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爸爸,和我相反,他總是清醒,難得糊塗...


南方 隨言

 

隨言者,隨便說說,話題信手捻來,坦白說,比較像一個臺北人在南方的生活意見...,很不嚴肅,但絕對自我...。  隨言南方,有音樂,有書本,有咖啡,有朋友...,非長篇大論,在經常糊塗難得清醒之際文之。

【 由於本區內容過於...隨興,所有文章皆獨立於他文,欲看其他內容,請回「南方首頁」。】


數不大,美可?南方一十六年的生日敢言...

收起原本略嫌輕佻的態度,原來咖啡廳可以這麼經營...,沒有人是專程為他家的咖啡而來,不過看著客戶們及老闆一臉幸福樣,看來...誰說完美才算美...?( 2011, 1 / 1 新增 )

樂迷的大事與音樂家的小事

 

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第三及第四樂章的分野在那兒?這個樂迷心中的大事應是音樂家們的小小事,但它真的就讓我困惑多年...。

 

阿巴多最喜歡的觀眾是...

 

阿巴多喜歡那一類型的觀眾,有人知道嗎?坦白說,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但我在一張 DVD 中找到答案...。

有愛最美,希望相隨

 

「沒有人不愛高雄的,只是表達及用的方式不同...」,離 2006 年最後一秒只剩 20 分鐘,您在幹嘛?我發現自己心中仍存有叫“理想”的玩意兒,煞是有趣...。

 

橘越淮而為枳...

 

音樂會開始了,“小提琴及大提琴協奏曲”登場,輪到架勢十足的小提琴家演奏,咦?怎麼...樂句偶有閃爍...音準也偶有漂移...,雖然也有美好片段,架勢真的滿分,閃爍漂移依舊,我只想到「橘越淮而為枳」的成語...。

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辨雜誌...

 

說來奇怪,看來有趣,講來悲哀...,一個富而有禮,高等教育普及的國度 --- 咱臺灣...沒有半本音樂雜誌已好些年,盼啊盼的好多年...一本新的音樂雜誌“MUZIK( 古典樂刊 )”終於創刊 ...。

 

深一點,再深一點... 

 

「喂!黃先生,怎麼辦?你看,我的 CD 有這麼多,你也知道我只聽古典的...,現在我去唱片行都已經没有片子可以買...。」, A 兄的話聽得我肅然起敬,匆匆爬起身跑到唱片櫃前膜拜...。

人家可以完全開放...

 

這麼多洋將藝術家在德國...玩的全都是屬於德國人及德國文明的玩意兒,以觀眾或德國文化的觀點,這樣似乎也沒什麼不好,而就洋將輸出國的立場來看,似乎還頗沾沾自喜...。

 

外國月亮真的比較圓...

 

南方客户陳君則提出不同見解,他善意提醒我,或許該團是希望趁此一難得機會演奏給作者聽,好得到第一手改進意見,畢竟能演奏給作曲家聽是一件驕傲的事...。

 

真永遠與永遠真 ...

 

前幾天和一位熟識多年的客户兼朋友閒聊,,聊著聊著,突然有個話題冒了出來 --- 對一位音響迷而言,到底有沒有“真永遠”這回事?

 

熱情與冷漠...

左圖是柏林愛樂的圖騰,有人知道這三個五邊形代表什麼涵義嗎?不再賣個關子,馬上告訴您...。

 

人,都跑哪去了?

 

「省交駐地在霧峰...,省交已經在臺中耕耘了幾十年...,居然今天還有臺上比臺下人多的現象...,若...,省交考慮將臺中由省交的演奏地圖上消失...。」

 

本...原來是這回事... 

 

長輩問:「什麼叫版本?版本是什麼?」我說:「所謂版本,就像“心事啥人知”這首歌...。」,長輩臨走前丟下這麼一句話:「我要向你父母講,同一首歌你居然買六個人唱...,有夠討債( 臺語 )啊!」

專家...

 

如此專家...   ( 2004 年 12 月 28 日新增)

 

入行九年多,行裹行外網内網外,遇到的音響專家真不少,搞了半天好像我老是最菜...,不過,我相信我還會一直地、繼續地、堅持地...給它菜下去...,哈!

三條路...  

 

原來告示作者信箱內的報紙經常遣失,於是他好意立示提醒之,先以蘊含尊重之意的「敬」字為發語詞,內文還不忘加上「請」及「謝謝」,實多禮也...。

 

大蟲聽見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幸可看到牠蝶化的剎那...,我也p知道是那位神人安排這段青綠大蟲化成美麗蝴蝶的大戲...,人大了,心智老成了,感動的事物隨之變少...,看著不動的大蟲和一旁故做無辜狀的 Mr. Pi-Pi,原來,人在南方,竟如此幸福。

是繆斯還是女神?

 

她本名為阿爾瑪.瑪麗亞.辛德勒( Alma Maria Schinder, 1879-1964 ),後來冠上夫姓,成為阿爾瑪.馬勒( Mahler ),後來又在馬勒姓氏後冠上威爾佛( 成為 Alma Mahler- Werfel  ),然後終其一生...。

 

愛與音樂同行

 

下文預告 --- 看香港管弦樂團 30 年

 


回南方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