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 來自音樂國度俄羅斯的知名樂團

她 --- 最高的價票高達新臺幣 3,000 元( 約 90 塊美金 )

她 --- 很有空,可以全臺灣走透透,一連演奏 16 場

她 --- 古典流行通吃

從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一直到星際大戰、歌劇魅影...

她 --- 的名全叫“莫斯科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

她 --- 外國的月亮,她 --- 不見得比較圓...


外國月亮...真的比較圓!

忘了是 8 月底或 9 月初,南方客户宋先生告訴我有一個俄國樂團將在 10 月初來高雄演出,我興沖沖地約了一堆友人購票, 購票時只知該團名曰“莫斯科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 Russian Philharmonia Symphony Orchestra of Moscow)”,而該演出由財團法人高雄市立交響樂團文化藝術教育基金會主辦...,我在 9 月聽高市交演出時市交團長還向在場的觀眾以“高市交的年度大戲”之讚譽來推銷這場演出...,有此一高雄最高文化藝術機構之背書,我自是非常期待,但聽完該團 10 月 1 日及 2 日於高雄文化中心的兩場演出,唉!我想我不是老了便是 EQ 變高了,外國月亮,果真比較圓!


外國月亮...真的比較圓!

10 月 1 日莫斯科俄羅斯愛樂以“蕭士塔高維契百歲誕辰慶祝音樂會”為題為高雄市民帶來蕭士塔高維契的“慶典序曲”、“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及“第五號交響曲”等三個曲目,由加拿大 籍指揮家班奈特( Dwight Bennett )指揮...,咱只談第五號交響曲“革命”就好,我查了一下,在這之前我至少現場聽過 Moscow State SO、Russian State PO、State Symphonic Kapelle of Moscow 等三支俄國樂團演奏過本曲,我發現該團團員及指揮對本曲似乎...不夠熟( 請原諒我的措詞,但這已是花了兩張打完折一共 3,400 元外加可能老了或 EQ 變高後的我最溫和的指控...),第一、三、四樂章都有明顯、破壞熟悉本曲的愛樂人聆樂情緒的...不小心或不專心的失誤...,OK, 音樂方面的抱怨到此為止,次日的“史特拉底瓦里名琴名曲之夜”我也聽了,不在此做任何...說明,中場休息看到高市交團長到處和人握手,唉!或許外國月亮比較圓只有他知道...。


外國月亮...真的比較圓?

 

我要開始抱怨了,抱怨和演出和音樂無關的東西,引發我抱怨的緣由十分有趣 --- 話說花了 100 元買節目單的我發現...節目單中對這團名曰“莫斯科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的團史介紹只到 2003 年 12 月,而且居然沒有列出現任樂團團長( 或音樂總監或首席指揮 )到底是誰,好似該團沒有頭頭似的...( 以一個如此有身價的樂團,這點可能可以申請金氏記錄...),還有,將節目單翻了又翻,主辦單位忘了將演出團員名册附在堶,這點對演出者是很不尊重的...( 事後我才知道該團始終未提供名册...,聽說好像似乎可能...一直在湊人,所以直到行前還不能...,因此這點要還主辦單位公道 )。

 

 

上面的抱怨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聽完 10 月 2 日的演出後開始認真上網查該團資料,我發現該團...正港愛臺灣,他們竟要在咱臺灣旅行演出到 10 月 14 日...,不過以“莫斯科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為名又以高市交為主辦單位的演出只到 10 月 3 日臺北國家音樂廳的演出為止,爾後的行程由另家藝術公司接手...,他們將深入臺灣諸多縣市,有古典也有時尚的演出,什麼叫時尚演出( 此時該團化名為“70 人大型編制的古典樂團”),我不說,您自己看...,我決不是說管弦樂團不能為百老滙伴奏,而是一支國際知名的一流樂團竟可在百忙中待在臺灣這麼久真是匪夷所思...,但如果她不是國際知名一流樂團,那為何又能有如此傲人的收費?由 10 月 1 日及 2 日高雄的演出來看,我很客氣的說 --- 外國月亮真的不一定比較圓,我相信高市交只要用點功也未 必沒該團來得好...,我希望...是不是有人...在下次辦這種活動前先捻捻對方的份量,想想有限的資源如何運用比較有利在地文化藝術發展,這要求不過份吧!


外國月亮...真的不一定比較圓!

 

請容我最後再抱怨一下...,以我一個平凡小市民的身份都可查出該團團史 2004 - 2005 的部份及其“主要指揮( Main conductor )”在【這裹...】,而該團團員名册在【那裹...】,怎主辦單位反查不出來?還有,一個陋俗... --- 人家莫斯科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大老遠由俄國跑來臺灣演出,觀眾花錢要聽要享受的應是聽他們演奏他們國家偉大作曲家們的作品才對...,我實在搞不懂為何他們在臺北的場次要安排市交陳團長的“客家幻想曲 I & II ”,對不起,我承認我沒聽過此一大作,但我總覺得該曲目若真那麼偉大,莫斯科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應將此大作直接打包帶回俄國,在該團固定音樂會中經常演奏給廣大的俄國聽眾聽才是...,我們在臺灣聽的機會肯定比他們多的多,沒理由...( 南方客户陳君則對此提出不同見解,他善意提醒我,或許該團是希望趁此一難得機會演奏給作者聽,好得到第一手改進意見,畢竟能演奏給作曲家聽是一件驕傲的事...),不說了,結論是 --- 高市交,請加油!


回南方首頁

回南方 隨言 到上篇隨言 到下篇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