,畢業後赴維也納繼續深造,師事斯瓦羅夫斯基( H. Swarowsky ),而後在薩爾斯堡與卡拉揚學習,並於柏林國際卡拉揚大賽中得第二獎..., 隨後被任命為列寧格勒愛樂的首席助理指揮,1979 - 2000 年接掌奧斯陸愛樂,1997 年楊頌斯成為匹兹堡交響樂團總監,並客席許多知名樂團。

 

楊頌斯新職唯一競爭者是被譽為“德國希望”的德國指揮家提勒曼( C. Thielemann ),樂團 方面坦言曾和提勒曼接觸過,雖然樂團最後選擇了楊頌斯,但提勒曼仍受邀每樂季指揮樂團三週...。

楊頌斯指揮勒寧格勒愛樂為 Chandos 錄製的普羅高菲夫第五號交響曲,精彩無比發燒無比( Chandos:LP ABRD 1271 )。

 

荷蘭新聞界近來報導楊頌斯接掌大會堂管弦樂團後未來將在錄音上遇到極大的問題...,楊頌斯在 EMI 留有大量錄音,但 EMI 副總裁 Peter Alward 卻表示楊頌斯已不在 EMI 的藝人合約名單中,該公司將全力為他們新的夢幻組合 --- 拉圖和柏林愛樂  貢獻一切...;為此,大會堂管弦樂團將依尋倫敦交響樂團和舊金山交響樂團的模式,獨立發行樂團現場演出的 CD...【品牌就叫“RCO”】

 

楊頌斯將在 2003 / 2004 年樂季後御下匹兹堡交響樂團總監一職,不過他將在 2003 年秋天成為位於慕尼黑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新任首席指揮,為此楊頌斯表示他是先簽下此一合約皇家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才來找他的...,此後他將不再大量客席其它樂團,他的時間將保留給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和皇家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柏林愛樂及維也納愛樂將成為他唯二客席的樂團。

 


關於 楊頌斯...

 

樂評人一致同意 --- 是指揮家楊頌斯一手將奧斯陸愛樂由一支地方樂團提升為國際知名的音樂團體...,他帶著奧斯陸愛樂出訪薩爾玆堡音樂節、琉森音樂節( Lucerne Festival )、愛丁堡音樂節等國際活動,並多次率團出國旅行演出,足蹟遍及世界各地( 他們也曾來臺演出,可惜我沒買到票...),並為 EMI、Chandos 唱片公司灌錄了大量唱片,其曲目包括白遼士、德弗乍克、巴爾托克、馬勒、普羅高菲夫、拉赫曼尼諾夫、拉威爾、雷史畢基、蕭士塔高維契、西貝流士、史特拉汶斯基、華格納等,當然還包括企鵝三星帶花的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名盤等...;楊頌斯夾著他在奧斯陸的成就踏上維也納愛樂和柏林愛樂的指揮臺,如今,他更當上與前兩樂團齊名的皇家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首席指揮 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也已宣佈由楊頌斯担任, 相較於其它被歸類為”藝術成就停滞“的同輩指揮家,我相信楊頌斯未來 還很有得瞧

楊頌斯指揮奧斯陸愛樂錄製的柴可夫斯基曼符禮交響曲名碟,這套交響曲全集為楊頌斯與奧斯陸愛樂打響知名度。

 

為了整理本文,我收集了一些楊頌斯的資料,細讀之後,我覺得楊頌斯是一位率直、相當看重“音樂”且行 為高尚的指揮大師,此話怎說?

 

在一篇報導楊頌斯離開匹玆堡交響樂團的文章中指出 --- 楊頌斯强調他對匹玆堡交響樂團投入與喜愛,但樂團高達百萬美元的赤字的確令他有志難伸...,為了減少開銷,編制太大的曲目( 如蕭士塔高維契第七號交響曲 )不是取消便是得更換曲目...,一些匹玆堡以外的演出也在相同前提下取消...,楊頌斯說如果是他指揮場次 的曲目被更改就算了,但他無法接受其它客席指揮也被同樣的對待...,此外,楊頌斯還表示,一市之長並不一定得喜愛古典音樂,但他不明白為何匹玆堡市政府會坐視樂團陷入窘境而不伸出援手...;楊頌斯對奧斯陸的抱怨則在於其音樂廳品質之不良,他說抱怨了二+年,一直期待情況會有改善...,但...,於是他只好選擇離開。


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

 

喂!講了這麼多,這套布拉姆斯到底如何?

 

這套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錄於 1999 年,錄音地點在奥斯陸音樂廳,由於錄音水準極高,吾人可清楚聽出奧斯陸愛樂的音色較 1984 年錄柴可夫斯基交響曲時綿密許多,樂團平衡感一流,如果楊頌斯的粉絲想將這套唱片視為楊頌斯與奧斯陸愛樂合作二十年在“聲音成就”的代表作,我完全同意這個的看法...;不知道您有沒有發現,前文提到楊頌斯在 EMI 與 Chandos 的諸多錄音中獨缺貝多芬、布拉姆斯和布魯克納等傳統德奥曲目,我手頭上有一份 2002 / 2003 年樂季奧斯陸愛樂的節目表( 提醒您,此時楊頌斯已離開奧斯陸愛樂 ),該樂季奧斯陸愛樂排出包括第二、六、七號交響曲及一曲序曲在內的貝多芬作品,布拉姆斯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小提琴協奏曲以及布鲁克納的第八號交響曲 等,以一個東歐樂團整個樂季的節目量來看,傳統德奥曲目在比例安排上應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相信長年累積下來,奧斯陸愛樂對德奥曲目應不陌生才對...,在此想說的是 --- 楊頌斯與奧斯陸愛樂的布拉姆斯 並非以大開大放大愛大恨的方式演奏,我覺得他們用心地以自發且略帶抒情的方式來構思布拉姆斯 印象...,雖然其弦樂及銅管皆不若老德奥樂團的厚重( 演奏布拉姆斯一定得厚且重嗎?),卻絕對流暢無比,正巧出現在 南方 的友人廖院長陪我聽完第三號交響曲,他很認真的告訴我,他感受到楊頌斯及奧斯陸愛樂企圖用另一種方式尋找答案...,其間廖院長不斷讚美本片的錄音,其結論出乎我意外的好,他說:「這個布拉姆斯第三號交響曲的錄音讓我真正享受音樂。」,我想,這是對楊頌斯及奧斯陸愛樂最高的讚詞...。

 

對了,這套在奥斯陸音樂廳錄製的全集真的錄的很優,我不知道楊頌斯 對這座音樂廳到底在不爽什麼( 知道的人煩請告訴我 ),是 SIMAX 的錄音工程師熟悉這廳的一切抑或是其錄音技巧醇熟...?還有,這批 SIMAX 唱片中另有一套馬勒第一號及第九號交響曲的双 CD,聽後的感受與上述布拉姆斯的感覺相去不遠,我想請大家想想:皇家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是超 A 級的樂團,其馬勒與布拉姆斯的演奏極富盛名且深具傳統( 馬勒曾指揮該團演出自己的作品 ),如果那天楊頌斯 和他們合作灌錄馬勒和布拉姆斯的交響曲,您猜是楊頌斯感性主導的多還是樂團細緻靈巧的傳統佔優勢?不論如何,等新片發行大伙兒再來討論...。

 

還有,據報載,雖然被譽為樂壇“青壯派”大師,但楊頌斯近年深受心臟疾病所苦( 天知道今年他 60 歲了..), 其舞臺活躍度大不如前...,縱觀楊頌斯的指揮生涯,從未曾像今日能有四支第一流樂團供其驅策激盪( 四支指:皇家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柏林愛樂及維也納愛樂 ),相較於拉圖和柏林愛樂搞的沸沸揚揚卻一再被唱衰,或許,未來,樂壇的黄金歲月離楊頌斯和大會堂管弦樂團這邊比較近..., 有人願陪我下注嗎?


More 樂壇大風吹...

 

國際樂壇盛行玩大風吹已好一段歷史,我們不講過去,就以楊頌斯接掌大會堂管弦樂團一事來說,影響所及者的大風吹有 ---

奧斯陸愛樂 --- 楊頌斯 1979 - 2000 年一手調教的樂團,他們在 2002 年找來普烈文( A. Previn )擔任總監,更計劃要在 2006 / 2007 年樂季將普烈文供奉為桂冠指揮,總監一職改由芬蘭指揮家 Jukka - Pekka Saraste 接任( Saraste 於民國 78 年率芬蘭廣播交響樂團訪臺,三天内將西貝流士七首交響曲演完,其風采迄今令我難忘)

馬捷爾 --- 其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一職於 2003 年被楊頌斯取代,但大師風範自不需咱後輩操心,馬大師早為自己留了一手好牌 --- 他以歷史新高的待遇被紐約愛樂挖角...。

 

匹兹堡交響樂團 --- 大風吹遊戲中總有搶不到座位的苦旦...,楊頌斯走後該團總監一職懸空迄今,這邊有個對匹兹堡交響樂團 比較難堪的舊事,那便是...上頭那位馬捷爾先生...在某次大風吹遊戲中處處撲空後跑到匹兹堡交響樂團 蹲了好些年( 民國 80 年馬捷爾還曾率匹兹堡交響樂團 訪臺... ),不過在另一個大風吹中馬捷爾不吝嗇地將自己吹向他方...,不知下個落難秀才 何時臨匹兹堡,等下陣大風吹吧!


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

 

SIMAX,挪威 Major Minor 的唱片公司,以曲目精湛錄音自然稱著,下次在唱片行看到他家唱片,別忘了順手帶幾張回家品味一番...,還有,我想說句公道話 --- 要害一個人,除了叫他去辦雜誌、討細姨、代理 CD 外,不蓋您,叫他去開一家音響店也行,真的!


More 閱讀延展

 

匹兹堡交響樂團

奧斯陸愛樂

SIMAX 唱片公司

皇家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巨禮文化事業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回黄金歲月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