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 揮 家 貝 姆 逝 世  25  週 年 紀 念 專 輯 ... 

指揮家貝姆逝世於 1981 年8 月 14 日,也就是說...再過幾天便是他逝世 25 週年的日子,我是在上個月中旬無意發現這件事的,於是...所以...有了下文,聽說咱國內快要有音樂雜誌了,希望下次這種耗時的專輯有專人去做,我只要負責買、閱讀和拍手就好了...,哈!【後附新朋舊友更新日期:9 月 7 日】


 

我和歌德出生在同一天,他可是個一本正經的人,而我也是。

 --- 貝姆 

 


“人味大師” --- 貝姆

 

奥國指揮家貝姆( Karl Böhm, 1894-1981 )是國內樂迷所熟知的大師,每個人喜歡貝姆的理由可能不盡相同...,貝姆是我心中最有“人味”的大指揮家,此話怎說?且讓我先以 1956 年 3 月貝姆以劇院總監身分向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及大眾發表的辭職聲明 --- 「為甚麼我要辭職?( 報紙標題:“歌劇院危機的戲劇性結束”)」一文說起。


 

歌劇院危機的戲劇性結束

Die Presse 新聞[ 維也納 ]

1956 37


 

「為甚麼我要辭職?」

 

如同今日發表的正式聲明,我與聯邦劇院管理局所訂立的契約,雙方同意於本季的歌劇季結束後解除生效。下這個決定並不容易。然而導致這個決定的各種重大理由,似乎都沒有其他可能的解決方法。有關本人對於歌劇院的統率能力,十九年來以歌劇院監督舉辦的活動可茲明證。

 

對於就任本歌劇院監督一事,從交涉的第一天開始,本人便清楚地對教育部長言明,在飛機、廣播與電視的時代,一個國家的文化中心絕不可能與世隔絕。基於此項共識,將具有國際名聲指揮家的本人困守在維也納一地是一件不容允許的事。不僅如此,以世界首屈一指音樂都市的歌劇院監督而言,本人有義務也必須藉由藝術上的任何關聯,將我所統率的歌劇院與其所在城市的聲名廣泛地傳播至世界各地。

 

唯有教育部實際承認本人基於此點的態度,方能訂定這一項有助於與外國在藝術上的聯繫交流的契約。毫無疑問地,此一見解在本人歸國之際便已公開聲明發表。對於本人並未打算為維也納歌劇院而犧牲在國外的經歷與職位,這種扭曲本人發言的言論已廣為流傳。甚至連我不在維也納期間,舉行的演出不符合維也納歌劇院公演水準之事情也全然歸罪於本人。在我離開期間,歌劇院事務局的代理者缺乏足夠能力導致劇院曲目無法圓融地進行等事情,並非我所能事先預期。

 

現在對本人主要非難,強調託付於本人的劇院在開始運作的最微妙時刻堳o離開維也納。關於這項被稱為危機時期的指控,本人是因為與美國所訂定的契約而不在劇院內,當然在這個時刻,歌劇院內上演曲目的進行中會發生怎樣的危機是本人所無法預測,這也是可確認的。

 

最令本人驚訝的事實反而是,熟知本人在藝術上、契約上情況的事務局同事們,對這些不當攻擊完全未採取任何的抵禦手段。如此欠缺信賴的關係,又怎能有任何具建設性的協同作業運作產生。

 

支持本人的唯一盟友,自發性地表明對本人的信賴,乃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的團員們。對面臨危機的本人不吝授于信義伸出援手,本人決不敢忘懷。能獲得世界知名團體的名譽團員支持,本人倍感榮耀,即使事態至此,還是衷心期盼將來能與這個樂團有更頻繁更緊密的合作機會。

 

三月一日,『費德里歐』公演時發生的事件為我決意辭職的最後原因【註】,直到今日本人所得知正確的訊息顯示,這事件並非「自發性」的意志表明,而是被操弄的行動。這些是連日來種種的體驗所得到的結論,一方面本人對於維也納歌劇院的劇院統率見解完全不被理解與接納,另一方面卻無法得到本來理應是緊密協同作業的伙伴所發出的任何支援。因此可預見地,貫徹始終持續致力於美好工作的前提與條件早已不復存在。

 

演奏家協議會的成立

 

Presseklub 所招開的記者會上,Marboe 參事官對今後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的事務局的招募情況大致說明。事務局的營運,現階段由事務局長 Egon Seefehiner 博士全權掌握。此外,演奏家協議會也將會成立,目前正在交涉關於現任的首席演奏家 Josef Gielen 以外,是否另外遴選一名有力演奏家加入。樂壇的消息人士指出,前漢堡歌劇院負責人 Rennert 博士列入被推舉名單,除此之外,以能訂立長期契約的有力的指揮家,或者與歌劇院關係密切的人仕為遴選前提,克路易坦與 Rossi 為主要人選,克里普斯( Krips )也在考慮範圍內,如果可能的話也正努力地爭取卡拉揚的加入。

 

關於貝姆博士今後在國立歌劇院的活動情形,截至目前為止並無任何正式的聲明發佈。


貝姆與指揮家華爾特( Bruno Walter, 1876-1962 )之合影


【南方註】:

 

什麽是“費黛里奥”公演時所發生的事件呢?

 

話說二次大戰後貝姆被禁止演出活動長達兩年之久( 原因後文有說明 ),1947 年演出禁令解除,貝姆亟欲建立其個人國際聲望,因此開始積極客席歐美( 含南美 )等地的劇院及樂團...,1954 年( 那年他 60 歲 )貝姆再次被任為維也納國立歌劇總監一職,但因為其外務頗多,不再像之前那般久駐維也納,於是引發維也納觀眾的不滿,並將部份客席演出水準低落歸罪於他,1956 年 3 月 1 日貝姆在自己的劇院內指揮“費黛里奥”時,甫一出場便被觀眾喝倒采,據了解...貝姆聽從新聞界友人的建議提出一份以退為進的辭職書,不料...政府高層居然給它通過...,事後貝姆居然也給它反悔...,可惜...辭呈己被生效。

 

我們見多了英雄氣度的大師( 有那位大師不是英雄呢?),但如此具有人味的大師還真不多見...,維也納的觀眾逼走了貝姆,卻也因此造就他豐富輝煌的餘生, 除了音樂,我是因此一頗具人性的反悔而愛上貝姆的,真的!


歌劇院危機的戲劇性結束”一文出自 Franz Endler 所著的“ Karl Böhm --- Ein Dirigentenleben ”一書,上文則...譯自該書的日文版,在此特別感謝臺南合笙音響蔡先生為我將日文再譯成中文...,感恩!


直到貝姆晚年似乎仍對此辭職事件耿耿於懷...,他曾多次說維也納人在陰謀方面是全世界聞名的,許多著名的音樂家如卡拉揚、馬捷爾也都曾被趕出維也納國立歌劇總監的位子...,於樂池上聽上好幾分鐘觀眾的喧鬧...,我想對當時已 60 歲貝姆真是好大的傷害。對了,逼走貝姆後維也納國立歌劇總監一職由...卡拉揚接任,卡拉揚也未做完任期,因為這回輪到他被逼走了...。


來,先看段多年前整理貝姆的資料,小子無術,這部份...真的...看看就好...。


前言 --- 多年前的前言...

 

有次在台北重慶南路的啟元唱片行閒逛,恰好遇見幾位相識的樂友圍在一堆奧國指揮家貝姆的唱片前閒聊,我在旁靜靜聽著,一件有趣的事發生了

 

先是某 A 君說貝姆指揮的莫札特,從交響曲、小夜曲、歌劇,到協奏曲等都是他的最愛,而且愈聽愈是愛...;某 B 君生性細緻,卻靠聽華格納維生,他說貝姆的華格納在他心中享有崇高的地位,特別是 1966 / 7 年在拜魯特所錄的指環,在蕭堤、卡拉揚及福特萬格勒等眾高手包圍下仍為其首選...,這時某 C 君馬上提醒大家不要忘了他的貝多芬和布魯克納,這些作品都因他的誠摯而綻放出罕有的芬芳...。一旁的我忙著回想當時為了收集他布拉姆斯與理查•史特勞斯作品的 LP 花了多大的功夫,唱片架上也還站著剛買到 的貝姆指揮貝爾格( Berg )的“露露( Lu Lu )”及“伍采克( Wozzeck )”的唱片呢!

貝姆指揮柏林愛樂的相片,年代不詳。

就這樣聊著聊著,我們才驀然發現貝姆指揮才能竟是如此多采( 或許您也知道,只是很少這樣湊起來一塊想 ),雖然他在詮釋德奧樂派作品的表現上如此是耀眼,但近年來唱片公司 似乎鮮少以貝姆為主題推出企劃案,難怪許多古典新鮮人不識他的名,且讓我邊聽他指揮的布拉姆斯第四邊為您細說他的故事。 


貝姆指揮柏林愛樂演出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1973 年。

法學博士 --- 貝姆

 

貝姆 1884 年出生於奧地利的格拉茲( Graz ),父親是位音樂愛好者,同時也是當地劇院的法律顧問,他並未反對貝姆學習音樂,甚至支持他朝這條路發展,但當貝姆 19 歲上大學時,他 竟選讀與父親相同的法律,貝姆生前最後一次接受訪問時曾表示這個決定其實是為了讓父親高興,他父親看多了因才能有限而潦倒過日的音樂家,所以 父親希望貝姆至少應有個律師身分做後盾,以保生活之無匱。此外,貝姆補充說「我必須通過法學家的考試,這樣才能拿到學音樂的錢...。」

 

貝姆在故鄉格茲拉大學研讀法律的同時也在當地的音樂院上鋼琴與理論課,後來亦曾到維也納音樂院研修一段時間,很少人知道他從不曾接受正式的指揮法課程,他的指揮法全靠觀察熟記 其他大師演出自學而成,在其藝術生涯中有哪些前輩高人可能是他師法學習的對象呢?


華爾特、理查•史特勞斯與貝姆

 

資料顯示德國指揮家華爾特( Bruno Walter,1876-1962 )對貝姆音樂藝術影響甚鉅...;話說 1919 年剛取得法學博士學位的貝姆,畢業後並真正沒有從事法學的相關工作,反而接受格拉茲歌劇院的指揮職務,在一次指揮羅恩格林( Lohengrin )”時被華格納專家穆克( Karl Muck, 1859-1940 )相中,穆克將貝姆推薦給當時擔任巴伐利亞歌劇院音樂總監的華爾特,讓他成為華爾特的助手,我們知道華爾特是馬勒( Mahler, 1860-1911 )的入室弟子,他繼承著馬勒對管弦樂團掌握的成就,也因為華爾特對莫札特作品的深入了解,原本要去深造華格納的貝姆,卻因而掀起對莫札特的終生愛戀。


貝姆與理查.史特勞斯 合影( 1944 年, 攝於維也納 )


另一位影響貝姆的人是當時德國最偉大的作曲家兼指揮家理查.史特勞斯(  R.Strauss, 1890-1951 ),他和馬勒同樣以作曲家及指揮家之身分聞名於世,不過他在作曲上的成就在當時得到比馬勒更高的肯定;1934 年貝姆接任德勒斯登歌劇院的音樂總監,這兒恰是理查•史特勞斯的音樂重鎮,史氏本人仍住在這堙A工作之便二人情誼由然而生。當時史特勞斯已年高七十,大多的精力都花在創作上,但年輕時身為慕尼黑劇院、柏林愛樂及維也納國立劇院指揮的他仍未退出指揮檯,事實上史特勞斯前一年才剛在拜魯特指揮華格納的帕西法爾( Parsifal )”,我查過他最後一次上檯指揮是 194985 歲生日那天( 指揮他自己的玫瑰騎士片段),所以我們可以相信貝姆有相當多的機會向史氏請益( 據聞他倆常一起散步...)

 

很多記載證實這兩位同樣來自上個世紀的音樂家有很深的交情,史氏的歌劇寡言的女人( Die Schweigsame Frau )”達芬妮( Daphne )”便是交給貝姆首演的(其中達芬妮更提獻給貝姆),雖然我們無法知道貝姆到底從史特勞斯的指揮法中領悟出多少道理,但每次只看到影片中貝姆四平八穩打著拍子,那種幾乎不留一滴汗但樂團卻始終專注作出他要的音樂之神情,我總會立即將他們倆連想在一塊,因為理查•史特勞斯的指揮十則第二條正是---“指揮家在指揮中不應該留汗,只要能讓觀眾熱中於音樂即可,這門以靜制動的功夫 對指揮動作極為誇張的美籍指揮家伯恩斯坦( Bernstein, 1918-1990 )而言...他大概永遠也想不透...。

 

貝姆在德勒斯登一直待到 1942 年,1943 年他首度接任維也納國立歌劇院音樂總監的職務,為什麼說首度呢? 因為這份工作他僅幹了兩年劇院便因戰爭而炸燬,貝姆被迫離開維也納,直到 1954 年才重新回到這個職務。不過這次的任期更短,因為當時貝姆的外務太多,留在維也納的時間有限,當地觀眾對此深感不滿,於是開始在他的音樂會上喝倒采,貝姆最後只好黯然下臺,不過他終身皆與這個城市維持密切關係( 此即前文之辭職事件...)

 

 是什麼原因導致老實的貝姆有這麼多外務,或需要這麼多外務呢? ( 其實也因為有了這些外務,才使得貝姆生命中最後二十餘年得以發出燦爛的光茫。)


戰後成名的指揮家?

 

1945 年二次大戰結束,盟軍接管維也納的一切,貝姆因戰時曾在納粹統治下指揮,因此需接受有關當局的調查,並被禁止所有演出活動(同時受此禁令約束的還有指揮家福特萬格勒( Furtwangler, 1886-1954 )、庫那貝布許( Knappertsbusch, 1888-1965 )及卡拉揚( Karajan, 1908 - 1989 )等人 ),這個禁令直到 1947 年才解除,貝姆及其一家子整整挨了兩年的苦日子,因此在重獲自由後他立刻走出昔日狹窄的的演出範圍,開始繁忙的客席生涯,除可增加收入外,並希望藉此打開國際知名度,最遠甚至到了南美的布誼諾斯愛麗 斯...。經歷這段奔波後,貝姆已不僅僅是歐洲的指揮家,他的名字開始受到國際樂壇的熟悉與肯定( 也因此很多人喜歡把貝姆歸為戰後成名的指揮家 )1955 年維也納國家歌劇院修復的開幕音樂會便交由貝姆指揮,曲目是貝多芬的歌劇費黛里奧( Fidelio )”,而當代的其他指揮大師諸如托斯卡尼尼、畢勤、卡拉揚等都只能在觀眾席上作壁上觀,此時也將他的聲譽推上最高峰 ( 1945-1955年維也納國立劇院在整修期間,全部的活動皆移至一座叫 Theater an der Wien 的劇院,南方有另文詳介 )

 

1962 年貝姆指揮愛樂管弦樂團為 EMI 灌錄 莫札特“女人皆如此”之一景,看地板便可認出 --- 錄音地點於英國倫敦知名的 Kingsway Hall。

 

貝姆在 1956 年辭去維也納國立劇院的職務後,終生未曾再接受任何樂團固定的合約,同年他首度跨海客席美國芝加哥交響樂團,爾後更成為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與拜魯特慶典的常客,展開密集的錄音活動也在此時展開,合作的樂團以柏林愛樂及維也納愛樂為主( 他曾分別帶領這兩隻舉世聞名的樂團訪問美日兩國 ),此外,他也和德勒斯登等地的劇院保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一直到 1981 年去世為止,貝姆還擔任倫敦交響樂團的榮譽主席。

 

行文至此,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點不耐煩了,因為我一直沒有用任何詞句來形容貝姆的指揮風格及特色...。我始終覺得貝姆的音樂還是要您自己實際聽了才能體會,他保有源自上個世紀端正嚴謹的樂風,讓樂團表現出極度自然的自在與平衡,這種風格乍聽之下似乎平凡無奇,但待我們聽得愈深入便愈能體會並享受他所追求的達觀美,無怪乎張繼高先生在樂府春秋中坦言他喜愛貝姆遠勝過卡拉揚,我相信抱持相同看法的人絕不在少數。 


是貝姆還是卡拉揚?

 

是貝姆,還是卡拉揚--- 此一話題在老一輩樂友間的爭議由他 倆生前到墓樹已拱仍爭論不休,貝姆雖比卡拉揚年長九歲,但懂得運用時機的卡拉揚終生都享有較高的名與利( 例如貝姆在戰時從未加入納粹 ,卡拉揚為示忠貞,竟曾先後入黨三次...),雖然如此,他們兩人私底倒是下相處甚歡,卡拉揚知道貝姆有收集時鐘的嗜好,於是在貝姆 80 歲生日時便特地送一只時鐘給他,並約定 90 歲生日時還要再送一只( 請原諒卡拉揚,他不是咱們中國人 或臺灣人...不知道不可以隨便給人送鐘…)。我不覺得誰有資格來分 辨二者的優劣,但若就他們二人經常演奏或錄製的唱片曲目來區分,貝姆大多只演奏德奧樂派及少數他自己喜歡的作品( 如柴可夫斯基的四、五、六號交響曲,德弗札克的新世界交響曲,史特拉汶斯基的火鳥),而卡拉揚則由巴洛克到現代無所不包,一個像錙銖必較的精品店掌櫃,另一位則像貨暢其流的大盤商。

貝姆於 1974 年與柏林愛樂彩排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之場景。

 

相信只要看過貝姆指揮的影片,您一定會將他與正經八百四個字掛上等號( 貝姆自己也認為他和文豪歌德一樣的正經 ),現任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同時也是知名鋼琴家的巴倫波英( Barenboim, 1942- , 他老兄將在 2007 年接任義大利史卡拉歌劇院總監 )曾提供一則故事巴倫波 英這輩子所聽到第一齣歌劇是 1952 年貝姆在薩爾茲堡所指揮的魔笛( Die Zauberflote )”,當時他才九歲,正舉家由南美遷徒至以色列,恰有機會在此暫留,或許因旅途勞累,音樂會開始後不久巴倫波英便睡著了,多年後巴氏已成為鋼琴家,並有機會和貝姆在薩爾茲堡合作,於是他興致勃勃的訴說這段往事時,貝姆不但沒有笑,反而惱怒他缺乏音樂修養,這時巴倫波英才深深體會 --- 原來要領悟貝姆的幽默還是只有到他的音樂中尋找。

 


來,後文為近來的遊戲心得,唉!中子無術,胡想亂想乎!


More 是柏林愛樂還是維也納愛樂?

 

1956 年離開維也納後的貝姆一開始似乎將其錄音事業的重心放在卡拉揚初任總監的柏林愛樂上...,我不知道貝姆首次指揮柏林愛樂是何時,但我可確定貝姆曾於 1936 年指揮柏林愛樂為 EMI 錄製了尼可萊“溫莎的風流婦人(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 )”及華格納“紐崙堡的名歌手”第三序之前奏曲,而他也和此樂團維持了終生的情誼,特别是許多六零及七零年代錄音,迄今仍倍受樂迷珍聆。以下便是我喜愛的“貝姆及柏林愛樂”之 LP 封面、編號及錄音年代。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

DG 2535 102 / 1959 年

馬勒悼亡兒之歌 等歌曲

DG 2531 375 / 1964 年

莫札特:交響曲全集

DG 2720 044 / 1959-68 年


莫扎特:兩首交響協奏曲

DG 139 156 / 1966, 68 年

莫札特:郵差號角小夜曲等

DG 2530 082 / 1970 年

莫札持:「哈夫納」小夜曲

DG 2530 290 / 1970-72 年


莫札特:歌劇「魔笛」

DG 104 382 / 1964 年

史特勞斯:查拉斯圖如斯說

DG 136 001 / 1958 年

舒伯特:交響曲全集

DG 2740 127 / 1963-1971 年


怎樣...?這套莫札特交響曲全集演奏錄音皆佳,而中央那三張莫札特的交響協奏曲及小夜曲更是我的超級最愛,您聽過了嗎?對了,貝姆和柏林愛樂的最後錄音是...是那套舒伯特交響曲全集, 不過在這之後他仍經常客席柏林愛樂,貝姆那極簡主義似的指揮技法可在柏林倍受推崇喔!


那支「我的樂團」--- 維也納愛樂

 

1981 年貝姆在其生前最後一次接受訪談中回憶起理查.史特勞斯時曾說:「我們有長久的友誼..., 他將“達芬妮”題獻給我,還送我一些習作筆記本,這些最珍貴的東西最近我把這些作品從保險庫中拿了出來,算是當作遺贈,送給「我的樂團」--- 維也納愛樂...。」( 貝姆是不記恨的人嗎?維也納愛樂是由維也納國立歌劇院伴奏樂團所組成,而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曾背棄了貝姆...,他還稱維也納愛樂為「我的樂團」?有這個疑問的人表示...您很混很不認真喔!背棄貝姆的是維也納高層及部份觀眾,貝姆在其辭職信中還一再感謝維也納愛樂對他的支持...。)

 

貝姆於 1933 年首次指揮維也納愛樂演出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依索笛”,他形容他和維也納愛樂的關係如何人們所歌頌的一般 --- 如同婚姻般的長久且和諧,也因此才能成功地奏出不怕批評的莫札特、貝多芬及布魯克納。


貝多芬:交響曲全集

DG 2720 045 / 1970-71 年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DG 2741 009 / 1980

( 本片為貝姆的最後錄音 )

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

DG 2740 154 / 1975 年


布拉姆斯:女低音狂想曲等

DG 2536 396 / 1976-77 年

布魯克納:第四號交響曲

DECCA 6BB 171-2 / 1973 年

布魯克納:第七 / 八號交響曲

DG 2709 068 / 1976 年


德弗乍克:第九號交響曲

DG 2531 098 / 1978 年

莫札特:小夜曲, K 525

DG 2531 191 / 1974

莫札特:長笛與豎琴協奏曲

DG 2530 715 / 1975 年


莫札特:巴松管協奏曲等

DG 2530 411 / 1972 年

莫札特:鋼琴及双鋼琴協奏曲

DG 2530 456 / 1973 年

莫札特:第 38、39 號交響曲

DG 2531 206 / 1979 年


莫札特:安魂曲

DG 2530 143 / 1971 年

彼得與狼、動物狂歡節

DG 2530 588 / 1974 年

約翰.史特勞斯:蝙蝠

DECCA 35255 / 1971 年


R. 史特勞斯:英雄的生涯

DG 2530 781 / 1976 年

R. 史特勞斯:沒有影子的女人

DECCA GOS 555-7 / 1955 年

貝多芬:第八號交響曲

DECCA LW 5259 / 1953 年


貝多芬:莊嚴彌撒

DG 2707 080 / 1974 年

布拉姆斯: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DECCA SXL 6322 / 1967 年

貝多芬:第八號交響曲

DECCA LW 5259 / 1953 年


貝姆和“他的樂團”--- 維也納愛樂親密合作了近半個世紀,他們在貝多芬、布拉姆斯、布魯克納、莫札特及 R. 史特勞斯等作品上鑽磨出令後人難以企及的成就, 也因如此,“貝姆 + 維也納愛樂”的唱片迄今仍在唱片市場中倍受珍愛;在此我想說段反話...,“不朽的指揮家”( 世界文物出版社, 1996 )一書只用了兩頁略多幾行的篇幅介紹貝姆,其中提到 --- 「想聽到“完美無缺的”貝姆的人,我們建議去聽貝姆和維也納愛樂一起錄製的交響詩“英雄的生涯”,音樂中透出一種激情,一種勇猛的、幻想的衝動,透出他能控制由史特勞斯構思出的音色的迷境和複雜的和聲編織...。」,對不起,貝姆這個“英雄的生涯”的錄音巳被我冰凍好多年...,那是因為我曾在 84 年 2 月在臺北國家音樂廳聽到早逝的義大利指揮家西諾波里( Sinopoli, 1946 - 2001 )指揮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演出的“英雄的生涯”,那天樂團音色層次多彩綿密且多情...,回家後當時好不容易才買來的貝姆“英雄的生涯”的 LP 居然聽下不去...,這張黑膠片一直在家中唱片櫃內枯站,直到兩三年前我無意買到西諾波里指揮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英雄的生涯”的 CD 貝姆的 LP 才重見天日...,您知道為什麼嗎?不是 CD 片裹的西諾波里不好,而是...原來...R. 史特勞斯在“英雄的生涯”中放入太多太重的各式管弦樂因素,CD 也好 LP 也罷,實在無法將樂團現場所演奏的一切完整記錄...,因此請相信“不朽的指揮家”的建議,去買張“貝姆 + 維也納愛樂”的“英雄的生涯”來享受一下...。


1970 年,時年 76 歲的貝姆即將步入其生命的最後十年,但他卻積極地運用這生命的餘光以錄音為自己立傳,您一定不相信這位 76 歲的老人在這十年中為我們留下那些錄音...。

 

作曲家

曲  目

樂  團

年代

廠牌

貝多芬

交響曲全集

維也納愛樂

1970 - 1971

DG

第 3, 4, 5 號鋼琴協奏曲

維也納愛樂 / 波里尼

1976 - 1978

DG

莊嚴彌撒

維也納愛樂

1974

DG

艾格蒙序曲等

維也納愛樂

1971

DG

布拉姆斯

交響曲全集

維也納愛樂

1975

DG

悲劇序曲等

維也納愛樂

1976 - 1977

DG

布魯克納

第 3, 4 號交響曲

維也納愛樂

1970 / 1973

DECCA

第 7, 8 號交響曲

維也納愛樂

1976

DG

德弗乍克

第 9 號交響曲

維也納愛樂

1978

DG

海頓

第 88 - 92 號交響曲

維也納愛樂

1972 - 1974

DG

交響協奏曲( 木管 )

維也納愛樂

1973

DG

莫札特

第 29, 35, 38, 39, 40, 41 號交響曲

維也納愛樂

1976 - 1980

DG

小夜曲等

柏林愛樂

1970

DG

小夜曲 K525 等

維也納愛樂

1974 - 1979

DG

巴松管協奏曲、豎笛協奏曲

維也納愛樂

1972 - 1973

DG

長笛協奏曲、長笛與豎琴協奏曲

維也納愛樂

1973 - 1975

DG

四首法國號協奏曲

維也納愛樂

1978 - 1979

DG

双簧管協奏曲

維也納愛樂

1974

DG

第 19、23、27 號鋼琴協奏曲

維也納愛樂

1973 - 1976

DG

双鋼琴協奏曲

維也納愛樂

1973

DG

交響協奏曲( 木管 )

維也納愛樂

1975

DG

安魂曲

維也納愛樂

1971

DG

歌劇“狄托的仁慈”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1979

DG

歌劇“女人皆如此”

維也納愛樂

1974

DG

歌劇“唐喬望尼”

維也納愛樂

1977

DG

歌劇“後宮誘逃”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1973

DG

歌劇“後宮誘逃” ( 錄影 )

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1979

DG

歌劇“伊多美尼奥( Idomeneo )”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1977

DG

歌劇“劇院經理”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1973

DG

歌劇“費加洛的婚禮” ( 錄影 )

維也納愛樂

1975

DG

普羅高菲夫

彼德與狼

維也納愛樂

1974

DG

聖賞

動物狂歡節

維也納愛樂

1974

DG

舒伯特

交響曲全集

柏林愛樂

1966 - 1971

DG

第 5, 8 號交響曲

維也納愛樂

1979

DG

第 9 號交響曲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1979

DG

舒曼

第 4 號交響曲

維也納愛樂

1978

DG

約翰.史特勞斯

圓舞曲集

維也納愛樂

1972

DG

歌劇“蝙蝠”

維也納愛樂

1971

DECCA

理查.史特勞斯

英雄的生涯

維也納愛樂

1976

DG

死與淨化

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1972

DG( 註 )

歌劇“奇想曲”

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1971

DG

歌劇“艾蕾克屈拉” ( 錄影 )

維也納愛樂

1981

DECCA

歌劇“沒有影子的女人”

維也納愛樂

1977

DG

歌劇“莎樂美” ( 錄影 )

維也納愛樂

1974

DG

柴可夫斯基

第 4, 5, 6 號交響曲

倫敦交響樂團

1977 - 1980

DG

華格納

歌劇“漂泊的荷蘭人”

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

1971

DG

漂泊的荷蘭人序曲等

維也納愛樂

11980

DG


多豐富且有效率的晚年,是不?我們可以發現維也納愛樂是貝姆晚年最常合作的樂團,貝姆雖於 1956 年 向維也納國立歌劇院辭去總監一職,但他並未終止於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的演出( 事實上他只是辭去總監的職務,指揮該劇院的工作並未受影響...),隔年他仍和維也納愛樂出席薩爾兹堡音樂節呢!

 【註: 此一“死與淨化”的錄音可能有待商確...】


More 貝姆與華格納

 

1962 年 68 歲高齡的貝姆首次受邀到華格納聖殿拜魯特演出,以貝姆在歌劇界的經歷資歷實在不應如此晚才在此登臺...。我多事為大家整理一下: 從 1951 年拜魯特復辦到貝姆 1962 年登場這期間含貝姆共有 15 位“首次”受邀的“拜鲁特指揮新鮮人”,其名單如下:

1951 年

庫納貝布許( Hans Knappertsbusch, 1888 - 1965),那年他 63 歲...。

 

卡拉揚(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 - 1989 ),那年他 43 歲...。

1952 年

凱伯拉特( Joseph Keilberth, 1908 - 1968 ),那年他 44 歲...。

1953 年

享德密特( Paul Hindemith, 1895 - 1963 ),那年他 58 歲...。

 

約夫姆( Eugen Jochum, 1902 - 1987 ),那年他 51 歲...。

 

克勞斯( Clemens Krauss, 1893 - 1954 ),那年他 60 歲...。

1955 年

克路易斯坦( Andrè Cluytens, 1905 - 1967 ),那年他 50 歲...。

1957 年

沙瓦利許( Wolfgang Sawallisch, 1923 -  ),那年他 34 歲...。

1959 年

萊恩斯朵夫( Erich Leinsdorf, 1912 - 1993 ),那年他 47 歲...。

 

馬塔契奇( Lovro von Matacic, 1899 - 1985 ),那年他 60 歲...。

1960 年

肯培( Rudolf Kempe, 1910 - 1976 ),那年他 50 歲...。

 

萊特納( Ferdinand Leitner, 1912 - 1996 ),那年他 48 歲...。

 

馬捷爾( Lorin Maazel, 1930 -  ),那年他 30 歲...。

1961年

克利普斯( Josef Krips, 1902 - 1974 ),那年他 59 歲...。

1962 年

貝姆( Karl Böhm, 1894-1981 ),那年他 68 歲...。


名單中以今年初曾訪臺的指揮家馬捷爾榮登最幼齒排行冠軍( 那年他才 30 歲,他指揮 6 場“羅恩格林”,另在 1968 / 1969 年分別指揮兩套“指環”),最近剛宣布金盆洗手的指揮家沙瓦利許以 34 歲緊追在後...( 1957 - 1962 年間沙瓦利許指揮了包括“崔斯坦與依索笛”、“唐懷瑟”、“羅恩格林”及“漂泊的荷蘭人”在內的 52 場演出,比較奇怪的是...没有指揮半場“指環”...),卡拉揚 43 歲居第三...( 卡拉揚不愧是卡拉揚,他指揮 1951 年及 1952 年 6 場“紐崙堡名歌手”、5 場“崔斯坦與依索笛”及一套“指環”後就決定...不在這兒玩了,深具“有為者亦若是”積極人生觀的卡拉揚決定搞個自己的慶典來玩玩...);貝姆曾說他從 1942 年離開德勒斯登後的 20 年中從未指揮“指環”,因為“當時在我心中,和華格納有一種斷絕感...,或許是因納粹把華格納吹捧為自己的一員,引發我本能的抗拒...”,貝姆直到 1961 年和華格納的孫子魏蘭.華格納( Wieland Wagner, 1917-1966 )在柏林德國歌劇院合作威爾第的“阿依達”,貝姆對魏蘭導演的才氣讚嘆不已,於是接受魏蘭的提議在隔年...將自己於薩爾兹堡音樂節中抽離,改赴拜魯特登場。


華格納:漂泊的荷蘭人

DG 2709 040 / 1971 年

華格納:崔斯坦與依索笛

DG 104941 / 1966 年

華格納:尼貝龍根指環全集

PHILIPS 6747 037 / 1966 - 67 年


貝姆雖然 68 歲才在拜魯特登臺,但他一連+年受邀,共指揮包括“崔斯坦與依索笛”、“紐崙堡名歌手”、“指環”、“漂泊的荷蘭人”及一場開幕式(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在内的 45 場演出( 1976 年另有一場特別演出...),並指揮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完成了“漂泊的荷蘭人”、“尼貝龍根指環”全集和“崔斯坦與依索笛”的錄音。

 

聆聽這些錄音,貝姆總能讓樂團、合唱團及獨唱家們自然地謳歌著,他不搞神秘不刻意操弄樂團音量,但樂團的音色層次卻依舊豐富無比...;對了,上圖( 中 )是貝姆 1966 年於拜魯特指揮“崔斯坦與依索笛”實況錄音封面,就在演出結束後不久,担任該劇導演的華格納長孫魏蘭.華格納驟逝,當年這套 LP 發行時,貝姆還特別著文為念...。


More 他是誰?

 

來,瞧一下,他是誰?先說,不是蕭堤( Sir Georg Solti,1912 - 1997 ),我不會隨意在貝姆的場子內提別的指揮家...( 而且還放了張這麼大的照片...),知道他是誰嗎?...,...,他是“5000 nights at the opera”一書的作者 --- 魯道夫.賓爵士( Sir Rodolf Bing, 1902 - 1997 )

 

魯道夫.賓出生於維也納,1950 年 6 月獲聘為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 MET )的總經理,在他精明的領導下,MET 不僅維持其在國際樂壇翹楚的地位,更將歌劇藝術由新大陸推向世界高峰,他的名言不少,我個人非常認同其經營一家歌劇院不需要智慧,而需要建立一種風格的想法及做法...。

 

對了,在貝姆的場子内提他幹嘛?左圖是 1972 年 4 月 22 日於大都會歌劇院所舉辦的“大都會歌劇院歌劇慶典 --- 向魯道夫.賓爵士致敬”音樂會實況錄音之唱片封面( LP:美版 DG 2530 260 ),領導 MET 長達 22 年之久的魯道夫.賓在那個月離職,MET 為此特別舉辦音樂會歡送( 或許是藝人合約的關係,本片僅為歡送會的片段...),貝姆受魯道夫.賓的邀於 1957 年首度於 MET 登臺演出莫札特的“唐喬望尼”( 此時的貝姆可是以“曾兩任”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的身份受邀 ),結果大受紐約聽眾的好評,隨後貝姆多次在 MET 登臺,指揮包括“帕西法爾”、“費黛里奧”、“漂泊的荷蘭人”、“莎樂美”...等德語戲碼( 據王立德先生所著的“最受歡迎的大指揮家”一書所記載,貝姆在 MET 共指揮了 16 個樂季,合計 253 場的演出 )


 

由於是慶典演出,本片由多位指揮家及歌手輪流登台演出,貝姆在 A 面最後一首指揮理查.史特勞斯“莎樂美”的終幕( 由偉大的瑞典女高音尼爾森( Birgit Nilsson, 1918 - 2006 )演唱 ),貝姆才一出手大都會歌劇院管弦樂團的音色馬上綿密豐富了起來( 當然,這是和前一位指揮比,而這前一位指揮是尚未接掌 MET ...未滿 30 歲年輕且幼齒的...李汶( James Livine, 1943 -  )),嗯,功力有差喔...;B 面以貝姆指揮威爾第“奥泰羅”中的“現在夜深了( Già nella notte densa )”作結( 由 Teresa Zylis-Gara 及 Franco Corelli 演唱 ),唉,貝姆指揮時樂團的音色同樣明顯變得細密...( 這回...上一位的指揮...苦主輪到義大利指揮家莫利那瑞-普拉代利(  Francesco  Molinari-Pradelli, 1911 - ? )),我發現貝姆在歌曲結束前觀眾提前響起的掌聲中仍冷靜地將音樂維持到最後一個音( 不像別人,掌聲一起...音樂馬上輕浮了起來 ),大師,在本片...真的有差喔!


More 貝姆與波里尼

 

劇院出身的指揮家為歌手伴奏功力自是一流,他們的細緻及體貼通常也讓他們成為受歡迎的協奏曲指揮...,不過不知是不是花在歌劇的時間太多,貝姆並沒有太多協奏曲錄音,義大利鋼琴家波里尼( Maurizio Pollini, 1942 -  )是貝姆晚年經常合作的對象,而有一度...我一直以為...偉大的...義大利鋼琴家波里尼是...會剋死大指揮家的掃把星,真的,不信?請看看波利尼和貝姆及維也納愛樂的唱片資料( 曲目 / LP 編號 / 錄音年代 )


貝多芬:第三號鋼琴協奏曲

DG 2531 057 / 1977 年

貝多芬:第四號鋼琴協奏曲

DG 2530 791 / 1976 年

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

DG 2531 194 / 1978 年


 

布拉姆斯: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DG 2531 294 / 1979 年

莫札特:第19 / 23號鋼琴協奏曲

DG 2530 716 / 1976 年

 

波利尼和貝姆及維也納愛樂所有的協奏曲錄音...全部...皆在上頭,是的,未完成,貝多芬及布拉姆斯的鋼琴協奏曲仍未完成,貝姆於 1981 年 8 月 14 日辭世,咦!波利尼不是為 DG 繼續和維也納愛樂錄完貝多芬及布拉姆斯全部的鋼琴協奏曲嗎?


是的,剩下的貝多芬第一、二號鋼琴協奏曲便由德國指揮家約夫姆( Eugen Jochum )指揮維也納爱樂代為完成...,奇怪,為何約夫姆不乾脆也將布拉姆斯鋼琴協奏曲的錄音補完?莫非...莫非老大師約夫姆也...被剋...我是說...有什麼不測...?

貝多芬:第一(二)號鋼琴協奏曲

DG 2532 103 / 1981 年

( 由約夫姆指揮維也納愛樂 )

布拉姆斯: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DG 2530 790

( 由阿巴多指揮維也納愛樂 )


這個念頭我放在心上許多年,後來才發現約夫姆的生平為 1902 年到 1987 年( 他一直到 1986 年都還在指揮...),嗯!好險,沒剋到。還有,右上圖阿巴多與波利尼的布拉姆斯第二號鋼琴協奏曲錄於 1976 年,比貝姆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錄的還早...,好了,我承認是我想太多,沒事了,不過...別怪我懷疑波里尼...帶塞,OK?


【註】:波利尼後來在 1992 年到 1997 年間又為 DG 錄了一套完整的貝多芬及布拉姆斯鋼琴協奏曲全集,此回全由指揮家阿巴多及柏林愛樂完成...( 聽說阿巴多之前玉體違和..,我相信應和波利尼無關才是 )。


More 貝姆的歌劇錄音

 

劇院出身的貝姆其歌劇錄音量多且質高,其錄音清單雖非常“德奥”,但我確定貝姆在劇院内也曾指揮過不少諸如普契尼及威爾第等人的義大利作品,有趣的是...貝姆大多錄音皆錄製於...他離開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一職之後,我一直在想:本文開頭那封因未能久居維也納一地的離職信內容是貝姆卸責推委之詞...或他真的明白自己的歷史使命與價值...?

 

下表為貝姆歌劇錄音資料 ---


作曲家

曲目

年代

樂團

廠牌

Beethoven

費黛里奧  ( Fidelio )

1943

VPO

VOX

 

費黛里奧 

1969

Dresden State O

DG

Berg

露露  ( Lu Lu )

1968

柏林國立歌劇院

DG

 

伍采克  ( Wozzeck )

1965

柏林國立歌劇院

DG

Mozart

伊德梅尼歐  ( Idomeneo )

1977

柏林國立歌劇院

DG

 

後宮的誘逃  ( Die Entfuhrung aus dem Serail )

1973

Dresden State O

DG

 

費加洛的婚禮  ( Le nozze di Figaro )

1956

VPO

Philips

 

費加洛的婚禮

1968

柏林國立歌劇院

DG

 

唐喬凡尼  ( Don Giovanni )

1967

布拉格國立劇院

DG

 

唐喬凡尼

1977

VPO

DG

 

女人皆如此  ( Cosi fan tutte )

1955

VPO

DECCA

 

女人皆如此

1962

英國愛樂

EMI

 

女人皆如此

1974

VPO

DG

 

鐵都王的仁慈  ( La Clemeza di Tido )

1979

Dresden State O

DG

 

魔笛  ( Die Zauberflote )

1955

VPO

DECCA

 

魔笛

1964

BPO

DG

J.Strauss

蝙蝠  ( Die Fledermaus )

1971

VPO

DECCA

R.Strauss

莎樂美  ( Salome )

1970

漢堡國立劇院

DG

 

艾蕾克屈拉  ( Elektra )

1960

Dresden State O

DG

 

玫瑰騎士  ( Der Rosenkavalier )

1958

Saxon State Orchestra

DG

 

納克索斯島的阿麗亞德妮  ( Ariadne auf Naxos )

1969

巴代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DG

 

沒有影子的女人 ( Die Frau ohne Schatten )

1955

VPO

DECCA

 

沒有影子的女人

1977

VPO

DG

 

奇想曲  ( Capriccio )

1971

巴代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DG

Wagner

漂泊旳荷蘭人  ( Der Fliegende Hollander )

1971

拜魯特節慶樂團

DG

 

崔斯坦與依索笛  ( Tristan und Isolde )

1966

拜魯特節慶樂團

DG

 

萊茵的黃金  ( Das Rheingold )

1966

拜魯特節慶樂團

Philips

 

女武神  ( Die Walkure )

1967

拜魯特節慶樂團

Philips

 

齊格菲  ( Siegfried )

1966

拜魯特節慶樂團

Philips

 

諸神的黃昏  ( Gotterdammerung )

1967

拜魯特節慶樂團

Philips


上表係整理自“The Metropolitan Opera --- Guide to Recorded Opera( 1993 )”一書,若有疑異...請...告訴我,不過文責先撇清...,哈。


貝多芬:費黛里奧

VOX 250 / 1944 年

貝多芬:費黛里奧

DG 2709 031 / 1969 年

貝爾格:露露

DG 2709 029 / 1968 年


貝爾格:伍采克

DG 138 991-2 / 1965 年

莫札特:女人皆如此

EMI SLS 5028 / 1962 年

莫札特:唐喬望尼

DG 104 950 / 1967 年


莫札特:費加洛的婚禮

DG 2740 204 / 1968 年

莫札特:魔笛

DG 104 382 / 1964 年

R. 史特勞斯:玫瑰騎士

DG 138 040-3 / 1958 年


R. 史特勞斯:艾蕾克屈拉

DG 138 690-1 / 1960 年

R. 史特勞斯:莎樂美

DG 2707 052 / 1970 年

R. 史特勞斯:達芬妮

DG 138 956-7 / 1964 年


R. 史特勞斯:納克索斯島的阿麗亞德妮

DG 2709 033 / 1969 年

R. 史特勞斯:沒有影子的女人

DECCA GOS 555-7 / 1955 年

約翰.史特勞斯:蝙蝠

DECCA 35255 / 1971 年


華格納:漂泊的荷蘭人

DG 2709 040 / 1971 年

華格納:崔斯坦與依索笛

DG 104941 / 1966 年

華格納:尼貝龍根指環全集

PHILIPS 6747 037 / 1966 - 67 年



More 馬勒...不太熱...

 

貝姆曾言是前輩指揮家華爾特將對莫札特的熱情感染給他的...,我一直很好奇 --- 以華爾特對馬勒的忠實與熱情,在他與貝姆相處的六年中應該多少感染些“馬勒熱”給貝姆才對,但除了一張與男中音費雪迪斯考( Fischer-Dieskau )合作的悼亡兒之歌( Kindertotenlider)”與另四首歌曲音的錄音外( 左圖為 LP 封面:DG 138 879  ),我實在找不到貝姆指揮其他馬勒作品的唱片或演出紀錄,其實貝姆 似乎也很少指揮孟德爾頌的作品( 他完全沒有留下任何孟德爾頌作品的錄音 ),我真誠的希望這是因為他不喜歡他們風格,而非厭惡他們的猶太血統...。 


More 貝姆的日本行...

 

貝姆雖已逝世多年,但迄今在日本人氣仍旺,他生前共出訪日本四次,分別是 1963 年、1975 年、1977 年及去逝前的 1980 年。


貝姆 1975 年訪日時攝於機場...


1963 年 10 月貝姆首次率柏林德意志歌劇院訪日,他們演出了包括“費黛里奥”、“費加洛婚禮”、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舒伯特第八號“未完成”及第九號交響曲“偉大”在內的 11 場演出;1975 年貝姆則率維也納愛樂同行,由 3 日 16 日到 4 月 6 日間他們共巡迴 8 個城市舉辦 16 場音樂會,演出曲目包括貝多芬第四及第七號交響曲、布拉姆斯第一及第四號交響曲、舒伯特第五、第八及第九號交響曲、莫札特第 25 號、第 41 號交響曲及交響協奏曲、華格納的“紐崙堡名歌手”、史特拉汶斯基的“火鳥”、一首羅西尼的序曲和半場史特勞斯家族的圓舞曲等曲目,部份於 NHK Hall 的演出後來被 DG 唱片發行成兩套日本版的 CD 及 LP 供當地樂迷珍藏( 我有的是 LP )


貝姆於音樂會後在臺上接受日本樂迷的歡呼...


1977 年 3 月貝姆再次率維也納愛樂訪日,這次他們為日本觀眾演奏了六場包含貝多芬第二、三、五及六號交響曲,莫札特第 29 號交響曲和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等曲目;三年後的 1980 年 9 月 30 日( 此時距大師逝世不到一年...),貝姆更將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整團打包帶到日本...,他們演出四場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和一場理查•史特勞斯的“納克斯島的阿麗亞德妮( Ariadne auf  Naxos )”,臨去前劇院樂團還以維也納愛樂之名開了一場音樂會( 曲目是貝多芬第二及第七號交響曲...)。



其實貝姆對日本也頗具好感,在他生前最後的訪談中貝姆便明白表示他很想再去日本一趟,理由是...前一年秋天( 即 1980 年 )他到日本指揮一場電視轉播的演出便可得到六萬馬克的酬勞...,我想這也是老大師人性的一面吧!


( 日版 LP: DG 92MG-0752  )

( 日版 LP: DG 92MG-0650  )



More 最最特別的貝姆是...


貝姆出人意外地於 1977 年到 1980 年間指揮倫敦交響樂團為 DG 灌錄了柴可斯基第四、五、六號交響曲,這也是同曲貝姆唯一的錄音;晚年的貝姆把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當成德奥作品般的演奏,聆聽時吾人可以明白感受到貝姆個人的意志力及意圖清楚地灌輸在倫敦交響樂團身上,厚實、唯美,且小心翼翼,算是同曲目的珍品,貝姆迷一定要擁有,柴可夫斯基的粉絲則一定要聽過...。


好了,既然大家手上都有一堆貝姆的錄音,您覺得貝姆錄過最特別的曲目是那一個 --- 柴可夫斯基第四、五、六號交響曲?史特拉汶斯基的管弦樂作品“火鳥( L'oiseau de feu )”?普羅高菲夫的“彼得與狼”、還是聖賞的“動物狂歡節”?我想了又想,我的容案 --- 貝姆最特別的錄音“曲目”是 --- 奥地利及日本的...國歌,“國歌”錄製於 1975 年 3 月,地點是日本東京的 NHK Hall,為那年貝姆率維也納愛樂訪日首場演出的實況錄音,收錄在 DG 日本版 LP 內( DG 92MG-0752-5 ),現應有日本版的 CD 發行...,怎樣?國歌,夠特別吧!


貝姆的最後錄音...

 

大師貝姆的最後錄音錄製於 1980 年 11 月19 - 24 日,曲目是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樂團是“貝姆的樂團” --- 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合作的歌手包括多明哥及傑西.諾曼等人。

 

我不知道貝姆先生對這個最後錄音在“曲目”安排上有沒有遺憾?為何這麼問,難道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還不夠格成為大師的天鵝之歌?不,我不是這意思,貝姆生前曾多次提及,如果他在維也納街頭遇見貝多芬,他會舉帽向他致敬,但如果遇到的是莫札特,他會立刻跪下身去親吻他的腳...,1981 年貝姆在他最後的訪談時也說:「如果我還能康復一次,我很想再和維也納愛樂一起錄莫札特全部的交響曲...。」,我只是想...如果換成莫札特的作品,貝姆或許會高興些...。

 

這個最後錄音...沒有激情,但也絕不見老者偶有的臃腫,在四平八穩中指揮家的意識力還是一層層地往上疊起,並將樂團的張力擴大到極限...., 一點也沒有臨別前的不捨與自憐,只可惜多明哥及潔西.諾曼把終樂章的“歡樂頌”當成歌劇唱,激情太過,少了本曲應有的平和...,但天鹅之歌怎可不聞呢?

 

對了,1979 年 1  月 12 日貝姆和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現場灌錄了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 DG 2531 352 ),本片於 1981 年發行不久後大師辭世,DG 還特別印了一張畫著大師戴眼鏡的貼紙貼在唱片封面上,貼紙上還註明“Karl Böhm, 1894-1981”,您看過嗎?




More 貝姆的笑...

 

您見過貝姆的笑容嗎? 很多人大概無法想像一隻帶著笑意的嘴掛在正經八百的貝姆臉上是個什麼模樣;我在貝姆與鋼琴家波里尼合作的布拉姆斯鋼琴協奏曲唱片封套上第一次看見他的笑,後來 其它書本上看到更多笑容,雖然這些笑容確實可以令人感受到他的誠懇,不過我相信貝姆和我一樣的不自在。


採排時的貝姆的笑...,攝於 1975 年,地點不詳,少見喔!


巴倫波英說得好 --- 要體會貝姆的幽默還是要由他的音樂下手。自從我聽到他指揮“彼得與狼那隻鴨子在死裡逃生後又神氣活現的模樣,以及魔笛中補鳥人巴巴基諾被夾住嘴巴嗯嗯歌唱的神情,我才明瞭這句話的道理,建議您親自體會一下。


More 下臺一鞠躬...

 

下文是關於貝姆逝世報導...,將許多事交代的很清楚( 可惜作者...對不起,書上沒寫其大名...),我可是抄的很辛苦,有始有終,諸看官細看了。

 


隨落淚之日靈魂升空而去

貝姆去世後故鄉的回響


貝姆的靈魂往高處飛去

 

空中籠罩著厚雲的 8 月26 日( 1981 )薩爾 玆堡的大教堂,擠滿了六千名群眾。他們是為了參與貝姆的追思彌撒而來,一起為這位 14 日在此城去世的大指揮家祈求冥福。列席的還有奧國總統季希許雷嘉、副首相席諾瓦茲和聯合國秘書長華德翰。薩爾斯堡音樂節的工作人員,為了頌揚故人長久以來對音樂界的彰著貢獻,特別為他演奏了莫札特的「安魂曲」。

 

 和生前的貝姆有過親密關係的歌唱家們,像波蒲、露德薇、許萊亞和貝里等人,都主動參加演唱,由黎汶指揮維也納愛樂管絃樂團和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合唱團演奏。當莫札特絕筆的「落淚之日」響徹教堂,引人落淚的時刻,或許貝姆的靈魂,也隨看往高處飛去...。

 

籠罩黑雲的薩爾斯堡音樂節

 

 今年( 1981 年)的薩爾斯堡音樂節,一開始就籠罩看一股黑雲。大家對貝姆的健康狀態,都忽喜忽憂,話題總是圍繞在這位老大師的身邊事。接連取消維也納和慕尼黑的演奏會後,貝姆對薩爾 兹堡的「納克愛斯島的阿麗安德娜」,也不得不死了心。可是不管如何,8 月 29 日和維也納愛樂的舒伯特「未完成」與第九交響曲的演奏會,一直希望能再登台指揮。稍早前,新出版的「貝姆傳」贈送會,11 日要在慶典劇院內的貝姆廳舉行,此事他也非得出席不可。同時,28 日是他第 87 次的生日。由於這一大堆事,貝姆一直暫居於薩爾玆堡的旅館內。

 

 從 1938 年開始,在隨後的 80 年間,貝姆在這個音樂節上,指揮過 338 次演奏會。今年夏天,雖然不大可能再站上指揮台,可是很想到舉行音樂節的薩爾 玆堡走一趟,這就是他的唯一希望。

 

  10 日,傳出他的病情惡化的消息,11 日已進入昏睡狀態,醫生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不用說,他再也無法參加傳記出版紀念舞會了。貝姆就在昏迷的狀況中,3 天後的 14 日,在兒子卡爾海恩茲懷中,靜靜地斷氣了。

 

 那天午後,我在胡許爾湖畔,接獲這個噩耗。這時正是準備出發,去觀賞「賀夫曼的故事」的時侯。根據這兩三天來的新聞報導,不難預料到貝姆可能去世,可是聽到這悲痛的消息時,心媮椄O抑不住悸動。儘管開車來到二十公里處的薩爾 玆堡街道,或是坐上慶典大劇院的椅子上,心情照樣不能平靜下來。

 

 當音樂節的工作人員,報告貝姆去世的消息後,歌劇開幕前那華麗、熱鬧的氣氛,在剎那間立刻變得凝重、悲傷。在場的所有觀眾不約而同地站起來,為死者默禱以後,指揮家黎汶、飾唱主角的杜敏哥、飾唱學生們的合唱團,雖然在舞台上不得不表現出愉快的氣氛,卻照樣受到這消息的影響,無法表現得很開朗。

 

歌劇演完後,觀眾走出會場時,外面已經有人兜售次日的報紙。在地方報的重要版面上,刊滿了有關貝姆去世的記事。15 日是聖母升天節,是報紙的停刊日。因此,大報刊載貝姆的新聞,就拖延到次週的星期一( 17 )。由於是過時的新聞,記事就難免少些。可是,各報在文化欄上,珛n出大篇幅的追悼文,以及遺族的巨大計聞。

 

 據說,卡拉揚在聽到貝姆去世的通知時,情不自禁地哭了。次日早晨,在維也納愛樂的預演上,帶領所有的樂團團員,以及大約一千名的聽眾做了默禱。在這個 16 日的演奏會節目單上,立刻追加了莫札特的 「共濟會送葬音樂」,在卡拉揚的告別辭上,同時為祈求故人的冥福禱告「我痛失了最敬愛的朋友,可是他的偉業,卻將永遠隨看唱片和錄影,繼續活在人世間。」

 

 維也納愛樂藉看慕特獨奏的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和德弗札克的「第八交響曲」,表達出對故人的哀悼之情。聽眾也很自然地回憶起這位已故大師,和這個樂團深遠的關係。據說,他們的最後盼望,就是從不考慮別的指揮家,只想和貝姆在一起,以完全的信賴灌錄莫札特的交響曲全集。

 

貝姆去世後的回響

 

 貝姆去世的消息,在各地引起很大的回響。阿巴多在愛丁堡音樂節的首日演奏會上,演奏了巴哈的「馬太受難曲」,呈獻給貝姆的英靈。日本的 NHK 廣播局,把星期六的節目,臨時改變,播放了貝姆指揮的莫札特和華格納。德國的週刊「星辰」( Stern ),刊出貝姆在世的最後訪問談話。法蘭克福的歌劇院,請求政府追頒第一號莫札特獎章給這位大指揮家。奧國廣播局的無線電廣播做了許多特別節目,電視台在 22 日,播映由彭奈爾製作的「費加洛的婚禮」。

 

 奧國和德國各大報紙或週刊,都爭相刊登故人的生平、交遊關係、指揮莫札特的作品、晚年動作很少的指揮方式,以及速度的設計等軟事。貝姆新傳記作者恩德勒說:「卡爾.貝姆留下了不起的遺產。他和同時代大師們的樂譜、書信,以及眾多的錄音。所有在管絃樂演奏會、歌劇院的演出上,深受感動的世人,一定會不停地談論和懷念貝姆的生涯和他的音樂。這就是貝姆的遺產。」

 

葬在許塔恩費特墓地

 

22 日,貝姆又回到他的故鄉格拉茲。這次,他疻雃里p默不語的遺體,回到他出生的地方。他曾在這塈蟔牧k律,又成為年輕的指揮家,而且嚐到最早的成功與勝利的滋味。遺孀笛雅夫人,雖然收到維也納等各城市願意提供名譽墓地的好意,最後還是決定把亡夫安葬在許塔恩費特墓地。原因是,他的雙親也安眠於此。

 

這是只埋葬一些近親的、寂靜的墓園。兒子卡爾.海恩茲,摘下賀夫曼斯塔爾的一段詩,作為弔辭。這位為理查.史特勞斯寫作許多歌劇劇本的詩人的話,比任何人的頌詞都更適宜於亡父那樸實無華的作風。

 

 參加葬禮的人有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的代表雲格布特、瑟費納,從慕尼黑來了艾法丁格,以及在薩爾斯堡擔任貝姆代理的沙瓦利許。此外還有在貝姆最後製作的「艾蕾克屈拉」電影中,飾唱主角的李莎妮克。以及在兩天前,彈奏莫札特「慢板」( K.540 ),表明深切的追悼之情的波利尼等。

 

 追思貝姆的各種活動

 

 貝姆追悼儀式,27 日先在格拉茲舉行了,29 日奧國政府又在維也納舉行一次。生前,貝姆曾榮獲政府頒授的「奧國音樂總監督」的榮銜。戰前與戰後劇院重新揭幕時擔任指揮,以及貝姆曾任兩次總監督的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在 9 月 27 日舉行了「追思之夜」的演出。

 

 生前貝姆曾活躍過的慕尼黑、丹姆斯塔特、漢堡、德勒斯登,以及紐約大都會等歌劇院,都同意維也納的提議,在同日的同一時間,舉行追懷貝姆的各種活動。此外,9 月 19 日,威尼斯也舉行紀念演奏會。這一天,由歐洲的一百五十位音樂評論家,追贈名叫「為音樂奉獻一生」的獎牌。在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和林茲的布魯克納紀念館,也計劃舉辦「回顧展」。

 


結語 --- More More 貝姆...

 

貝姆逝世於 1981 年,逝世前他的行事曆已排到 1984 年...( 可見世界多需要他 ), 貝姆年紀雖大,但他的耳朵似乎還挺好的,經常把許多音樂家趕到絕望的邊緣,他也以此沾沾自喜...,當記者向他求證:「您曾對一位聲音拖得過長的女歌手發怒道:妳以為靠這個就能蓋一個週末渡假用的別墅嗎?有此事嗎?」,不料咱老貝姆一本正經地等道:「對不起,當時我說的是夏季渡假用的別墅...。」,貝姆的正經源自於歌德,「我和歌德同一天生的,他是一本正 經的,我也是。」,哈,我們能說什麼呢?( 本段句源自其生平最後訪談,該訪談中貝姆曾讚美兩位他的指揮同行,一是卡拉揚,另一位是...他口中天才式的男人 --- 小克萊巴。 )

 

貝姆一生在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指揮了 667 場演出( 從 1933 年到 1981 年的 3 月 12 日 ),在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指揮了 595 場( 1921 - 1981 ),大都會歌劇院 253 場,在漢堡國立歌劇院也有 195 場( 1931 - 1978 ),其生涯中先也曾在南美北美等地歌劇院留下足跡,不過如果能找到貝姆生平音樂會的全記錄,我想可以解決我心中許多困惑,例如在他的音樂會曲目中是否真的那麼少巴哈、馬勒與孟德爾頌?

 

對了,我將個人所擁有的貝姆 LP 封面大多都貼上了,利用這個機會整理自己,坦白說,覺得自己好幸福,真的。

 

最後,奇怪了...怎麼貝姆逝世 25 週年的紀念專輯是由音響店的網站來做?各位愛樂高手們也應多少做些事吧!請求諸家前輩高人出手為本文補充之( 請 mail 到南方的信箱 ),我保證註明出處,還有,基於同為貝姆迷的經驗分享,看完本文...您有任何心得( 要拍手責罵都行 )...長篇大論或隻字片語都好,也請來文分享之( 請 mail 到南方的信箱 ),先謝了。( 分享內文請見下文,希望可逐日增加...)


分     姆  ( 感謝迴響)


( 001 ), 2006. 08. 10 --- 臺南邱先生

 

以下是日本在今年二月發行的貝姆相關錄音,據說柏克萊書店有引進。另外,日本預計今年 10 月份發行三張貝姆在日本公演的 DVD,曲目我硬是從日文及相關檢索翻出來的,應該不會有錯。我想這應該只是貝姆當時訪日公演的一部份而已,因為依照您的文章內容,公演的曲目應該不只這些。


CD  ---
1. Tchaikovsky   Sym.4, 5, 6: Bohm / Lso  
2. Haydn Sym.88, 89, 90: Bohm / Vpo
3. Haydn  Sym.91, 92, Sinfonia Concertante: Bohm / Vpo
4. Bruckner Sym.8  Bohm / Vpo
5. Schubert Sym.8, 9  Bohm / Vpo
6. Schubert Sym.4, 5  Bohm / Vpo
7. Mozart Serenade.6, 10: Bohm / Bpo
8. Mozart Overtures: Bohm / Various Orchestra
9. Brahms : Symphony No.1 in C minor, op.68 / Bohm
10. R. Strauss : Eine Alpensinfonie, Tod und Verklarung / Bohm
11. R. Strauss :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 Till Eulenspiegels lustige Streiche ; Festliches Praludium / Bohm


DVD ---
1, 1975 年日本公演 (舒伯特第八號交響曲, 貝多芬交響曲第 7 ,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 華格納的“紐崙堡名歌手”前奏曲 )
2, 1977 年日本公演 (貝多芬交響曲第 6 號『田園』, 交響曲第 5 號『命運』, 雷奧諾拉序曲第 3 )
3,
1980 年日本公演 (貝多芬交響曲第 2 , 交響曲第 7 )


( 002 ), 2006. 08. 14 --- Hannyi Chao

 

黃先生您好:

 

看了您的整理覺得很感動。前陣子我買了一套 CD,叫做「KARL BOHM - Mozart and Strauss」( DG 477 529 - 6 ),裡面有一段貝姆的口述自傳,DG 曾有 LP 發行,手冊裡面附有英文的摘要。由於非常喜歡貝姆,順便練習英文,所以就把這篇翻譯成中文了。現在就當成 feedback 貢獻給您吧,感謝您以富感情的文筆寫下詳盡而感人的報導。

---------------------------------------------

Erz,,hltes Leben (A Life Retold)

Karl Bohm, A Narrated Autobiography

Recording: Salzburg, July 1960

Summary prepared by Alan Newcombe, translated by Hannyi Chao

 

人到了某個年齡之後,就可以大致上論斷他的一生是否活得有價值,以音樂的術語來講,就是他對自己的人生,是否詮釋正確、是否演出完美。現在的我,差不多已經是這種年齡了。我深信,一個藝術家的榮耀,非來自於任何頭銜。若我能具備某種值得世人尊敬的特質,而使「貝姆」兩個字成為某種典範之代名詞,這才是一個藝術家所能得到的最高殊榮。

 

根據我母親日記的記載:襁褓中的我,呀呀而出的第一個字是“min”,這個字所指的就是「音樂」。父親是一位律師,他有著一口美妙的男中音嗓音,也身兼 Graz 歌劇院的法律顧問。

 

我開始學習鋼琴時,特別受到了 Franz Weiss 的指導。他是 Graz 歌劇院的豎琴手,也因此我能跟隨著他參加所有《玫瑰騎士》的採排。當時,那 presentation of the Silver Rose 的樂音,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

 

我想成為一個音樂家,所以在 1913 年,我開始向 Eusebius Mandyczewski 學習和聲學、對位法與作曲。Eusebius Mandyczewski 當時是維也納 Gesellschaft der Musikfreunde 的檔案管理者,他是布拉姆斯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我從他那兒看到了許多這位偉大作曲家的手稿。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很快我被徵召入伍。軍旅生涯裡,我是一個優異的騎士,以當時的情況,我很有希望會建立起一番偉大的勳業。但因為一場我從馬背上摔了下來的意外,為這段未竟全功的潛在勳業,提前劃上了句點。

 

在 1916 年我成為了 Graz 歌劇院的提詞員。在我到劇院的第二天,有一場 Aida 的幕後橋段需要指揮,於是我客串上場了。可是當時的我並不清楚如何比劃 4/4 拍子,亂比的結果引發嚴重的抗議,使我幾乎被轟下指揮臺。但我很快就學會了,也開始指揮輕歌劇。我記得一個趣事:有次某個女歌手想要降三音來演唱,可是樂團中的音樂家堅持只能降一個音。結果在演出八到十個小節以後,我們彼此的調才終於對了起來。這實在是很恐怖。我還聽到有觀眾說道:「難道說共產主義們也在歌劇院裡面暴動了嗎?」不久我開始指揮歌劇,如 Victor Ernst Nessler 的 Der Trompeter von SÄkingen 與韋伯( Weber )的 Der Freischütz。在此同時,我仍然在進行著我的法學博士學程。

 

很快地開始了我第一場的華格納歌劇演出,演出的是《羅恩格林》。當時 Karl Muck 也在聽眾席,他是非常著名的一位前輩級的拜魯特指揮家。他告訴我:「雖然你所演出的 Bridal Chorus 像是一場 polka,但可以看出你有天分。我願意帶你走一遍華格納的總譜。」從他那裡,我學到了許多的華格納演出傳統。接著,在貝多芬年( 1920 ),我負責上演全新製作的《費德里奧》,隨後獲選為歌劇院的首席指揮,並且演出了很多場的音樂會與所有的歌劇。其中,也包括了我心愛的《崔斯坦與依索德》。不久,華爾特( Bruno Walter )邀請我去慕尼黑指揮歌劇。我接受了這家國立歌劇院的任職。在我們一起共事的那些日子裡,我從他的身上學到很大的成長。

 

在慕尼黑度過六個成功的寒暑之後,我到了 Darmstadt 指揮。在那兒我遇到了兩位先生:一位是劇院的監督 Carl Ebert,以及時任經理的 Rudolf Bing。Rudolf Bing 後來成為紐約大都會劇院總經理。當時我們一起上演最新的現代音樂製作,包括亨德密特( Hindemith )的 Neues vom Tage、史特勞斯( Richard Strauss )當時所有的歌劇、以及貝爾格( Alban Berg )最新的(但不是最後的)歌劇—《伍采克》(Wozzeck)。貝爾格人性的特質,與他優異的音樂天賦相稱。我只能在世界各地首演這部作品,作為我對他情誼的回報。我把這部作品帶到了薩爾斯堡、維也納、納普勒斯( Naples )、布宜諾賽利斯( Buenos Aires )、以及大都會。在納普勒斯我們排練了超過三十次以上,在布宜諾賽利斯更引起轟動,連續兩個樂季的票都搶購一空。

 

離開 Darmstadt 之後,我前往漢堡( Hamburg )工作,在那兒我遇到了理查史特勞斯,當時我正在上演他的歌劇 Arabella。與這位天才的相遇改變了我的一生。

 

自 1934 年起的九年間,我成為德勒斯登( Dresden )歌劇院的指揮。在我第一次排練時,那兒的音樂家們跟我說:「幸好我們至少不用再學習『會話』。」因為 Ernst von Schuch 也是 Graz人,他是我前幾任的前輩,是個優秀的音樂家。在德勒斯登,我為兩部史特勞斯的歌劇舉行世界首演:《沈默的女人》( Die Schweigsame Frau )與《達芬妮》( Daphne )。其中《達芬尼》是史特勞斯提贈給我的。我常常與史特勞斯一同散步,一邊散步、一邊閒聊莫札特。史特勞斯是敬愛莫札特的。有一次他對我說:「你記不記得《唐喬凡尼》第一幕終曲前,有兩小節慢版?我願意用我三部歌劇,來交換這兩個小節!」

 

他說這個橋段是從一個純粹歡愉的小步舞曲,轉折到深具悲劇性格的三重唱,而這麼戲劇性的轉折,竟然用兩個小節就完成了。這是莫札特無可比擬之天才的一個例證。另外有一次他告訴我:「莫札特他能創作無止境般綿長的旋律。看看凱魯碧諾( Cherubino )的第二詠歎調,整個旋律一直綿延到詠歎調終止才結束。我很不幸的只能創造有限長度的旋律,但對這些旋律,我做了一切作曲家所能做的工作。」

 

史特勞斯也是個指揮專家。在莫札特與他自己的作品方面,他是個無可比擬的詮釋者。我記得有一次,在他排練 Elektra 時,他放下指揮棒,說:「各位,今天晚上請大家安靜地演奏。這個作品寫得實在太吵了。」從史特勞斯與 Muck 那兒,我學到了小動作的原則。他們兩人都對此抱持著相似的態度:「打拍子的右手,只是要告訴大家說『我們現在進行到這裡。』如此而已。除此之外,真正帶領樂曲的是大家的精神的力量。」這是說指揮者應當以總譜為標準,扮演中介者的角色,將總譜的理念投射到那些在他四周的演奏者身上。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實上身為一個藝術工作者,指揮家很少對他的工作成果滿意——通常他對樂團、以及指揮樂團的自己,都抱有恨鐵不成鋼的心理。

 

有一次,一位攝影師要求史特勞斯做出在指揮時高舉雙手的動作。史特勞斯一口回絕,說道:「我曾經講過,指揮的時候左手最好什麼都不要做,現在你竟然想強迫我做出使用左手這種事情!不。我要把左手插在褲子的口袋裡。」然後有一次他指揮《沒有影子的女人》,在進行到最後一幕四分之一的高潮處,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演出結束之後,他問我對於這場演出有沒有什麼想法,我說:「很好。不過我想到史特勞斯博士曾經講過的:指揮家在演出時絕對不應該從座椅上站起來,而且也絕不應該揚起他的左手;這兩項你今天都做了。」史特勞斯喃喃自語了幾聲,就把話題帶開了。四天之後他又指揮了同一部作品,在同一個高潮處,我看見他又作勢準備要站起來了,但最後他壓制了自己,並用左手緊抓著桌子。接著他向我的包廂招了招手,這個小動作一方面展現了他的自我控制力,也顯現了他的幽默感。有一次,他微笑道:「我在指揮時絕不流汗,汗流浹背是觀眾的事。」

 

有一天,我在史特勞斯 Garmisch 的家中作客,《達芬妮》的作詞者 Joseph Gregor 也在座。Gregor 在樓上的房間裡面作詞,每寫完一頁,稿件就在我們間傳閱,最後才遞到史特勞斯的手上。史特勞斯旋即在其上註明,應採何種旋律、何種調性。我常常感到自己跟不上他的創作速度。另外一次,他一面從草稿中謄抄校正本的總譜,同時又跟我聊著莫札特。我覺得這樣不妥,說你不能一面作曲,又同時分心聊其他東西。他回應道:「繼續聊啦,親愛的貝姆,這是我唯一放下工作的時刻啊。否則創作會一直在我腦海中自動進行著。」有一次他實在生氣了,說:「有人說我是個被遺棄在過去的人。可是,看看 Elektra 裡面 Klytemnestra 那一段,有誰能找出比這段更現代的作品!」

 

就像所有偉大的作曲家一樣,史特勞斯早期也受到其他人的影響,作品中出現了前人的影子,特別是華格納。但是到了《狄爾惡作劇》的時候,他已經從別人的影響下走出來了。他的作品之所以好聽,不單單是因為他的配器成功,這只是原因之一;但他那典範一般的旋律對位技法、以及對於曲式展現令人難以置信敏銳度,這才是更主要的原因。在這點上,他與莫札特展現了相似的特質。

 

在史特勞斯去世的 12 個小時前,他曾經突然地清醒過來,並對我說了一段話。他說如果上帝再次賦予他一次全新的生命,他還是會做與此生同樣的事。

 

在德勒斯登的那段日子,令人感到非常滿意,特別是那異常傑出的合奏效果。在那兒,我們總輕易就做出能令別的劇院感到妒忌的效果。我相信如果今日的人們能花心思去探索,他們還是可以做出以前我們劇院那般的優異合奏。

 

由於我曾經在維也納演出,特別是曾與愛樂共演過許多音樂會,維也納國家歌劇院( Wiener Staatsoper )邀請我接任他們的總監職務。我在 1943 年的 1 月 1 日到職,上演華格納的《名歌手》( Die Meistersinger )。在 1944 年,所有的歌劇院都被勒令關閉了。我不希望我們歌劇院的伙伴們淪落到軍火工廠工作,所以採用了音樂會的形式,來上演莫札特與華格納的歌劇作品。這樣是一個很奇妙的體驗:儘管上半場的華格納《女武神》第一幕也很適合音樂會形式演出,但是總感受到舞台的必要性;然而上演《費加洛》或《女人皆如此》的節選本時,卻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缺陷感。不管有沒有舞台背景,音樂都同樣地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我深深愛著莫札特。但是我很晚才接觸他的音樂,這是受了我父親他們的影響。父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華格納主義者,他們一貫的論調是:「為什麼莫札特的音樂聽起來都一樣,簡直就像是同一首一直在反覆一般。」直後後來,我才了解這種「反覆」的必要性。

 

我一直在探索,如何才能做出保證一流的莫札特詮釋。我得到了一個結論:莫札特他能用音樂來表達人類所有的情感,可是他從未露出過於感傷的多愁善感。所以我總是避免著用感傷的手法來詮釋莫札特。我曾反覆琢磨他展現的天才,最後使我相信:他是造物主所創造的一個完美個體,打從他呱呱墜地之際,就已經是個完美的存在。這種完美的存在,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人們很難解釋:一個和弦,某些作曲家用起來顯的平凡無奇;而一旦落入莫札特手中,立時展現奇蹟般美妙的效果,猶似上帝賜與之恩典。曾經有個朋友問他是如何作曲的,他回答:「很簡單啊,只要我有時間,我就能作曲了。曲子都在我的頭腦裡面,早就已經完成了,只是我得簡單整理一下就好了。」只有舒伯特( Franz Schubert )的創作力能與他相比。舒伯特也是能在一年內,寫出幾百首不朽歌曲的偉大作曲家。

 

在 12 . 3 . 45 那天,這個數字,彷彿代表命中註定似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被炸毀了。很多維也納人和我一樣,只能在焦黑的廢墟之前,悄然站立。

 

在回到 Graz 一段時間之後,我開始旅行演奏,並開始建立我的國際性事業。後來奧地利政府邀請我接手國家歌劇院的重建工作,我很高興地接受了,在 1955 年 11 月,我指揮了《費德里奧》。雖然那時我的國際性旅行演奏已經增加了。

 

我父親是 Egerland 人,我母親是亞爾薩斯( Alsace )人。我在老式的奧地利傳統文化中成長,現在人們所期盼的是文明之間的對話,當我在指揮莫札特以及史特勞斯之時,聽眾應該可以聽到那來自古老的奧地利傳統的聲音。

 


( 003 ) ---2006, 08, 19  , From:愛樂吧臺

 

 貝姆是誰?沒睡過,不熟!

 

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將貝姆介紹給大家,而是在看過南方音響"指揮家貝姆逝世25週年紀念專輯"一文後,覺得寫的實在太精采了,於是翻閱整理手頭上現有有關貝姆的資料,讓自己重新認識這位指揮台上的一代宗師。

 

有關貝姆的生平事略,翻開楊忠衡編譯"大指揮家列傳"貝姆的那個章節,對我來說文字讀起來有點苦澀,眼睛不知不覺偷偷向後瞄了一下,結果發現列舉出來的推薦錄音,幾乎全由日本唱片藝術首獎所包辦,於是心中產生一個疑問,是否像卡爾李希特一樣,在日本受到高度的推崇,可是在西方世界,已快要將他給遺忘了?

 

很想聽聽企鵝怎麼說,無奈手上沒有企鵝,倒是有一本和企鵝差不多厚 的"GRAMOPHONE:The Classical Good CD & DVD Guide 2005",先是在索引"INDEX TO ARTIST"塈鋮"Bohm"這個名字,發現本書提到他的頁次共有16頁之多,還算滿可觀的,所推薦的錄音經我表列整理如下:

項次

唱片內容

唱片編號

錄音年代

推薦
等級

1

Beethoven:Piano Concertos Nos 4 and 5
Pollini,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G Classikon 439 483-2GCL

1976

 

2

Beethoven:Symphony Nos 6
Schubert:Symphony Nos 5 in B flat, D485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G The Originals 447 433-2GOR

1971, 1979

£££

3

Beethoven:Fidelio
Bavarian State Orchestra and Opera Chorus

Orfeo d'Or C5600121

1978

££

4

Berg:Lulu, Coupled with Wozzeck
Orchestra of the Deutsche Oper, Berlin

DG 435 705-2GX3

 

 

5

Bruckner:Symphony Nos 4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ecca Legends 466 374-2DM

1973

£££

6

Mozart:Piano Concerto No 27, Concerto for Two Pianos and Orchestra
Emil Gilels, Elena Gilels,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G The Originals 463 652-2GOR

 

££

7

Mozart:Symphonies Nos 1-36,  Nos 38-47, (No 7a) in G, 'Alte Lambach', 'Neue Lambach'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G 435 231-2GX10

1959-68

 

8

Mozart:Symphonies Nos 35, 36, and 38-41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G The Originals 447 416-2GOR2

1959-66

 

9

Mozart:Le nozze di Figaro
Deutsche Oper Orchestra

DG The Originals 449 728-2GOR3

 

 

10

Schubert:Symphonies Nos 1-9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G Collectors Edition 471 307-2GB4

1963-71

 

11

R Strauss:Capriccio, Tod und Verklarungc
Bavaria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Staatskapelle Dresden

DG Classikon 439 467-2GCL

1972,1971

££

12

R Strauss:Capriccio
Bavaria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DG 445 347-2GX2

1971

 

13

R Strauss:Daphne
Vienna State Opera Chorus, Vienna Symphony Orchestra

DG 445 322-2GX2

 

 

14

Wagner:Ring Cycle
Bayreuth Festival Orchestra

Philips 412 475/478/483/488-2

1967

£££

15

Wagner:Tristan und Isoled
Bayreuth Festival Orchestra

DG The Originals 449 772-2GOR3

1966

£££

推薦等級符號意義說明如下:

£££ 經典
££ 傑出
£ 強烈推薦
No disc 推薦

這份榜單,讓我眼睛為之一亮之處有:

  1. 布魯克納"第4號交響曲",與汪德版並列£££最高等級推薦。

  2. 華格納"指環",唯一£££最高等級推薦,勝過蕭提版的££

  3. 華格納"崔斯坦與伊索德",唯一£££最高等級推薦,拿出自己那張"古典王國系列"的精選集,編號:DG 439 469-2 10GCL,偷笑一下。


( 004 ), 2006, 9 / 7, 下文補述由好友 blue 97 版主提供 ---

 

貝姆生命的最後...

 

我們有貝姆(Karl Böhm1894-1981)最後的錄音、最後的日本行、最後的。但貝姆的最後公開演出是什麼時候?曲目又是什麼?我找到的資料顯示,1981312日,貝姆在維也納指揮莫札特歌劇《費加洛婚禮》就是大師在舞台的最後一瞥,從資料來看,回顧他的演出生涯,貝姆共指揮《費加洛婚禮》達290次。

在貝姆生命最後幾個月的歲月裡,他花了不少時間與著名導演弗列德利希(Götz Friedrich)共同完成理察史特勞斯歌劇《Elektra》的音樂電影,這是他對他熱愛的理察史特勞斯作品,所留下的最後獻禮。

 

 貝姆在日本的貝多芬最後巡禮

 

19809月底,卡爾貝姆(Karl Bohm18948.28-1981.8.14)第四度訪日,他將整個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搬到日本,而這也是他一生中最後一次到日本公演。當時貝姆共演出四場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和一場理查史特勞斯的《納克斯島的阿麗亞德妮》(Ariadne auf  Naxos),在這些歌劇公演的最高潮外,還夾雜臨時組合而成、以維也納愛樂名義演出的貝多芬第二號、第七號交響曲。這兩首曲目,貝姆在日本都各演出過兩次到三次之多,而貝多芬所有的交響曲,貝姆只剩下第一號、第八號未在當地公演過。

 

1980106日這場貝多芬的饗宴,在東京昭和女子大人見紀念講堂登場,86歲高齡的貝姆是坐著指揮,NHK以當年的錄音技術,完好地將此演出保存下來。其中第七號的詮釋,比大師1970年代的DG全集版緩慢許多,原本應該著重律動和推進力的第四樂章,也顯得沉重且步履闌珊。貝姆在日本正經八百,且帶有一點滄桑的貝多芬最後巡禮,就在這樣的景況結束,與會後的狂熱掌聲形成強烈的反差。2003年,Altus將這場貝姆最晚年日本行的文獻資料CD化,讓日本以外的樂迷,也得以一同見證這段歷史性的公演。

 

日本老樂評眼中的貝姆名演

 

下列錄音是1993年日本音樂之友社所發行的別冊《不滅的巨匠們》一書中,關於貝姆(Karl Böhm, 1894-1981)的推薦盤,推薦者為日本資深的樂評小石忠男。

1.莫札特交響曲全集(全46曲),DG發行,樂團為柏林愛樂,錄音時間由1959年到1968年間。

2.莫札特《安魂曲》,,DG發行,樂團為維也納愛樂,1971年錄製。

3.莫札特歌劇《女人皆如是》,

4.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DG發行,樂團為維也納愛樂,1971年錄製。

5.貝多芬歌劇《費黛里奧》全曲,DG出版,1969年錄製。

另外,淺里公三在《指揮者のすべて》一書的推薦則加了EMI出版,1962年錄製。1963年到1971年間灌錄的舒伯特交響曲全集、1970年代初錄製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華格納的《指環》全曲以及理察史特勞斯的交響詩集等。

 

再加4張貝姆推薦盤

 

日本立風書房出版的《200CD指揮者とオーケストラ》(200CD Conductors & Orchestra)一書(200CD指揮者とオーケストラ編纂委員会1995年發行,ISBN 4-651-82028),介紹了162個指揮家的錄音和簡短生平,書中有兩頁提及貝姆和他的名盤,細數如下:

1.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1975年到日本東京的實況錄音,日本DG

2.莫札特歌劇《後宮誘拐》全曲,1973年為德國DG的錄音。

3.莫札特交響曲全集(全47曲),1959-1968間為德國DG的錄音。

4.莫札特歌劇《女人皆如是》全曲,1962年在EMI灌錄的唱片。 


( 005 ), 這欄等著您...,謝謝。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南方 短歌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