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頁更新似乎不那麼勤...,不少友人來電關切...,其實我有在用功,勤找秘笈,練練基本功,怎奈好不容易尋到一個著力點,正待向前,不小心在旁開又了一扇窗...,如此反覆又反覆,有趣之餘,卻也花了不少時間,然後家中又多了些唱片...,不解,讓我舉例給您看看。


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DG, 1962

這回要從史威特納談起

 

最近的聆樂兼敗家遊戲要由奧地利指揮家史威特納( Otmar Suitner, 1922 -  )談起...,前些日子我無意買到史威特納指揮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的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 LP:DG 2548 123 ),史威特納是我喜歡的指揮家之一,他的貝多芬及莫札特早有好評,但我還真不知道他留有馬勒交響曲的唱片( 没什麼好奇怪的,我知道的總不足;經查,他的馬勒交響曲有第一、二及五號的錄音 )...,由於手頭上有一份史威特納唱片清單, 驚訝之餘,一一對照,添購,認真聽...,再想法子添購...,我發現他指揮的蘇佩超棒,絕對可和任何名盤一較高下,史威特納在日本有極高的知名度,我還買到他指揮日本 NHK 交響樂團的莫札特《第 36 及 38 號交響曲錄音,嗯,樂團在一開頭總嫌拘束,愈往後愈進入狀況,很難相信 1979 年 NHK 交響樂團已有此水準。


莫札特:《第 36 及 38 號交響曲》/ NHK 交響樂團 / DENON, 1979

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 柏林國家管弦樂團 / DENON, 1981

蘇佩:《序曲集》/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AMIGA, 1969


算了一下,我大概有四十多張史威特納的 LP,正想好好整理資料,新的窗戶開了 --- 史威特納的錄音多由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及柏林國家管弦樂團兩支東德樂團搭檔演出,我聽過四場由早逝的義大利指揮家西諾波里指揮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的現場演出,我有多少該團的唱片呢?好問題,於是我的思緒叉到新的目標去...。


R. 史特勞斯:管弦樂作品第一集 / 肯培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EMI, 1970 - 1975, 4 LP

談到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唱片愛好者會想到那些經典錄音呢?我第一個想到的是由德國指揮家肯培( Rudolf Kempe, 1910 - 1976 )指揮該團錄製的 R. 史特勞斯《管弦樂作品全集》( 肯培出生於德勒斯登 ),這套於 1970 到 1975 年間完成的佳片當年以四套,共 14 張 LP 發行,這套入選留聲機雜誌百大唱片的名盤迄今仍令我著迷不已。


R. 史特勞斯:管弦樂作品第二集 / 肯培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EMI, 1970 - 1975, 3 LP

R. 史特勞斯:管弦樂作品第三集 / 肯培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EMI, 1970 - 1975, 3 LP

R. 史特勞斯:管弦樂作品第四集 / 肯培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EMI, 1970 - 1975, 4 LP


韋伯:《魔彈射手》/ 小克萊巴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DG, 1973

嚴格說,指揮家小克萊巴(C. Kleiber, 1930 -2004 )的成名多少和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有關,因為他最早的唱片便是指揮該團錄製韋伯的歌劇《魔彈射手》,這套充滿活力的唱片令成為唱片收藏者的指定收藏人物,其聲望迄今不衰...【如果我手頭上的資料沒錯,小克萊巴與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似乎是 DG 為完成唱片錄音的任務編組,這個組合從未曾公開演出過...,這條線索非常重要,證明 DG 唱片在德勒斯登相當吃得開,這點在本文結尾將是有力的證據】

 

小克萊巴在 1974 年到 1976 年間曾受邀到華格納聖殿拜魯特指揮,曲目是崔斯坦與依索笛,三年共指揮了 15 場;1980 年小克萊巴再度和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i手為 DG 灌錄了崔斯坦與依索笛》, 這是小克萊巴為 DG 最後錄製的唱片( 據聞這和小克萊巴實在太難搞定有關...)


印象中民國七十幾年的「音樂月刊」對瑞典指揮家布隆許泰特( Herbert Blomstedt, 1927 -  )指揮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錄製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有很正面的評價,當時這套 CD 片由日本 DENON 發行,可惜那時...我太窮了,等到出社會後卻再也找不到,後來無意間買到這套全集的 LP,卻是由 RCA 發行...( 這套唱片附有九首交響曲的微型總譜呢!)。

 

1975 年到 1985 年間,布隆許泰特曾任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總監,因此他和該團還留下包括莫札特、舒伯特、布魯克納、R. 史特勞斯等作曲家的錄音,這些錄音的音色絕美,樂團低音部很棒,和先前幾次聽布隆許泰特的現場印象相較,布隆許泰特的現埸演出較唱片更細緻,年邁的布隆許泰特己於去年退下指揮台,幸好有這些唱片伴我輩慢慢玩味。

布魯克納:《第四號交響曲》/ 布隆許泰特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DENON, 1981

貝多芬:《交響曲全集》/ 布隆許泰特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RCA, 1975 - 1979

R. 史特勞斯:《英雄的生涯》/ 布隆許泰特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ETERNA, 1984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是支歷史悠久的樂團,包括貝姆、卡拉揚、約夫姆、Colin Davis、Franz Konwitschny 等老大師都曾指揮該團留下珍貴錄音,該團於上世紀九零年代在義大利指揮家西諾波里率領下聲望再創高峰,2001 年西諾波里驟逝,樂團總監一職由荷蘭指揮家海汀克接任,2004 年海汀克去職,總監的職位空缺到 2007 年才由義大利指揮家 Fabio Luisi ( 1959 -  )出任...。

R. 史特勞斯:《玫 瑰騎士》/ 貝姆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DG, 1958

華格納:《紐倫堡的民歌手》/ 卡拉揚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EMI, 1970

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 Tate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ETERNA, 1986


源自史威特納的冒險之旅似乎快要告一段落了,但我居然在此發現古典樂壇的一大新聞( 或醜聞 )...。


話說具猶太血統的德國指揮家桑德霖( Kurt Sanderling, 1912 -   ),1926 年入柏林音樂院學習鋼琴與指揮,1933 年希特勒執政,他的猶太血統使其演出活動受限,於是他毅然溯東至蘇俄尋求發展。到了蘇聯的桑德霖在 1936 年先受聘為莫斯科廣播交響樂團的助理指揮,1939 年因該職位發展有限而轉任哈爾科夫愛樂指揮,其指揮才華在此得到肯定...,1941 年( 29 歲 )這位敵國來的年輕指揮家成功客席俄國最優的列寧格勒愛樂管弦樂團,並受到樂團總監穆拉汶斯基賞識,穆拉汶斯基邀請他到列寧格勒愛樂工作,桑德霖職業生涯的高峰從此開始,他在列寧格勒愛樂任職到 1960 年為止,他與穆拉汶斯基共同創造的傳奇震驚西方樂壇...。

 

1960 年,東德政府為與西德競爭,於是與蘇聯協商邀桑德霖返國出任( 東 )柏林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一職,隨後更賦予其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總監的職務( 1964 - 1967 ),儘管東德政府打的是桑德霖可和西柏林的卡拉揚及柏林愛樂相抗衡的如意算盤,但桑德霖人生的第二段黄金歲月卻由此展開。

 

1971 年到 1972 年間,桑德霖和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為東德 ETERNA 唱片公司錄製其生平第一套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 RCA 曾發行這套全曲 ),我手頭上有第一、二及四號的 LP,獨缺第三號,苦覓不至,煩惱之際,上天又為我開了扇窗,解除我的苦悶,您猜得出這回窗從何來嗎?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 桑德霖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1971

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 桑德霖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1972

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 桑德霖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1972


布拉姆斯:四首交響曲全集 / 阿巴多 指揮 維也納愛樂、柏林愛樂、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及倫敦交響樂團 / DG, 1970 - 1972

捷克指揮家庫貝利克( Rafael Kubelik, 1914-1996 )曾於 1971 年到 1975 年間指揮九支世界一流樂團完成貝多芬九首交響曲全集的錄音( LP:DG 2740 155 ),而義大利指揮家阿巴多( Claudio Abbado, 1933 -  )也於 1970 到 1972 年間分別指揮維也納愛樂、柏林愛樂、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及倫敦交響樂團錄製其第一套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 LP:DG 2721 067 ),這些事我知道好些年了,但從不覺得怎麼,這回整理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的錄音資料時,我才驀然發現 --- 原來,阿巴多和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於 1972 年 6 月 23 日至 25 日錄的布拉姆斯《第 三號交響曲》及《海頓主題變奏曲》,竟是阿巴多與該團唯一的錄音,而更耐人尋味的是...就在阿巴多進行此錄音前的幾天,正確的日期是 1972 年 6 月 6 日至 11 日,完全相同的曲目( 布拉姆斯《第 三號交響曲》及《海頓主題變奏曲》)竟由桑德霖指揮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先行灌錄了一次,相較於桑德霖曾任該團總監,和該團關係密切,這兩個錄音僅差 12 天,也難怪令人懷疑...在阿巴多的這個錄音中,到底存有多少桑德霖的樂思...。


此時來段陰謀論是不厚道且不智的( 因為 6 月 26 日生的阿巴多,現在全球仍在慶祝其 75 歲生日 ),阿巴多最早的唱片錄製於 1966 年( 那年他指揮維也納愛樂及倫敦交響樂團為 DECCA 錄製了包括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普羅高菲夫《羅密歐與茱麗葉》等作品 ),雖然他於 1968 年接任義大利史卡拉劇院總監一職,但彼時 39 歲( 1972 年 )的阿巴多管弦樂曲目似乎仍待開發,因此...該不會是... 在德勒斯登頗有影響力的...DG 唱片公司...知道 ETERNA 唱片公司剛完成同曲錄音...,於是安排阿巴多...,而阿巴多在不明究裡的情形下和這支陌生的優秀樂團只花三天便完成其四首交響曲由四個不同樂團演奏的歷史任務( 這首《第三號交響曲》是該全集最後完成的壓軸錄音 ),別說不可能,以當時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不那麼多的錄音來看,這種同曲目撞檔的機率實在太低太低了...,是我多心了嗎?


奇怪,怎麼從史威特納的馬勒一直轉到阿巴多的...,這真的可以證明 --- 我有在用功,勤找秘笈,練練基本功,怎奈好不容易尋到一個著力點,正待向前,不小心卻又在旁開了一扇窗...,音樂好好玩,沒騙您吧!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