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一個美麗起的頭...

 

我聽過三場美國指揮家馬捷爾( Lorin Maazel, 1930 -  )的現場演出,其中兩場為民國 80 年指揮匹茲堡交響樂團在臺北國家音樂廳,另一場則是 97 年大師指揮紐約愛樂於高雄,坦白說,聽馬捷爾的現場演出是種“很豐富的享受”,此話怎說?第一次那兩晚他和匹茲堡交響樂團為本地樂迷帶來莫札特第 39 號交響曲、柴可夫斯基第三號交響曲、華格納齊格菲的牧歌》及馬捷爾自已改編的《沒有歌詞的指環( Ring Without Words )》等曲,我到現在仍忘不了他指揮柴可夫斯基作品時的自信,還有匹茲堡交響樂團帶來的 acoustic 的震撼,那種極度響亮、極度平衡的音色迄今我仍未曾在別的演出中享受過...( 據報導,馬捷爾於彩排時曾刻意調整樂團管樂群的位置,好適應咱國家音樂廳的音效 ),而在高雄的場次,他和 NYPO 讓我在音色一向偏乾且暗淡的至德堂內聽到光澤及殘響,那是一種包括音樂和聲響在內的綜合享受,不過唱片裡的馬捷爾似乎絕少給人相同的感動,一般唱片評論多對他那過度理性的詮釋方式頗有微詞, 「無趣」,「缺乏感染力」等評語幾乎成為談論他音樂的定調,請大家先看一篇好友 blue 97 先生在他個人網誌上關於馬捷爾於上世紀七零年代的貝多芬交響曲之看法 ---


 

克里夫蘭管弦樂團(Cleveland Orchestra)在貝多芬交響曲全集錄音史上,有其特殊性,從 1960 年代到 1980 年代,三位音樂總監留下了三套貝多芬交響曲全集錄音。分別是賽爾(George Szell)、馬捷爾(Lorin Maazel)在 CBS 及杜南伊(Christoph von Dohnányi)在 TELARC。其中,70 年代發售時評價兩極的馬捷爾版,歷經近 10 年的絕版,2003 年悄悄地在 Sony 的目錄上復活。(馬捷爾版再發行所顯現的人氣,值得唱片公司作再版策略的參考


如果拿馬捷爾 60 年代在 DG 錄製的貝多芬第五號、第六號來比較,他這套 70 年代的全集會被市場唾棄一點都不讓人意外。馬捷爾早年觸動聽者神經的特色,如強調銅管、獨特且清晰的發聲法,在 70 年代這套全集完全聽不到。他極其普通地表現的九首貝多芬交響曲,完全失去以往的情趣,儘管有人認為第三號還存留著賽爾時代的餘韻,不過,慢板樂章聽起來令人不耐。第二號、第四號缺乏應有的活力,有人說它講究細部,是套獨特的全集,我認為如果談細節,不如聽聽諾林頓或賈迪納,這類版本不僅講細部,還講究精緻,為馬捷爾版所不及。所幸杜南伊的 1980 年代版,多少為賽爾當年的光榮爭回一口氣。有趣的是,2003 年日本 HMV 網購此套 CD 的人數,竟達 125 人次,這也難怪,馬捷爾版發行的 1970 年代末,正處於 CD 草創的尷尬期,且指揮名家如雲,到了後 CD 時代,大師版本已經在樂迷的典藏中達到一定的飽和度,此時這類絕版片的再發行,反倒變得充滿魅力。

 


blue 97 先生的看法真說到許多人的心坎裡,不過約在兩個月前我收到一套馬捷爾指揮維也納愛樂的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 DECCA ),全集共六張 LP,我先是被這套唱片的封面設計及包裝所吸引(  唱片被一個硬殼的封套包媯( 見左上圖 ),六首交響曲則各有各的封套設計( 見下圖 ),真的奢華無比...),再是被其明亮靈活的弦音及清澈有力的管樂所迷惑,好一個明快、深具活力的柴可夫斯基,我怎從沒在唱片中發現過馬捷爾能有這般的美...,於是開始整理此文。


柴可夫斯基:第一號交響曲「冬之夢」/ 馬捷爾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ECCA

柴可夫斯基:第二號交響曲「小俄羅斯」/ 馬捷爾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ECCA

柴可夫斯基:第三號交響曲「波蘭的」/ 馬捷爾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ECCA


柴可夫斯基:第四號交響曲 / 馬捷爾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ECCA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 馬捷爾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ECCA

柴可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悲愴」/ 馬捷爾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ECCA


話說從頭...

 

1963 年 3 月 27 日及 28 日,時年 33 歲的美國指揮家馬捷爾第一次指揮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進行商業錄音,曲目是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的《Karekia》組曲;同年 9 月,他再次指揮維也納愛樂以八天的時間完成西貝流士的第一號交響曲及柴可夫斯基的第五號交響曲,前者和《Karekia》組曲集合成一張黑膠唱片發行( 左圖:DECCA SXL 6084 ),而後者則為維也納愛樂和馬捷爾的合作揭開序幕 --- 一套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全集的錄音計劃就此開展...。【左圖這張西貝流士的第一號交響曲是個演奏及錄音皆一流的名演,本片錄音錄的有多好呢?最近日本 Esoteric 特別重發本片的 SACD,其音質音效之優可見... 】


1964 年 3 月馬捷爾和維也納愛樂再度合作錄音,這次錄製的作品是貝多芬唯一的歌劇作品《 費黛里奧( Fidelio )》,由歌手的選擇可以看出 DECCA 唱片公司對這套歌劇錄音的重視 --- 劇中主角,女扮男裝的蕾奧諾拉( Leonre )一角由偉大的女高音尼爾遜擔任( 見左圖 );維也納愛樂不愧世上最重要且最受歡迎的樂團,她在上世紀人類瘋狂建立唱片曲目的時代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1963 年 9 月到 1964 年 3 月馬捷爾的兩次錄音之間,維也納愛樂至少還為 DECCA 唱片公司錄製舒伯特的第 4, 5, 8, 9 號交響曲( 克爾堤斯指揮 ),為 RCA 唱片公司錄製比才的歌劇《卡門》( 卡拉揚指揮 ),甚至還為 EMI 唱片公司灌錄胡伯汀克的歌劇《韓塞爾與葛利特( Hansel und Gretel ) 》及布魯克納第八號交響曲( 分別由我超喜歡克路依坦( Andre Cluytens, 1905 - 1967 ) 及舒李希特( Carl Schuricht, 1880 - 1967 ) 兩位大師指揮 ),看看當年古典唱片公司積極的推片量,再看看今日古典唱片市場的...榮景不再,唱片的黃金歲月果真一去不復返?


胡伯汀克:歌劇《韓塞爾與葛利特》/ 克路依坦 指揮 維也納愛樂, EMI

布魯克納:第八號交響曲 /  舒李希特 指揮 維也納愛樂, EMI

比才:歌劇《卡門》 /  卡拉揚 指揮 維也納愛樂, RCA


全集之完成...

 

1964 年 10 月,歷經 13 個月的努力,馬捷爾終於以六張 LP 完成和維也納愛樂的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錄音計劃( 不包括《曼符禮》交響曲 ),而這套全集錄音也是該團第一套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的錄音,往後這個組合還有更多交響曲全集的錄音將完成,只是馬捷爾何德何能肩此大任...,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左圖為馬捷爾指揮克利夫蘭管弦樂團發行的 R. 史特勞斯的《唐璜》、《死與變形》之 LP 封面( CBS 35826 ),在進行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的錄音空檔,馬捷爾曾指揮維也納愛樂完成一個同曲錄音的版本( 1964 年 5 月, DECCA )...,而幾乎就在同一時刻,維也納愛樂還同時進行蕭堤那套偉大的《尼貝龍根的指環》及克爾堤斯的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的錄音工作呢!】


一步一步再一步...

 

馬捷爾再度比較積極地和維也納愛樂合作是 1966 年 2 月的事了,不過要到 1968 年 4 月他們合作的第二套交響曲全集 --- 西貝流士交響曲全集才全部完成,在這近兩年的日子倒是有不少樂壇大事值得在此談談...。

 

首先,在 1966 年 3 月同樣來自美國的指揮家伯恩斯坦( 48 歲 )第一次指揮偉大的維也納愛樂,他在此停留到 4 月,伯恩斯坦除了在國立歌劇院指揮威爾第最後的歌劇作品《法斯塔夫》外,DECCA 及 CBS 這兩家唱片公司沒有錯過此一千載難逢的配對機會,CBS 先將帥氣的伯恩斯坦“借給”DECCA,讓他指揮維也納愛樂為 DECCA 錄製馬勒的《大地之歌》、莫札特第 36 號交響曲及第 15 號鋼琴協奏曲,而 DECCA 則以尊貴的維也納愛樂做為回報,在伯恩斯坦指揮下為 CBS 錄製威爾第的《法斯塔夫》,嗯,真是公平且公正的交易...,只不過伯恩斯坦早在 1958 年 9 月便擔任紐約愛樂的音樂總監,他當一方之霸都當了七年半才輪的到和維也納愛樂合作,而馬捷爾 34 歲便和該團錄音,雖說他是史上最年輕登上拜魯特指揮台的指揮家( 1960 年,那年他 30 歲;此紀錄時至今日已整整半個世紀,仍未被打破喔!),但當時馬捷爾嚴格說並沒有其它傲人的資歷,他卻總能比伯恩斯坦早一步在歐陸站穩腳步,是實力還是機運呢?


 

莫札特:第 36 號交響曲及第 15 號鋼琴協奏曲 / 伯恩斯坦 指揮 維也納愛樂 / Decca

馬勒:《大地之歌》 / 伯恩斯坦 指揮 維也納愛樂 / Decca

 

 

其次,維也納雖說是最具傳統的音樂之都,但其大門卻始終為願為音樂奉獻一切的人們而敞開...,而且無論年齡及種族;就在馬捷爾以「出生於法國」+「在美國長大」+「年僅 34 歲」+「無顯赫樂團經歷」等條件指揮維也納愛樂錄音後,只比馬捷爾晚一點...,另一位「出生於印度」+「在維也納學習音樂」+「25 歲出任一支北美交響樂團總監( 加拿大蒙特利爾交響樂團 )+「26 歲同時接掌另一支北美交響樂團( 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 )+「年僅 29 歲」的指揮家 --- 祖賓.梅塔( Zubin Mehta, 1936 -  )也在 1965 年開始指揮維也納愛樂錄音( 見左圖,曲目是頗有深度的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DECCA ),梅塔的成就可一點也不遜於馬捷爾,他後來還當了以色列愛樂、紐約愛樂、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的音樂總監,對了,梅塔比馬捷爾小六歲,但在國際樂壇有舉足輕重的紐約愛樂音樂總監一職上,他可是比馬捷爾早上 24 年贏得此職務,英雄出少年應該就是這個意思...。【左圖便是梅塔首次與維也納愛樂錄音的 LP 唱片封面( DECCA ),曲目是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瞧!29 時的梅塔多麼俊美,時任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的他,其眼神多有說服力,不是嗎?】


梅塔在維也納音樂院的同學 --- 義大利指揮家阿巴多( Claudio Abbado, 1933 -  )實力與機運亦不差,他於 1965 年受卡拉揚之邀在薩爾玆位音樂節上第一次指揮這支名門樂團( 曲目為馬勒第二號交響曲《復活》),隨後於隔年五月阿巴多開始與維也納愛樂為 DECCA 進行商業錄音( 曲目為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 ),阿巴多曾於 1986 年到 1991 年出任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他與維也納愛樂的關係自然親密無比,阿巴多頗受團員們的愛戴,這對組合留下的名碟不少,這些錄音深受樂迷們衷心的喜愛...。


貝多芬:第二號、第五號交響曲 /  阿巴多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G

莫札特:第 20 及 21 號鋼琴協奏曲 / 顧爾達 獨奏,  阿巴多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G

柴可夫斯基:第四號交響曲 /  阿巴多 指揮 維也納愛樂, DG


說到同學,請容我再補充一下 --- 梅塔和阿巴多在維也納音樂院還有一位同學也很有名,那便是指揮家兼鋼琴家巴倫波英,雖然巴倫波英貴為巴黎管弦樂團( 1975 - 1989 )、芝加哥交響樂團( 1991 - 2006 )及柏林國立歌劇院總監( 1992 - 迄今 ),也是拜魯特的常客,但他和維也納愛樂的關係卻始終熱絡不起來( 是的,我知道他曾指揮 2009 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至少在這本“維也納愛樂錄音全記錄:1905 - 1989 ”的專書中,並未收集到任何巴倫波英與維也納愛樂的錄音資料,連擔任鋼琴獨奏也沒有過喔!


 

那一個大師擅場的年代...

 

在咱台灣...指揮家馬捷爾的忠貞粉絲似乎不太多,但無論您是以什麼理由特別喜歡或不喜歡馬捷爾,您都必需同意 --- 馬捷爾真的生活在一個老大師們仍擅場的黃金年代,也因此他的指揮藝術和現今其它指揮後輩相較,還真的裹著一層淡淡金光。

 

就在 1964 年馬捷爾完成其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到完成西貝流士交響曲全集的 1968 年為止,很難相信維也納愛樂竟同時還和那麼多傳奇巨匠合作錄音...,這些傳說中的大師有克爾堤斯、蕭堤、漢斯舒密伊瑟斯泰德( Hans Schmidt-Isserstedt1900-1973 )、克利普斯、貝姆、巴克豪斯、巴畢羅里等人,如何,是不是大師雲集...,而馬捷爾,活生生來自那個 綻放金光 的年代,吾人怎可不對他多投注些關愛眼神,您說是嗎?

 


終成一家之言的七零年代...

 

延續著六零年代的熱情與光茫,上世紀七零年代是唱片錄音史上最輝煌的時代,有趣的是馬捷爾在這十年與維也納愛樂的錄音卻出奇的少,整個十年僅留下下列錄音 ---

 

Tchaikovsky:“Manfred”Symphony / DECCA / 1971

● Berlioz:“Roméo et Juliette”/ DECCA / 1972

● Bruckner:Symphony No.5 / DECCA / 1974 ( LP 封面見左圖 )

● Tchaikovsky:Suite No.3 / DECCA / 1977

 

是的,全部的錄音就只有這些...,咦!那這十年馬大師都在幹些什麼事?放心,正值壯年的馬捷爾在國際樂壇攻城掠地的步伐從未停歇,他在 1972 年接掌美國克利夫蘭管弦樂團音樂總監的職務,因此這段時間他的錄音多與該團合作,馬捷爾與克利夫籣管弦樂團的錄音不少,這些錄音的音響效果頗佳 ,其中有不少是音響發燒友的必敗名盤,但真正能打動資深樂迷的佳釀卻相對不多...,這對好不容易執掌一支偉大的、一支來自偉大的塞爾( George Szell, 1897 - 1970 )親自調教的樂團的馬捷爾來說,這種一家之言的杯底似乎沈澱著濃濃苦味...。

 

塞爾接掌克利夫籣管弦樂團令符長達 25 年之久,他用嚴峻來追求完美,塞爾帶領克利夫籣管弦樂團留下無數令人玩味再三的名碟,從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布拉姆斯、德弗乍克,一路到華格納...,1970 年塞爾逝去後樂團音樂總監的職務空了兩年才由時年 42 歲的馬捷爾接手,嚴格說,德奧作品是塞爾指揮藝術的核心,但這些作品卻必未是馬捷爾的保留曲目,雖然馬捷爾雖和克利夫籣管弦樂團的錄音不少,亦留下不少佳作,但受好評的多非德奧作品,這對塞爾及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的樂迷們來說,絕對是件憾事...。

 

艾爾嘉:大提琴協奏曲 / Lynn Harrell, Cello / 馬捷爾 指揮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 / DECCA。

R. 史特勞斯:《唐璜》、《死與變容》 / 馬捷爾 指揮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 / CBS。

雷史畢基:《羅馬之松》、《羅馬的節日》/ 馬捷爾 指揮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 / DECCA。

普羅高菲夫:《羅密歐與茱麗葉》/ 馬捷爾 指揮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 / DECCA。

法雅、比才、柴可夫斯基等人的管弦音樂 / 馬捷爾 指揮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 / TELARC。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 / 馬捷爾 指揮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 / DECCA。


雖然馬捷爾在克利夫蘭的任期要到 1982 年才結束,但馬大師在維也納的人氣卻日益增高,1980 年起他一連七年受邀指揮維也納一年一度的新年音樂會,除了早年克勞斯和 Willi Boskovsky 二人外,馬捷爾是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次數最多的指揮家( 他還另指揮了 1994 年、1996 年,1999 年及 2005 年的演出 );此外,馬捷爾也曾率領維也納愛樂旅行演出,左圖這張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及舒伯特第八號交響曲《未完成》的 LP 便收錄他與維也納愛樂 1980 年 11 月於日本名古屋及東京兩地音樂會的實況( CBS ),坦白說,以現場演出的標準來看,本片算是水準之上的演出。

 

1981 年馬捷爾先後指揮維也納愛樂錄製了德弗乍克第八號交響曲( DG )、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與貝多芬《威靈頓的勝利》( CBS ),而在這兩張專輯的錄製的兩個月空檔,維也納愛樂則和卡拉揚錄製普契尼歌劇《杜蘭朵》( DG )、與蕭堤灌錄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偉大》( DECCA),外加與貝姆為 R. 史特勞斯的歌劇影片《Elektra》錄音...,看來不只牛仔很忙,維也納愛樂這群“國王們”的樂團也始終很忙...【註】。

 

【註:“維也納愛樂那群國王們”一詞見“古典大師 --- 指揮談指揮”一書,世界文物,1994】


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 --- 馬大師捷爾

 

1982 年,馬捷爾被任命為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 以一個美國人的身份能坐上這個 R. 史特勞斯、馬勒、貝姆及卡拉揚等大師曾坐過的寶座,真將馬捷爾的聲望推上高峰...,不過維也納音樂圈向來以爭鬥及紛亂聞名,馬勒、貝姆等人都曾被迫離開劇院,連手腕及人脈一流的卡大師在那兒也未必罩得住,我不知道當年馬捷爾和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簽下多 少年的合約,但我知道才三年( 1984 年 )他便離開此一職務( 馬捷爾同年轉任美國匹茲堡交響樂音樂總監,他在這個位子上一直待到 1996 年,其前任總監是普烈文,接任者是楊頌斯 ),印象中好像沒見過那位歌唱家或樂團團員在回憶錄或訪談中有特別提到馬捷爾在 維也納的表現...,雖然馬捷爾結束與國立歌劇院的關係,但他仍維持和維也納愛樂的錄音及演出,新年音樂會仍由他挑大樑,直到 1987 年卡拉揚接手,才結束其在新年音樂會中“一人獨大”之場景( 馬捷爾共指揮過 11 屆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上世紀八零年代是指揮家卡拉揚人生最後十年,在這段最後的歲月中,卡大師和其費盡心思終於到手的樂團 --- 柏林愛樂 --- 因女豎笛家莎賓梅耶( Sabine Meyer, 1959 -  )的去留問題大動肝火,也因而晚年的他和維也納愛樂的關係反更加親密...,包括伯恩斯坦和朱利尼、阿巴多、杜南依、梅塔、馬克拉斯、李汶、普烈文、慕荻、蕭堤、西諾波里等老中青三代指揮家也都積極指揮維也納愛樂發片,因此馬捷爾雖也和該團錄了不少唱片,但除了一套馬勒交響曲全集外,我懷疑有多少人在乎馬大師到底還和維也納愛樂錄了那些作品...。

 

馬捷爾和維也納愛樂的馬勒交響曲全集完成於 1989 年,天知道馬勒等這套全集出現等到墓木已栱,因為這可是維也納愛樂第一套馬勒交響曲全集啊( 由此可見維也納對馬勒真的不夠友善...)!其實除了馬勒交響曲全集外,維也納愛樂第一套西貝流士及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也都是和馬大師合作完成的,這些全集什麼都好,唯一的遺憾是絕少出現馬迷、西迷及柴迷的唱片架上...。

 

對了,馬捷爾還是有一套的,1982 年 10 月 4 日他剛和維也納愛樂完成馬勒第五號及第六號交響曲的錄音( for CBS ),次日,這對組合便忙著進度,要在三天內錄完德弗乍克的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 for DG ),這種游走於兩大唱片公司之間,大玩恐佈平衡遊戲的本事,大概只有馬捷爾做的到,真的...。


現場與錄音判若二人的大師?

 

相信常聽音樂會的朋友肯定有這種經驗 --- 欣賞某些音樂家的藝術,一定要親臨現場,因為光憑錄音是無法再現其力道及氣度變化,更不用說那些突如其來的吉光片羽... ( 這句話反過來說,便成為 ---  欣賞某些音樂家的藝術,真的可以,最好不要...親臨現場,因為他們的音樂是靠錄音室經無數剪接和後置始成...) --- 這種唱片真的無法重現其偉大的指揮家,我自己的實戰經驗,首推羅馬尼亞指揮家柴利畢達克( Sergiu Celibidache, 1912 - 1996 )與慕尼黑愛樂的演出,81 年 10 月 1 日我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聽了他們演奏的布魯克納第四號交響曲《浪漫》,那真是無法被記錄、被複製的龐大及偉大...( 至少我在柴利畢達克的唱片中絲毫找不到此一令人臣服的力量 ),我雖不是馬捷爾的粉絲,但現場與錄音判若二人的大師,他應可入列...。

 

我想以兩張唱片來說服大家接受我的看法 --- 左圖上為馬捷爾指揮維也納愛樂於 1968 年灌錄 R. 史特勞斯的交響詩《唐吉軻德》( DECCA / Emanuel Brabec, cello / 此君當時是維也納愛樂的大提琴首席 ),左下則為梅塔指揮洛杉磯愛樂於 1974 年的同曲錄音( DECCA / Kurt Reher, cello ),這兩唱片錄音錄音時兩位指揮家恰同為 38 歲,梅塔的《唐吉軻德》錄音很棒,他很能將洛杉磯愛樂獨有的音色發揮地淋漓盡致,是一個能讓大多數人輕易喜愛並接受的演出,而少數有保留的批評,則認為梅塔的 R. 史特勞斯略嫌浮燥,在一味表現動態及音色之餘,欠缺對主角內在的詮釋的情感...;馬捷爾的版本則展現不同層次的浮燥,乍聽之下會令人有些不耐,那是因為馬捷爾為了強化表情同時維持節奏,他不刻意強化維也納愛樂低音部的表現,這種低音部收的略快的演出方式在現場演出並不會造成觀眾不悅,因為樂團的低頻仍是飽滿豐沛的,但透過錄音在音響上聽,確實比較不安,且不那麼討喜...,馬捷爾理智明快的音樂美學能擄獲柏林、維也納、克利夫蘭、巴黎、紐約等地樂迷的心,卻在錄音這頭踢到鐵板,是因為他的美學在現場與錄音判若二人的緣故嗎?我只聽他三場演出,還說不準,不過日本樂評曾多次對馬捷爾提出相近看法,您以為呢?

 

【大師一生精明,迄今仍是大家搶著要的大師,不知道他看到前文...,...,...,應很不以為然吧?哈!】


More 馬捷爾在薩爾玆堡

 

馬捷爾在歐洲成名甚早,畢竟人家在 30 歲便踏上拜魯特的指揮檯,這可不是普通人可享有的際遇...,比較少人知道的是,相較於拜魯特,馬捷爾其實和薩爾玆堡音樂節的關係更為親密【馬捷爾 1960 年在拜魯特指揮六場《羅恩格林》,1968 年及 1969 年則各指揮兩套《指環》,合計指揮 22 場次...1963 年到 2001 年間,馬捷爾共出席了 21 屆的薩爾玆堡音樂節,並留下高達 116 場的演出紀錄。

 

1963 年 8 月於薩爾玆堡的 Kleines Festspielhaus( 這是一處比 Grosses Festspielhaus 小的劇院 ),年僅 33 歲的馬捷爾首度於薩爾玆堡音樂節登台,他指揮捷克愛樂演出巴哈的第四號布蘭登堡協奏曲、莫札特第三號小提琴協奏曲及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臭屁的是莫札特小提琴協奏曲是由馬捷爾同時擔任指揮與獨奏...,那年年輕的他還指揮維也納愛樂演出五場歌劇( 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和兩場音樂會( 其中一場為紀念奧地利導演萊因哈特( Max Reinhardt, 1873 - 1943 )的特別音樂會,此君和詩人兼劇作家霍夫曼斯塔( Hugo von Hofmannsthal, 1874 - 1929 )及作曲家兼指揮家理查•史特勞斯( Richard Strauss, 1864 - 1949 )同為爾玆堡音樂節的創辦人 )

 

在長達 21 屆的演出中,馬捷爾共指揮了包括莫札特的《費加洛婚禮》、《後宮誘逃》和《宮喬望尼》,以及貝多芬《費黛里奧》、義大利作曲家 Luciano Berio, 1925 - 2003 的《Un re in Ascolto》、理查•史特勞斯《玫瑰騎士》和《Elektra》、威爾第《唐卡羅》與《法斯塔夫》、華格納《崔斯坦與依索笛》等歌劇作品, 還在此指揮維也納愛樂、捷克愛樂、法國國家管弦樂團、匹玆堡交響樂團及巴伐利亞廣播義交響樂團等樂團,馬捷爾另曾為《達夫尼與克羅伊》及《火烏》兩齣芭蕾 提供伴奏( 1983 年 ),2001 年,他更以 71 歲高齡和與鋼琴家布朗夫曼( Yefim Bronfman, 1958 -  )在音樂節上演出布拉姆斯三首為小提琴及鋼琴的奏鳴曲( 也就是女小提琴家慕特今年訪臺的曲目 )..., 從馬捷爾在薩爾玆堡的活動記錄看來,他的曲目和活力實在寬廣地令人佩服...。


【前兩天在友人處看巴倫波音指揮兼獨奏貝多芬五首鋼琴協奏曲的藍光 DVD,片中巴倫波音蒼老的厲害,滿頭稀疏白髮,邊指揮邊彈琴,忙得不可開交,友人突然問我兩個問題 ---

「喂!這時巴倫波音幾歲?」「2007 - 1942 = 65,他 65 歲。」我答道。

「那我們台灣有沒有鋼琴家 65 歲還能彈貝多芬全部的鋼琴協奏曲? ...」

這個我可答不出來了...,咱台灣大師這麼多,所以...應該有吧...,有人可以告訴我嗎?】


More 柏林的廣播交響樂團...

 

左圖為馬捷爾指揮柏林廣播交響樂團錄製韓德爾《皇家煙火》及《水上音樂》的唱片封面( PHILIPS ),馬大師曾於 1964 年到 1975 年間出任該團首席指揮。

 

這支位於西柏林,由美軍一手規劃的樂團創立於 1946 年,最早的名字叫“RIAS-Symphonie-Orchester ”( RIAS 為 Radio In the American Sector 之縮寫 ),由匈牙利指揮家弗利柴( Ferenc Fricsay, 1914 - 1963 )擔任首任首席指揮( 左下為弗利柴指揮舒曼第一號交響曲之 LP,唱片封面便標明樂團為 RIAS Symphony Orchestra, Berlin ),1956 年該團更名為柏林廣播交響樂團( 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 Radio-Symphonie-Orchester Berlin ),1993 年再更名為柏林德意志交響樂團( Deutsches Symphonie-Orchester Berlin );該團的團史雖不長,但請來的首席指揮都算是 A 咖( 或如今都已成為 A 咖 ),先是弗利柴( 1948 - 1954;1959 - 1963 ),再是馬捷爾( 1964 - 1975 ),再是義大利指揮家夏伊( Riccardo Chailly, 1953 -  ;1982 - 1989 )、阿胥肯納吉( Vladimir Ashkenazy, 1937 -  ;1989 - 1999 )、美國指揮家肯特長野( Kent Nagano, 1951 -  ;2000 - 2006 ),2007 年則由德國指揮家梅玆馬赫( Ingo Metzmacher, 1957 -  )接掌迄今。

在東西德分治的時期,其實在東柏林也有支名曰「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樂團,其全名為“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 Rundfunk-Sinfonieorchester Berlin”,該團成立於 1923 年,歷任首席指揮包括約夫姆、柴 利畢達克等人,現任首席指揮為波蘭指揮家亞諾夫斯基( Marek Janowski, 1939 -  ),來自網路的資料顯示,樂團可是給亞諾夫斯基一張終身的合約喔!

 

在兩德統一之前,這兩支「柏林廣播交響樂團」較勁意味濃濃,統一後為避免紛擾,先成立的就地合法,後成立的只好改名...( 我瞎猜的啦!),如今「柏林廣播交響樂團」指的便是前東柏林,歷史較久的那支廣播交響樂團...。

 


More 柏林的廣播交響樂團!!???

 

匈牙利指揮家塞爾( George Szell, 1897 - 1970 )有張企鵝三星帶花的名盤 --- R. 史特勞斯的《最後四首歌》( 舒瓦玆柯芙主唱, 1965 年, EMI ),唱片封面上註明演出樂團為 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我好像沒認真想過到底是東柏林還是西柏林的「柏林廣播交響樂團」,有人想過這個問題嗎?

 

我找到的答案是...西柏林的「柏林廣播交響樂團」,不過證據相當間接 --- 我在 Google 上打入「George Szell」,然後進入 WIKIPEDIA 的塞爾文章,文內有“Discography”一欄,欄內列舉塞爾的重要錄音,其中便包含這張《最後四首歌》,樂團註明為 Radio-Symphonie-Orchester Berlin,我把它點下去,出現的是西柏林的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資料,所以該片的 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為西柏林的「柏林廣播交響樂團」...,有人有更直接的方法可以證明這點的嗎?


More 波蘭指揮家亞諾夫斯基

 

左圖應是我手頭上唯一一張波蘭指揮家亞諾夫斯基的 LP 封面,這張由英國 ASV 唱片公司發行的黑膠唱片收錄了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及《悲劇》序曲,演出樂團為皇家利物浦愛樂管弦樂團( LP:DCA 547;R. 1985 年 )...;亞諾夫斯基的指揮風格向來以簡潔流暢聞名,他除了是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終身首席指揮外,亞諾夫斯基同時還兼任瑞士羅曼德管弦樂團的音樂總監( 任期為 2005 年到 2010 年,不過由於深受團員及觀眾愛戴,其合約最近被延展到 2015 年 ),他在北美亦頗有人氣,與匹玆堡交響樂團有密切合作關係( 他曾指揮該團為 Penta Tone classics 唱片公司錄了不少唱片,其中包括一套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 )

 

對了,問我為何會買本片 --- 布拉姆斯這首第二號交響曲是我最喜愛的作品之一( 請見「版本原來是這回事」,順道一提,剛剛算了一下,家中 LP 櫃內本曲的版本己進步到 25 個...), 所以只要有趣的錄音我都不願放過...,亞諾夫斯基與皇家利物浦愛樂管弦樂團的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雖然樂團的音色不算厚實,但各聲部的平衡感很棒,銜接的相當緊湊俐落, 還真出乎意外的好,是一個相當吸引人的演出,這個組合在 ASV 應也有留下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嗯,列入個人下回收藏目標...,不會有人和我搶吧...?


More 馬捷爾與愛樂管弦樂團

 

在整理本文的同時,我新買到一張馬捷爾指揮愛樂管弦樂團的 LP --- R. 史特勞斯的《查拉斯圖此斯說》( EMI ),此一組合的錄音您知道多少?

 

我翻了手上“Philharmonia Orchestra:complete discography 1945 - 1987”一書,馬捷爾於 1962 年 6 月首度與愛樂管弦樂團合作錄音,他們在一個月內錄了包括 R. 史特勞斯的《查拉斯圖此斯說》、《狄爾的惡作劇》,墨索斯基的《展覽會之畫》及德布西《牧神午後》前奏曲等兩張 LP( 時間上較指揮維也納愛樂早...),不過他們下次合作得等到 1971 年 3 月,曲目為 R. 史特勞斯的《死與淨化》和柴可夫斯基《Francesca da Rimini》( Decca 發行 ),6 月則錄了拉威爾的《波烈露》及《圓舞曲》( EMI ),同年 10 月還錄了普羅高菲夫的第三號鋼琴協奏曲( Margalti 獨奏 )和墨索斯基《展覽會之畫》( Decca )。

 

1972 年 3 月錄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Margalti 獨奏, Decca ),這年 10 月馬捷爾錄了他與愛樂管弦樂團最廣為人知的錄音 --- 柴可夫斯基鋼琴協奏曲全集( 共三首,由俄國鋼琴家吉利爾斯獨奏, EMI ),往後這對組合的重心移往歌劇( 沒錯,是歌劇 ),1976 午他們錄了馬斯奈的歌劇《泰倚思》 、普契尼的《修女》,外加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與《女低音狂想曲》,1977 年還錄了普契尼的歌劇《外套》,1978 年則以普契尼的《 蝴蝶夫人》及包括《唐懷瑟》在內的華格納序曲集結束錄音方面的合作關係。

 

 R. 史特勞斯:《查拉斯圖此斯說》/ 馬捷爾 指揮 愛樂管弦樂團 / 1962, EMI

普契尼:歌劇《修女》 / 馬捷爾 指揮 愛樂管弦樂團 / 1976, CBS

普契尼:歌劇《外套》 / 馬捷爾 指揮 愛樂管弦樂團 / 1977, CBS

 

邊寫邊聽 32 歲的馬捷爾是如何建構 R. 史特勞斯的《查拉斯圖此斯說》...,馬捷爾曾說世上只有三個指揮家能永保職業水準,一位是卡拉揚,另一位是蕭堤,最後一位當然是他自己...,由本片聽來,難怪馬捷爾如此有自信,他讓愛樂清楚明白、有條不惑地歌唱,對一位年僅 32 歲的指揮還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啦!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樣壞,心中默想...這個演奏說不定是沾了卡拉揚的光,是他將愛樂調教地如此光滑溫順,卡拉揚與愛樂錄的《玫瑰騎士》不是千古名盤嗎?卡拉揚和愛樂說不一定也有《查拉斯圖此斯說》的錄音...,為了還馬捷爾清白,我查了“Feom Adam to Webern:the recordings of von Karajan”一書,結果如下 ---

 

 

卡拉揚共留有三套《查拉斯圖此斯說》的錄音( 哇!我正好都有 LP...),分別是 1959 年指揮維也納愛樂( Decca )、1973 年與 1982 年指揮柏林愛樂( DG )...,因此馬捷爾這個《查拉斯圖此斯說》的好可真是憑自己的實力呢( 事實上此一《查拉斯圖此斯說》是愛樂管弦樂團此曲目的第一次錄音,截至 1989 年為止,愛樂管弦樂團只錄過本曲兩次,另一次是在 1983 年,由法國指揮家普萊特(  Georges Prêtre, 1924 -  )指揮愛樂為 RCA 唱片公司灌錄...)


More 馬捷爾與柏林愛樂管弦樂團...

 

1989 年 7 月柏林愛樂管弦樂團音樂總監卡拉揚辭世,當時馬捷爾據傳是熱門的接班人選之一,雖然最後柏林愛樂音樂總監的寶座被義大利指揮家阿巴多拿下,但馬捷爾無疑已是當時最棒的指揮家( 之一 )...。

 

我知道馬捷爾很早就指揮柏林愛樂錄音,但「很早」是指多早?好啦!我承認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如今藉著整理本文的機會逼自己做功課,我找的資料是“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iscography:1913 - 1980”( compiled by Michael H. Gray ),花了一整個週一的上午,收獲不少 ---

 

話說 DECCA 及 EMI 在上世紀六零年代分別提供維也納愛樂及愛樂管弦樂團供年輕的馬捷爾錄音,當時馬捷爾最被人稱著的便是“第一個登上拜魯特的美國指揮家”及“拜魯特最年輕的指揮家”兩大資歷,這兩項傲人的資歷皆被這兩家唱片公司詳實記載在 LP 唱片的封底上,當作宣傳唱片的賣點,在此,我得讚揚 DECCA 和 EMI 的共同競爭對手 --- DG 唱片公司,因為早在 1957 年,馬捷爾年僅 27 歲,DG 便提供柏林愛樂供馬捷爾錄音...,除非馬捷爾踏上拜魯特的指揮台是 DG 運作的( 有沒有這個可能呢?),否則他們更懂慧眼識英雄的道理。

 

雷史畢基:《羅馬之松》等 / 馬捷爾 指揮 柏林愛樂 / DG, 19581。

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 / 馬捷爾 指揮 柏林愛樂 / DG, 1959。

孟德爾頌:第四號及第五號交響曲 / 馬捷爾 指揮 柏林愛樂 / DG, 1961。

 

1957 年 DG 以白遼士、柴可夫斯基和普羅高菲夫三位作曲家的同名作品 ---《羅密歐與茱麗葉》--- 揭開馬捷爾和柏林愛樂合作之序幕( 當時以兩張 LP 發行 ),1958 年這對組合錄了雷史畢基的《羅馬之松》等管弦樂作品( 唱片封面見上圖左 )和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我不知道唱片市場對前述唱片反應如何,但馬捷爾和柏林愛樂仍持續 為 DG 錄音,1959 年錄了布拉姆斯第三號交響曲、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 上圖中 )、舒伯特第四及第八號交響曲,1960 年則錄製柴可夫斯基第四號交響曲、孟德爾頌第四號《義大利》及第五號交響曲《宗教改革》( 上圖 右 ),1961 年僅錄了舒伯特第五及第六號交響曲的錄音。1962 年 3 月,在錄完舒伯特第二及第三號交響曲後,馬捷爾下次指揮柏林愛樂錄音要在 17 年( 1979 年 )之後( 曲目是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Gidon Kremer 獨奏, DG ),對照錄音時間點看來,應是 1962 年 3 月後馬捷爾轉與 EMI 簽約,所以才在該年 6 月開始指揮愛樂管弦樂團為 EMI 錄音...。

 

每次聽馬捷爾與柏林愛樂的早期錄音,都會佩服「青年馬捷爾」的才氣與灑脫,此時的馬大師沒有「中年馬捷爾」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無聊,亦不見「老年馬捷爾」的狂大及匠氣,有興趣的朋友可找 DG 有套“LORIN MAAZEL
Complete Early Berlin Philharmonic Recordings 1957 - 1962”的專輯來聽( DG 000289 477 5254 7, 8 CD ),應不會令人失望才對。

 

八零年代馬捷爾又開始指揮柏林愛樂為 DG 錄音,曲目包括拉赫曼尼諾夫的交響曲全集和《交響舞曲》、白遼士《哈諾德在義大利》和傑林斯基( Alexander von Zemlinsky, 1872-1942 )的《抒情交響曲( Lyric Symphony, op. 18 )》( 見左圖 )等作品,這些錄音雖說不俗,但對我的吸引力反不若早期的錄音,是大師理智太過,還是我老了呢?

 

【如果說馬捷爾六零年代與維也納愛樂合作期間和那麼多「DECCA 幫」的巨匠有...同唱片公司之誼,那他在柏林愛樂時期的「DG 幫」同僚名單亦不遑相讓...,這些 DG 大師包括貝姆、卡拉揚、享德密特、弗利柴、約夫姆、卡爾.李希特、肯培夫、庫貝利克等人,因此說馬捷爾真是來自那個綻放金光的黃金年代的大師,可不是說說而已...。】


More 如今的馬捷爾...

 

2009 年,馬捷爾...紐約愛樂音樂總監的職務被年輕的吉伯持(  Alan Gilbert, 1967 -  ) 所取代,如今年已八十高齡的馬大師尚能飯否?

 

指揮這行,大師是愈老愈芬芳,最新的消息顯示,馬捷爾 --- 這位來自古典唱片的黃金年代,碩果僅存的,可能也是出場費最高的指揮大師 --- 將在 2012 年起接任知名的慕尼黑愛樂首席指揮之職務...,這支柴利畢達克曾帶領過 17 年( 1979 - 1996 )的樂團在老大師死後諸事不順,先是請了水土不服的美國指揮家李汶接任首席指揮,最近又和有“德國希望”之稱的現任首席指揮堤勒曼...有些...不快,最後只好請馬大師出馬穩定軍心,這件事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我倒是記得當年柴利畢達克批評馬捷爾的一句話,真不知如今看到馬捷爾即將接掌自己親兵消息的柴利畢達克在墳墓裡做何感想,對了,當年柴利畢達克對馬捷爾的批評是...“兩歲的孩子卻滿口康德”,很猛吧!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