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不說您可能不知道 ---

二次大戰後三十年,國際樂壇其實是由一群“頭文字K的黑幫所掌控著...


維也納國立歌劇院

柏林愛樂管弦樂團

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

慕尼克愛樂管弦樂團

捷克愛樂管弦樂團

芝加哥交響樂團

愛樂管弦樂團

巴黎管弦樂團

維也納交響樂團

皇家愛樂管弦樂團

利物浦愛樂管弦樂團

德勒斯登愛樂管弦樂團

柏林國家歌劇院

蘇聯國家交響樂團

德勒斯登國家歌劇院

漢堡愛樂管弦樂團

柯芬園歌劇院

芬蘭廣播交響樂團

奧斯陸愛樂管弦樂團

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波士頓交響樂團

大都會歌劇院

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

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

BBC 交響樂團

科隆歌劇院

布達佩斯歌劇院

莫斯科愛樂管弦樂團

舊金山交響樂團 

倫敦交響樂團

邦貝格交響樂團

布拉格交響樂團 ...


是的,您可能不相信 --- 上述洋洋灑灑的樂團清單在二次大戰後的三十年內其指揮檯儘被一群“頭文字 K的黑幫們所掌控著,事實上,雖歷經多年考證,當年被這群“頭文字 K黑幫所掌控的樂團迄今仍族繁不足備 載,已曝光的成員包括指揮家克倫貝勒( Klemperer )、庫納佩布許( Knappertsbusch )、卡拉揚( Karajan )、克利普斯( Krips )、凱伯拉特( Keilberth )、克勞斯( Krauss )、肯培( Kempe )…等,他們是近代樂壇最強悍的黑幫,黑暗勢力無人可檔...


關於“頭文字 K”的由來

 

在 EMI 唱片百週年專刊( Since Records Began -- EMI --The First 100 Years, 1997 )中提及 --- 二次大戰戰後唱片事業蓬勃發展,一群名字“K”開頭的指揮家們為此著力甚深...;大戰結束於上個世紀的 1945 年,當時除了 EMI 旗下的“K”頭指揮家外,還另有一大票“K”開頭大師盤據著世界諸多音樂廳與歌劇院的指揮臺,我們姑且以“頭文字 K”稱呼這些大師,然後在時光隧道中畫一條分界線,以戰後三十年為界,瞧瞧到底有多少“頭文字 K”的大師盤佔了多少座指揮臺。

 

對了,為崇尚敬老尊賢的傳統美德,“頭文字K黑幫清單的排名由資深往資淺排列, 並簡附若干美美的 LP 封面潤飾一番。


庫塞維茨基

( Serge Koussevitzky, 1874 - 1951 )

說來有點不好意思,我對“K 帮”最資深的大老庫塞維茨基最早的記憶係來自指揮家伯恩斯坦的傳記( 他是伯恩斯坦的老師 ),出生及受教於俄國的庫塞維茨基在俄國革命後出走西方,1924 年受邀擔任美國波士頓交響樂團一職,這個位子他一待就是 25 年,其間他和該團至少為 100 部作品完成世界首演,波士頓交響樂團一向以高超的演奏能力及高貴圓潤的音色傲視美國樂壇,庫塞維茨基實居首功。

 

他與波士頓交響樂團為 RCA 錄製不少經典作品,其貝多芬第五與第九號交響曲的錄音被譽為該團團史上的 瑰寶,其音色及緊湊宏大詮釋風格很難和印象中的美國樂團掛上等號,另一張庫塞維茨基同樣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的唱片 中還收錄了拉赫曼尼諾夫的練聲曲( Vocalise,管弦樂版 )及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The Battle of Kershenetz,選自其歌劇“隱城基特玆與少女的故事(Legend of the Invisible City of Kitezh and the Maiden )”的第三幕,這兩段短曲真的很好聽,顯現庫塞維茨基 卓越的品味。

 

一位俄國音樂家卻在美國撰寫傳奇,指揮過的樂團至少有倫敦愛樂BBC 交響樂團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等。


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 / 波士頓交響樂團, RCA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 波士頓交響樂團, RCA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 / 波士頓交響樂團, RCA ( 錄於 1944 年 11 月 )


庫納佩布許

( Hans Knappertsbusch,1888 - 1965 )

以我的角度來看,德國指揮家庫納佩布許是“K 幫”中最傳奇最孤癖但最幸福的大師,此話怎說,大師逝世已 41 年,迄今仍有忠貞粉絲將他落落長的生平全記錄( 包含音樂會時間、地點、合作樂團、曲目等資訊 )一筆一筆 key 上網供人分享,庫納佩布許音樂上的魅力可見一般。【詳見:http://www.syuzo.com/kna-archiv/kna-concert.html

 

庫納佩布許生前曾攻佔過指揮臺的樂團依序有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慕尼黑愛樂維也納交響樂團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柏林國立歌劇院邦貝格交響樂團蘇黎世音樂廳管絃樂團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巴黎音樂院管絃樂團布萊梅愛樂科隆 WDR 管絃樂團巴黎國家歌劇院史卡拉歌劇院北德廣播交響樂團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柏林德意志歌劇院司圖加特廣播交響樂團等;有段日子我以為庫納佩布許只指揮德奧曲目,後來才知道除了巴哈、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布拉姆斯、布魯克納、華格納及理查•史特勞斯外,他偶爾也指揮柴可夫斯基、李斯特及羅西尼,庫納佩布許是戰後重建拜魯特聲譽的大師,他共出席 13 屆拜魯特慶典,指揮包括 7 套“指 環”及 55  場“帕西法爾”在內的 95 場演出,連他的天鵝之歌也在這兒唱的“帕西法爾”呢!

 

看完大師的生平全記錄,我的心得是:1, 庫納佩布許還真是位堅貞的歌劇指揮家,他一生中有大半日子是待在歌劇院內( 他生涯至少指揮 42 套“指環”及 145 場“帕西法爾”...);2, 當時國際旅遊應不如今日熱絡,劇院內觀光客比例應不高,那時的人們真的高水平且愛樂,為了聆聽大師,連“帕西法爾”/都可以成為熱門曲目,庫納佩布許實在太神了...。


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 / 柯爾榮鋼琴 / 維也納愛樂, DECCA

 

貝多芬:“費黛里奧” / 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Westminster (  庫納佩布許在西敏寺還有布魯克納及華格納的錄音 )

華格納:“帕西法爾” / 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 DECCA / LONDON  ( 此為 1951 年拜魯特現場之名演 )

 


克倫貝勒

( Otto Klemperer, 1885 - 1973 )

克倫貝勒無疑是大家所熟悉的指揮家,有個有趣的現象 --- 許多樂迷滿手克倫貝勒的唱片,但他們大多忘記他可是位源自上上世紀的大師,比老貝姆大九歲,甚至比卡拉揚大 23 歲,人家可是 1885 年次的吔...,夠資深了吧!( 為何他會給樂迷此印象?倒不是克倫貝勒有張俊美的娃娃臉,而是他活得夠久,大多數錄音皆能以立體聲發行,感覺因而幼齒不少 )

 

克倫貝勒憑著自己的努力及馬勒的推薦進入布拉格德國歌劇院漢堡歌劇院,然後擔任克羅爾劇院總監,1933 年為躲避納粹迫害遠走美國,他當過洛杉磯愛樂總監,並客席費城管弦樂團紐約愛樂等美國樂團,1946 年返歐後由布達佩斯歌劇院出發,然後接掌英國的愛樂管弦樂團( 在他任內改名為新愛樂管弦樂團 ),對了,克倫貝勒曾於五零年代初期遠赴加拿大指揮蒙特利爾交響樂,他在機場重重了一跤,為此他著實休養了好一陣子。

 

生性堅毅、脾氣不佳且命運坎坷的克倫貝勒大半輩子都在漂泊,在知名製作人李格提攜下為 EMI 留下許多傳世錄音( 這些錄音多指揮其親兵(新)愛樂管弦樂團),唱片中的克倫貝勒曾和巴黎職業音樂家管弦樂團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柏林愛樂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匈牙利廣播樂團RAI 杜靈管弦樂團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維也納愛樂瑞士羅曼德管弦樂團柯芬園劇院北德廣播管弦樂團BBC 交響樂團斯德哥爾摩愛樂Gurzenich 管弦樂團拉慕魯(( Lamoureux )管絃樂團等樂團合作,經歷多采豐富。


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 本片錄於 1955 年,僅單聲道發行,入選留聲機百大唱片 )

馬勒:第二號交響曲 / 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DECCA

 

馬勒:第二號交響曲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法朗克:D 小調交響曲 / 新愛樂管弦樂團, EMI ( 本片是克倫貝勒最煽情的演出之一 )

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貝多芬:“費黛里奧”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這兒提供一個“K 幫”內部的趣聞供大夥兒參考 ---

 

以色列愛樂管弦樂團自創團以來始終以高品質的演出與血統純正自傲,同樣具有猶太身份的克倫貝勒有沒有和他們合作過呢?答案還是沒有。不過他們確曾接觸過,以色列愛樂的經理 Haftel 曾告訴李格一段往事:

克倫貝勒的姊姊定居在以色列,他至少拜訪過她兩次,有次克倫貝勒向 Haftel 毛遂自薦,表達願與以色列愛樂合作的意願,那次短暫會晤的對話如下:

 克倫貝勒問道:「Haftel 先生,這是我第二次到訪以色列,我已是一位廣為人知的猶太裔藝術家,為何您從不曾邀請我指揮您的樂團?」

 Haftel 答曰:「克倫貝勒先生,這是因為您選擇加入羅馬天主教,所以對我們而言,您已是異教徒。」

 克倫貝勒不甘地追問:「但我的猶太裔同行,指揮家庫塞維茨基( Serge Koussevitzky, 1874-1951 )也曾受洗過,但他為何可以在這兒指揮您的樂團,甚至帶領他們到美國旅行演出?」

Haftel 幽幽的說:「沒錯,可是庫塞維茨基先生並不支薪。」

這下可打到克倫貝勒的痛處,他只好自我解嘲地說:「我想我仍是個道地的猶太佬,這種事我可不幹。」


克勞斯

( Clemens Krauss, 1893 - 1954 )

自 1922 年出任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助理指揮起,奧地利指揮家克勞斯的名聲始終和這座劇院及維也納愛樂牽 絆在一塊兒,他是現今已成例行公事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創始人。在咱 NSO 新的理查•史特勞斯樂季專書“發現理查•史特勞斯”中對克勞斯在詮釋理查•史特勞斯的成就推崇不已,說他的“英雄生涯”是「看穿了史特勞斯堂皇音樂外在底下藏著的瑣碎與滑稽...。」

 

克勞斯循著那個時代指揮家慣有的道路逐步成長,在經歷 Brunn、Stettin、Graz 等地區劇院的歷練,克勞斯終於成功於法蘭克福歌劇院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柏林國立歌劇院拜魯特慶典英國柯芬園劇院及南美等地劇院登臺,而唱片中的克勞斯指揮過的樂團則有維也納愛樂維也納交響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倫敦愛樂管弦樂團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柏林愛樂史卡拉管弦樂團司圖加特廣播交響樂團邦貝格交響樂團等, 坦白說,我覺得我對克勞斯的成就瞭解有限,在他與維也納愛樂合作灌錄的“英雄生涯”中,我聽見集最高級的甜美、戲謔、華麗及形變於一身的樂音,對不起,我的功力只能聽到這兒,人家《新新聞》雜誌副社長楊照還聽出”克勞斯捕捉到了史特勞斯作品中特別的矛盾...,克勞斯聽到了自己內心的笑聲,而且將笑聲送進了他指揮的樂曲中。克勞斯和史特勞斯基本上是同一個時代,現代主義洗禮下的現代人,他們內在有著時代變異帶來的空洞、犬儒。為了抗拒自己內在的空洞、犬儒,所以史特勞斯要寫「英雄」,因為洞悉了那空洞、犬儒的巨大力量,所以克勞斯將《英雄的生涯》的輕浮與矛盾凸顯了出來...( 見“發現理查•史特勞斯一書 )。唉!我想我還得更用心聽音樂,還有,改天得去探探人家用的是什麼牌子的音響,怎可唱出這麼多東西...。


理查•史特勞斯:“英雄生涯” / 維也納愛樂, DECCA ( 本片錄於 1952 年 )


老克萊巴

( Erich Kleiber, 1890 - 1956 )

和他兒子世人熟知的小克萊巴( C. Kleiber, 1930 - 2004 )一樣,老克萊巴也是位道地的歌劇指揮家,他出生於維也納,受教於布拉格音樂院,曾任柏林國立歌劇院總監,並客席德國諸多劇院,老克萊巴同時指揮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等管弦樂團,納粹掌權後他選擇出走,最後落腳在南美的阿根廷,指揮哥倫布歌劇院哈瓦那交響樂團,戰時政治立場清白的老克萊巴在戰後倍受期待地返德,現今他留給我們錄音大多是從此開始的。

 

唱片中的老克萊巴還指揮過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比利時國家管弦樂團北德廣播管弦樂團南德廣播管弦樂團西德廣播管弦樂團倫敦愛樂斯德哥爾摩愛樂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慕尼黑愛樂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捷克愛樂柏林廣播交響樂團NBC 管弦樂團阿根廷的 Colon 劇院管弦樂團巴伐利亞國立管弦樂團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智利國家管弦樂團等,看起來老克萊巴在世時可比他兒子活躍,演出曲目也豐富許多,不過有一點兒子倒是強過老子的 --- 老克萊巴也是指揮華格納的好手,但際遇使然,他從未在拜魯特登臺過,而小克萊巴曾於 1974 年連續三年受邀,共演出 15 場“崔斯坦與依索笛”。


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 / 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DECCA

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 / 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DECCA

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 / 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DECCA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 維也納愛樂, DECCA

莫札特:”費加洛的婚禮“ / 維也納愛樂, DECCA

理查•史特勞斯:“玫瑰騎士” /   維也納愛樂, DECCA


克萊茨基

( Paul Kletzki, 1900 - 1973 )

克萊茨基原籍波蘭,知道他大名的人不少,但知道他“K 幫”資歷竟比卡拉揚來得深的人可能不多( 是的,他比卡拉揚年長八歲 )...,其實早在 1932 年克萊茨基便曾指揮柏林愛樂錄音,許多資深樂迷都同意 --- 如果他不是身處大師洋溢的年代,克萊茨基在音樂及錄音上成就將更受矚目...。

 

由於克萊茨基的行踪掌握不易,我只能透過錄音回溯他曾踏過的指揮臺;克萊茨基的錄音不少,曲目也廣,他可是留有貝多芬交響曲全集錄音的大指揮家( 能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便算大師嗎?以某個角度來看...,是的 ),在唱片中與克萊茨基合作過的樂團除了柏林愛樂外,還有英國的愛樂管弦樂團捷克愛樂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皇家愛樂丹麥廣播交響樂團蘇聯國家交響樂團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慕尼克愛樂瑞士羅曼德管弦樂團維也納愛樂達拉斯交響樂團以色列愛樂華沙愛樂皇家斯德哥爾摩愛樂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等,克萊茨基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由 SUPRAPHON  發行( 他指揮捷克愛樂為 SUPRAPHON 留下許多珍貴錄音 ),他在 EMI 的錄音則與愛樂管弦樂團、維也納愛樂、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及以色列愛樂搭檔,在 DECCA 的合作對象轉為瑞士羅曼德管弦樂團。

 

克萊茨基的貝多芬交響曲錄音除了樂團線條略嫌纖細外,其靈巧及樸實樂風下蘊含的高貴氣質很令人激賞;他的馬勒頗優但鮮被人提及,對了,來,猜猜克萊茨基被樂迷最廣泛收藏的唱片是那一張?答案是...錄於 1960 年,與愛樂管弦樂團合作,義大利鋼琴家波里尼擔任獨奏,入選留聲機百大唱片的...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別說您忘了本片指揮是克萊茨基...。


貝多芬:第二號交響曲 / 捷克愛樂, SUPRAPHON

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 波里尼鋼琴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馬勒:第一號交響曲 / 維也納愛樂,  EMI


寇特玆

( Efrem Kurtz, 1900 - 1995 )

某天某二手 LP 目錄上用粗字標示一張他們好不容易收到的 EMI 名盤( ASD 271 ) --- 小提琴家曼紐因擔任獨奏的柴可夫斯基“天鵝湖”組由,買下後才發現該曲由俄國指揮家寇特兹指揮,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寇特兹的名字...。

 

俄國指揮家寇特兹受教於聖彼德堡音樂院,後又到柏林學習,21 歲即指揮柏林愛樂,曾出任司圖加特愛樂總監,並與舞團合作指揮不少芭蕾音樂,隨後到美國發展,客席北美不少樂團,受邀擔任休士頓交響樂團總監,寇特兹於 1955 年首次指揮愛樂管弦樂團為 EMI 錄音,並客席利物浦愛樂,1966 年返俄繼續其指揮事業;“K 幫”大師我數他最不熟,只能透過有限的罐頭音樂認識他,寇特兹將普羅高菲夫及蕭士塔高維契的第一號交響曲逗在一起是很有創意的組合, 他讓受教於“K 幫”後輩卡拉揚的愛樂管弦樂團大鳴大放,真的直爽無比,至於與小提琴家曼紐因合作的唱片,他也絕非只是稱職的伴奏,樂音中可留有深度呢!


孟德爾頌、布魯赫:小提琴協奏曲 / 曼紐因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普羅高菲夫、蕭士塔高維契:第一號交響曲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柴可夫斯基:“天鵝湖”組曲 / 曼紐因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孔維玆尼

( Franz Konwitschny, 1901 - 1962 )

儘管事隔多年,到現在我還記得我第一張孔維玆尼唱片的由來 --- 當年還是學生的我向英國某二手 LP 公司訂了一批唱片,其中有套華格納“漂泊的荷蘭人”的唱片被唱片行老闆寄丟了,事後他補寄一套他自己的珍藏送我,這套唱片迄今仍是我唱片櫃內的珍寶 --- 由孔維玆尼指揮柏林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偉大的男中音費雪•狄斯考(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1925 -  )演唱荷蘭人,更特別的是逝的傳奇男高音溫德利希( Fritz Wunderlich, 1930-1966 )在裡頭也軋了一角,暗示您...不是年輕獵人艾瑞克,而是有點給它不起眼...劇中還被駡的舵手,這樣的歌手組合讓本版本顯得格外彌足珍貴( EMI SLS 760 )。

 

德國指揮家孔維玆尼曾在司圖加特、法蘭克福及漢諾瓦等地劇院任職,並出任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東柏林國立歌劇院及英國柯芬園指揮;唱片中的孔維玆尼主要合作的對象是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其它合作過樂團有柏林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萊比錫廣播交響樂團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柏林廣播交響樂團捷克愛樂維也納交響樂團邦貝格交響樂團布拉格廣播交響樂團巴伐利亞國家管弦樂團等, 劇院出身的孔維玆尼指揮管弦音樂走的是厚實的路子,他頗受獨奏家歡迎,是小提琴家大衛•歐斯拉夫很信任的指揮家,的華格納 倍受好評,但孔維玆尼終身未曾受邀到拜魯特演出過...。


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 / 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 fontzna

 

舒曼:交響曲全集 / 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 PHILIPS

 

巴哈及韋瓦第:双小提琴協奏曲 / 大衛•歐斯拉夫父子 / 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 DGG

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 / 大衛•歐斯拉夫 / 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 HELIODOR

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 / 大衛•歐斯拉夫 /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DGG

華格納:“漂泊的荷蘭人” / 柏林國立歌劇院, EMI ( 封面上的荷蘭人是男中音費雪•狄斯考 )


克利普斯

( Josef Krips, 1902 - 1974 )

音樂之都維也納是世上音樂家密度最高的城市,但出生於維也納的指揮家似乎不多( 或許和當地對指揮家向來苛刻有關...),克利普斯,道地出生於維也納的指揮家,他可比卡拉揚大六歲喔!

 

克利普斯被歸類為劇院出身的指揮家,他曾在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柯芬園歌劇院大都會歌劇院登場,1962 年在拜魯特指揮過兩場“名歌手”,1954 年起先後出任美國的水牛城愛樂舊金山交響樂團首席指揮。

 

克利普斯事實上頗具觀眾緣,其錄音不少,但現今只有在 DECCA、PHILIPS、EMI 等大唱片公司的錄音較被樂迷熟悉,與克利普斯合作錄音的樂團有倫敦交響樂團( 貝多芬交響曲全集 )維也納節慶管弦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維也納愛樂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柏林節慶管弦樂團蘇黎世音樂廳管絃樂團法國國家管弦樂團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愛樂管弦樂團倫敦愛樂皇家愛樂紐約愛樂空中交響樂團( Symphony of the Air Orchestra )RCA 交響樂團加拿大 CBC  交響樂團芝加哥抒情歌劇院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以色列愛樂等;克利普斯的莫札特已被許多樂迷所珍藏,其實他的舒曼、舒伯特及布拉姆斯同樣水準甚高,對了,克利普斯從未與柏林愛樂管弦樂團合作過,以他當時在德奧樂壇的活躍度,這點頗耐人尋味,還有,如果我手頭上的資料沒錯,克利普斯的最後音樂會在 1973 年 12  月 8 日,地點在其出生地維也納,他和維也納愛樂演出了莫札特的“安魂曲”,以此曲告別,貝姆應很羨慕克利普斯吧!


貝多芬:交響曲全集 / 倫敦交響樂團, Murray

 

莫札特:第 21、36 號交響曲 / 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PHILIPS

舒曼:第一及第四號交響曲 / 倫敦交響樂團, DECCA / LONDON

 


卡拉揚

(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 - 1989 )

唉! 指揮家卡拉揚在黑幫中絕對是教父級的人物,他在樂壇的地位還真是前無古人且後無來者,沒有人會疑懷他呼風喚雨的能力,但成名後的卡拉揚很挑,他指染過的樂團還真不算多 --- 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柏林國立歌劇院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柯隆廣播樂團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史卡拉歌劇院琉森節慶管弦樂團巴黎管弦樂團愛樂管弦樂團羅馬 RAI 管弦樂團 、RAI 多靈管弦樂團柏林 RIAS 管弦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大都會歌劇院NHK 交響樂團紐約愛樂等 。

卡拉揚劇院經歷豐富,但似乎很少人提及他在此方面的成就,除了大量錄音將古典音樂親民化兼普及化外,卡拉揚其實對管弦樂團合奏能力的演進有劃時代的貢獻,在下圖理查•史特勞斯、柴可夫斯基及德弗乍克的錄音中將證實這一切。


巴拉基列夫( Balakirev ):第一號交響曲 / 愛樂管弦樂團, EMI ( 本片編號為 33CX 1002,是英國哥倫比亞唱片公司是第二張 LP )

普契尼:“蝴蝶夫人”/ 維也納愛樂, DECCA

 

 

普契尼:“波西米亞人” / 柏林愛樂, DECCA

 

 

理查•史特勞斯:“死與淨化”、“變形” / 柏林愛樂, DG

柴可夫斯基:“羅密歐與萊麗葉”、“胡桃鉗”/  柏林愛樂, DG

柴可夫斯基、德弗乍克:弦樂小夜曲/  柏林愛樂, DG


凱伯拉特

( Joseph Keilberth, 1908 - 1968 )

德國指揮家凱伯拉特最近成為話題人物,因為他 1955 年在拜魯特指揮的“指環”直到今日才首度發行,而且是 CD 及 LP 同步發行,害我煩燥迄今...,以某位音樂家友人的信仰來看 --- 凱伯拉特是位修得正果的音樂家,因為他有幸陣亡在指揮臺上,而害死他的曲目是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依索笛”...。

 

我是聽了凱伯拉特指揮的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開始迷戀他,他的“英雄”在直接果決中仍帶著浪漫氣息,他的莫札特、德弗乍克、華格納、理查•史特勞斯及韋伯的錄音也有相近的風格,一種上一代大師獨有的個人印記。

 

唱片中的凱伯拉特曾指揮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邦貝格交響樂團漢堡愛樂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斯圖加特 Reichssenders 管弦樂團柏林愛樂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法國國家管弦樂團斯德哥爾摩廣播交響樂團科隆西德廣播交響樂團斯圖加特廣播交響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維也納愛樂慕尼黑愛樂漢堡國立歌劇院布拉格德國愛樂管弦樂團南德廣播交響樂團柏林國立歌劇院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漢堡廣播交響樂團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等樂團錄音,1965、1966 及 1968 年凱伯拉特曾赴日客席 NHK 交響樂團 ,那應是大師和亞洲最親近的接觸。


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 / 漢堡愛樂, TELEFUNKEN

 

德弗乍克:第九號交響曲 / 邦貝格交響樂團, TELEFUNKEN

 

莫札特:第 40、41 號交響曲 /  邦貝格交響樂團, TELEFUNKEN

雷格:莫札特變奏曲等 / 漢堡愛樂 / 邦貝格交響樂團, TELEFUNKEN

理查•史特勞斯“阿卡貝拉” / 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 DG

 

韋伯:“魔彈射手” / 柏林愛樂, EMI

 


肯培

( Rudolf Kempe, 1910 - 1976 )

德國指揮家肯培原本學双簧管,是由樂團出身的指揮家,曾任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總監,他在歌劇的領域成就非凡,先後於大都會歌劇院柯芬園歌劇院、拜魯特、巴塞隆納、維也納等地劇院登臺,也擔任過慕尼克愛樂蘇黎士音樂廳管弦樂團BBC 交響樂團總監與英國皇家愛樂終身指揮等職務。

 

雖然肯培並不汲汲於錄音,但他留下的唱片可不少,由於肯培的音樂極具深度及活力,因此即使已逝世 30 年他的錄音再發行率仍高( 例如 Testament 便幾乎重發他在 EMI 的所有錄音 ),且倍受樂迷珍聆。唱片中肯培合作過的樂團除前述者外還包括柏林愛樂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維也納愛樂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杜`廣播交響樂團邦貝格交響樂團愛樂管弦樂團倫敦交響樂團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等,他在拜慶特慶典的經歷十分乾脆,1960 到 1963 年間共排出十套“指環”及 1967 年另七場“羅恩格林”,合計 47 場演出,肯培在 EMI 與維也納愛樂維也納劇院( Theater an der Wien )留有一套很棒的“羅恩格林”錄音( 錄於 1962 - 1963 年), 說真的,他所有的唱片我都想聽,對了,肯培與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的理查•史特勞斯管弦樂作品全集當年以四套 LP 發行,那可是入選留聲機雜誌百大唱片的名盤。


貝多芬:序曲集 / 柏林愛樂, EMI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 / 柏林愛樂, EMI

理查•史特勞斯:管弦樂作品全集 /  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 EMI

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 / 曼紐因 / 柏林愛樂, EMI

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 / 柏林愛樂, EMI

華格納:“羅恩格林”/ 維也納愛樂, EMI


孔德拉辛

( Kyril Kondrashin, 1914 - 1981 )

孔德拉辛可能是最具國際知名度的俄國指揮家,但這都要歸功美國鋼琴家范克萊邦,此話怎說?1958 年第一屆柴可夫斯基鋼琴大賽由范克萊邦奪冠,時值美蘇冷戰,年輕的范克萊邦頓時成為民族英雄,而決賽時担任樂團指揮的孔德拉辛也隨之獲益 --- 他隨范克萊邦回到美國,為少年英雄將決賽時彈奏的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和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搬到美國再指揮一次( 讓美國人再爽一次...),孔德拉辛是冷戰後第一位到訪美國的蘇聯指揮家,他那年赴美和范克萊邦合作的柴可夫斯基和拉赫曼尼諾夫的錄音短時間内便賣了一百多萬張...。

 

1960 年孔德拉辛出任莫斯科愛樂總監,他一手將該團的演出能力提升到國際水平,並因此受邀到柏林指揮柏林愛樂;1978 年 12 月,孔德拉辛利用客席荷蘭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之便尋求政治庇護,蘇聯隨即將孔德拉辛在俄境除名,並停止他之前所有錄音的發行,孔德拉辛 --- 這個俄國不名譽的名字,但西方卻有無數觀眾期待他的演出。

 

唱片中的孔德拉辛指揮過蘇聯國家交響樂團莫斯科廣播交響樂團蘇聯電視廣播大樂團莫斯科青年管弦樂團列寧格勒愛樂波修瓦劇院捷克愛樂維也納愛樂芝加哥交響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布拉格廣播交響樂團北德廣播交響樂團費城管弦樂團RCA 交響樂團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NHK 交響樂團空中交響樂團法國國家管弦樂團,投奔自由前後的孔德拉辛樂風差不大,但 他自己說過他曾担心西方樂團會不習慣他對音樂的專制,但後來孔德拉辛反倒覺得西方樂團的團員喜歡接受個性強烈的指揮,對他的意圖十分專注且積極的予以回應。1981 年 3 月 7 日孔德拉辛接替臨時弗袖而去的指揮家鄧許泰特指揮北德廣播交響樂團於阿姆斯特丹的演出,不料音樂會後竟因心臟病發而去逝,他最後指揮的作品是 --- 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


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 / 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PHILIPS

德弗乍克:第三號交響曲 / 維也納愛樂, DECCA

蕭士塔高維契:第七號交響曲 / 莫斯科愛樂, EMI

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 / 范克萊邦 / 空中交響樂團, RCA

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 范克萊邦 / 空中交響樂團, RCA

李斯特:第一、二號鋼琴協奏曲 /  李希特/ 倫敦交響樂團, PHILIPS


庫貝利克

( Rafael Kubelik, 1914 - 1996 )

捷克指揮家庫貝利克 20 歲那年首度登上捷克愛樂的指揮臺,隨後出任祖國布爾諾劇院捷克愛樂總監,1948 年逃離赤化的捷克,從此在歐美發光發熱,先後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柯芬園歌劇院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大都會歌劇院總監一生活得精彩。

 

罐頭音樂中的庫貝利克同樣有趣、多產,且倍受樂迷期待,連早已成例行公事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他老兄硬是可以找九支頂級樂團各自完成一曲( 當時唱片內頁寫著:為反映出貝多芬九首交響曲在音樂及精神層面的相對性,我們透過九支交響樂團在本質上的不同來表現這些作品...),他的德弗乍克、史麥塔那、布拉姆斯與馬勒更是一錄又錄再錄,甚至在威爾第及華格納的歌劇作品表現也頗具深度;庫貝利克除上述親兵外,他還曾和維也納愛樂柏林愛樂巴黎管弦樂團波士頓交響樂團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克利夫蘭管弦樂團以色利愛樂BBC 交響樂團布拉格交響樂團英國格萊德堡歌劇節( Glyndebourne Festival )皇家愛樂愛樂管弦樂團皇家利物浦愛樂法國國家管弦樂團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維也納交響樂團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斯德哥爾摩愛樂史卡拉歌劇院RAI 杜靈管弦樂團 科隆廣播交響樂團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瑞典廣播交響樂團英國室內樂團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紐約愛樂丹麥廣播交響樂團等 樂團合作過,庫貝利克曾分別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1965 及 1975 年 )及捷克愛樂( 1991 年 )訪日,在日本他的人氣仍不減; 庫貝利克雖成功攻陷世上一流音樂廳與歌劇院,他自己也創作了幾齣歌劇,但他始終未受邀到拜魯特指揮。1950 到 1953 年間庫貝利克出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總監,他率該團為 MERCURY 唱片公司錄了包括“我的祖國”及“展覽會之晝”等名曲,由於錄音品質優良,當時還被為年度最佳發燒片呢!


史麥塔那:”我的祖國“全曲 / 芝加哥交響樂團, MERCURY ( 錄於 1952 年 12 月 )

史麥塔那:”我的祖國“全曲 / 維也納愛樂, DECCA ( 錄於 1958 年 4 月 )

史麥塔那:”我的祖國“全曲 / 波斯頓交響樂團, DG ( 錄於 1971 年 3 月 )

史麥塔那:”我的祖國“全曲 / 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ORFEO  ( 錄於 1984 年 5 月 )

莫索斯基:”展覽會之畫“ / 芝加哥交響樂團, MERCURY ( 錄於 1952 年 4 月 )

貝多芬:交響曲全集 / 九大樂團 , DG

 


庫貝利克版的貝多芬九大交響曲由大師欽點了九支一流樂團搭檔演出,其名單如下:第一號:倫敦交響樂團;二號: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柏林愛樂;四號:以色列愛樂;五號:波士頓交響樂團;六號:巴黎管弦樂團;第七:維也納愛樂;八號:克利夫蘭管弦樂團;九號: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凱格爾

( Herbert Kegel, 1920 - 1990 )

我在此承認 --- 凱格爾入選“K 幫”純粹是我個人運作的結果,特別是在聽完他的貝多芬第七號交響由及卡爾•沃夫的“布籣詩歌”後,更堅定他在我心中的大師地位。

 

出生於德勒斯登的凱格爾二次大戰後留在東德發展,曾任萊比鍚廣播交樂團德勒斯登愛樂的首席指揮,整個指揮生涯幾乎都和這兩支樂團緊密相聯,1980 年起凱格爾幾乎年年出訪日本( 1987 年除外 ),除了客席 NHK 交響樂團東京都交響樂團Nagya 愛樂日本愛樂大阪愛樂等日本樂團外,他還曾率德勒斯登愛樂訪日,凱格爾是東德樂壇重要人物,兩德統一時他謎般地舉槍自盡,為自己的傳奇畫下句點,雖然他現在在德國也已漸被樂迷遺忘,不過日本人仍念著他,在厚實音色中維持樂團平衡及活力的功力讓凱格爾的唱片在日本依舊受到重視。

 

唱片中的凱格爾還指揮過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柏林交響樂團柏林國立歌劇院,下次看到他的唱片別忘了買張來聽聽。


貝多芬:交響曲全集 / 德勒斯登愛樂, CAPRICCIO

莫札特:彌撒曲 / 萊比鍚廣播交樂團, PHILIPS

卡爾•沃夫:“布籣詩歌” / 萊比鍚廣播交樂團, PHILIPS


科斯勒

( Zdenek Kosler, 1928 - 1995 )

對捷克指揮家科斯勒的第一印象來自他為 NASOX 唱片灌錄的德弗乍克斯拉夫舞曲( CD:8.550143,錄於 1987 - 1988 年,本片是該公司少數令人側目的佳作 ),後來又買到他同樣指揮斯洛伐克愛樂的德弗乍克第八號交響曲,他在馬替奴、史麥塔那及德弗乍克等捷克作曲家的演奏風格和傳統捷克指揮名家塔里希( Vaclav Talich, 1883 - 1961 )、庫貝利克( Rafael Kubelik, 1914-1996 )及科斯勒的老師安舍爾( Karel Ancerl, 1908-1973 )相較,科斯勒的樂風清新明快許多,別具感染力,因此受邀加入咱“K 幫”。

 

柯斯勒的成名可追溯自 1963 年他和前柏林愛樂總監阿巴多共同赢得紐約米特羅普羅斯( Mitropoulos prize )指揮大獎並得以待在紐約愛向伯恩斯坦樂學習開始,他的指揮經歷除了布拉格國家歌劇院布拉格交響樂團捷克愛樂斯洛伐克國家歌劇院斯洛伐克愛樂等捷克樂團外,還包括柏林喜歌劇院及歐洲、北美、日本等地的樂團及劇院;柯斯勒的錄音多集中在捷克作由家的作品, 他在 SUPRAPHON 唱片公司錄有馬替奴的大提琴協奏曲集,其唱片封面設計之成熟與華麗是同時期東歐唱片少見的,NASOX 還另發行他指揮莫札特與威爾第的“安魂曲”及理查•史特勞斯的音詩等,樂團仍為斯洛伐克愛樂管弦樂團。


馬替奴:第一號大提琴協奏曲 / 捷克愛樂, SUPRAPHON

馬替奴:第二號大提琴協奏曲 / 布拉格交響樂團, SUPRAPHON

德弗乍克:第八號交響曲 / 斯洛伐克愛樂, SUPRAPHON


克爾提斯

( Istvan Kertesz, 1929 - 1973 )

匈牙利指揮家克爾提斯依循“K 幫”前輩們的傳統 --- 他也是位劇院出身的指揮家,克爾提斯先由布達佩斯歌劇院幹起,一路走進漢堡、法蘭克福、西柏林、奧格斯堡及科隆歌劇院,隨後開始客席歐美等地樂團,這些樂團包括芝加哥交響樂團以色列愛樂倫敦交響樂團愛樂管弦樂團維也納愛樂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瑞士羅曼羅管弦樂團柯芬園歌劇院邦貝格交響樂團匈牙利愛樂柏林愛樂柏林廣播交響樂團奧格斯堡市立管弦樂團底特律交響樂團等。

 

由於克爾提斯積極投入錄音事業,名號算是同輩中的佼佼者,樂迷們大都知道他指揮倫敦交響樂團灌錄的德弗乍克交響曲是難得的佳作,其實克爾提斯也極受維也納愛樂、芝加哥交響樂團及以色列愛樂的團員和觀眾愛載,44 歲大師不幸溺斃,去世前他才剛和維也納愛樂錄完布拉姆斯第三號交響曲,唱片發行時 LP 內頁唱片公司副總裁特別修文如下 ---

 

早逝的指揮家克爾提斯辭世前剛與維也納愛樂完成布拉姆斯交響曲的全集錄音(  此指1972 - 1973 年間完成的第, 三及四號交響曲錄音,第二號交響曲則取用先前 1964 年的錄音 ),由於第三號交響的演奏時間未能填滿整張唱片,我們決定將剩餘的時間補上同一作曲家的作品 -- 海頓主題變奏曲;按克爾提斯的既定行程,他應在本樂季末( 1972 / 73 樂季 )回到維也納進行錄音,而這首“海頓主題變奏曲”錄音將做為樂季的終結,怎奈命運卻奪走這位年輕指揮家的生命。

 

 維也納愛樂曾與克爾提斯共同完成許多錄音,在他不幸溺斃的消息傳出後,維也納愛樂馬上向我們公司( DECCA / LONDON )傳達他們對大師敬意,在愛與尊重的氣氛中,這支偉大的樂團決定以沒有指揮的方式來完成他們與年輕大師的最後錄音在我的經驗中這是獨一無二的敬意,而我們公司也在同一時間對大師表達最高敬意,克爾提斯高水平的演出和眾多優良錄音已博得全西方世界對他的讚美。


布拉姆斯:第三號交響曲 / 維也納愛樂, DECCA

德弗乍克:交響曲全集 / 倫敦交響樂團, DECCA

德弗乍克:安魂彌撒 / 倫敦交響樂團, DECCA

高大宜:哈利亞諾斯組曲 /  倫敦交響樂團, DECCA

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 /瑞士羅曼羅管弦樂團, DECCA

董尼才悌:”唐帕斯夸萊“ / 維也納歌劇院管弦樂團, DECCA


 

卡穆

 

( Okko Kamu, 1946 -  ) 

在 DG 的 LP 封底是如此介紹芬蘭指揮家卡穆的 ---

 

卡穆,1946 年 3 月 7 日出生於芬蘭赫爾辛基,1969 年於柏林贏得卡拉揚國際指揮大賽首獎,他的父親是赫爾辛基市立交響樂團的低音大提琴手,八歲時父親教他識譜;卡穆後來就讀於西貝流士音樂院,師事 Onni Subonen 學習小提琴,1964 年卡穆以老師的名字組成 Subonen 弦樂四重奏,並出任首席,他們演出的曲目從海頓直到魏本,此一四重奏團讓卡穆在成為指揮家之前便有豐富的演出經驗。

 

卡穆的指揮是自學而成的,他先被任命為赫爾辛基芬蘭歌劇院的指揮,1968 年先後指揮“蝙蝠”及“茶花女”,隨後成為瑞典斯德哥爾摩歌劇院客席指揮,隔年卡拉揚國際指揮大賽的獲獎讓他有機會指揮英國室內樂團為英國 BBC 廣播公司錄影及指揮巴登•巴登廣播 Sudwestfunk 交響樂團演出,並首度得到錄音合約,自此卡穆開始受到樂壇注目,隨後受邀指揮柏林愛樂RIAS 交響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洛杉磯愛樂芝加哥愛樂( 請相信我,唱片封底是如此寫的 )赫爾辛基愛樂及市立交響樂團以色列愛樂BBC 交響樂團新愛樂管弦樂團等,其足跡還包括斯德哥爾摩、奥斯陸,甚至在布拉格之春音樂節上與布拉格愛樂合作演出,1971 年他將展開一趟廣泛的俄國行...。【 出處:DG 2530 021 】

 

其後卡穆一帆風順,1970 年到 1977 年出任祖國芬蘭廣播交響樂團指揮,1975 年到 1979 年任奥斯陸愛樂首席指揮,1979 年到 1990 年任赫爾辛基愛樂首席指揮,並曾於美國大都會歌劇院及英國柯芬園歌劇院登臺,卡穆曾任新加坡交響樂團赫爾辛基廣播交響樂團洛桑管弦樂團等樂團的客席指揮,他與臺灣最親近的接觸發生在 2006 年,今年八月他率亞洲青年管弦樂團( Asian Youth Orchestra )訪臺 ,演出包括莫札特第 25 號交響曲及馬勒第四號交響曲等作品,可惜在國內樂壇似乎未造成轟動...。

 

除了 DG 外,卡穆在 EMI、NASOX、Finlandia、Ondine 等唱片公司皆留有錄音,他與柏林愛樂合作的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的 LP 封面上還貼有註明卡穆是 1969 年卡拉揚指揮大賽優勝的貼紙,和卡拉揚諸多同曲錄音相較,卡穆樂風平淡平順卻別具風味,似乎是對天上掉下來的錄音合約及這支偉大的樂團充滿敬意。


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 / 柏林愛樂, DG

西貝流士:第三號交響曲 / 赫爾辛基廣播交響樂團, DG

西貝流士:管弦樂作品集 / 赫爾辛基廣播交響樂團, DG


More 存在 EMI 唱片中的“K 幫”大師

 

開“頭文字 K”這個詞起源的 EMI 唱片,到底有多少位“K 幫”大師於其中?戰後 EMI 為發行唱片創立了愛樂管弦樂團,曾指揮該團錄音的“K 幫”指揮家有卡穆、卡拉揚、肯培、克爾堤斯、克倫貝勒、克萊茨基、孔德拉辛、克利普斯、克貝利克、寇特玆等人,寫著寫著才發現 --- 原來 EMI 唱片公司竟是“K 幫”的大本營。


More 貝多芬和華格納與“K 幫”...

 

現在古典唱片市場低靡不振,指揮家們錄音合同大減,能錄套貝多芬交響曲發行實屬不易...,請問 --- “K 幫”中有多少大師錄過貝多芬交響曲全集?我找得到的資料顯示,曾錄過的有:克倫貝勒、克萊茨基、孔維玆尼、克利普斯、卡拉揚、凱伯拉特( 不過他為 TELEFUNKEN 的全集只有第一到第八號,第九號則為在日本指揮 NHK 交響樂團的實況錄音 )、肯培、庫貝利克、凱格爾,高中籤率突顯出“K 幫”大師較其它英文字母開頭的大師之卓爾不凡...;“K 幫”曾受邀到華格納聖殿拜魯特登場的有庫納佩布許、卡拉揚、凱伯拉特、克勞斯、肯培、克利普斯等人,有人問:「咦!小克萊巴不也到過拜魯特,你怎沒把他列入“K 幫”中呢?」,1975 年時小克萊巴的名銜或許還沒響天震地,但人家在 1974 年便己於拜魯特登臺,怎說也頗有名氣...,我忘了當時我為何執意不把小克萊巴加入“K 幫”中,或許他和別人實在太不相同,也或許是太崇拜他老爸了...。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