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找問題,然後自己在書中找解答 --- 一個忠貞卡拉揚迷的蕭堤意見

蕭堤《回憶錄》心得報告


從那個顧我怨的「救世主」頭銜談起

 

好啦!我承認匈牙利指揮家蕭堤爵士( Sir Georg Solti, 1912 - 1997 )的大師地位無庸置疑,我也擁有蕭大師不少唱片,但我和他的〝初識〞並不如意...。

 

話說大約在民國 75、76 年,那時我常到台北公館宇宙城唱片行買古典卡帶,記得當時 DG、DECCA 等古典大牌本地代理商寶麗金和福茂等唱片公司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推出一本新的古典唱片目錄,比較薄的大多可以自行取用,比較厚的則僅送給那些貢獻度夠的買家...;那時 DG 黃標海報是每一間唱片行肯定會擺出來的,而當時的《罐頭音樂》等音樂雜誌評論唱片時大多以卡拉揚為依歸 --- 如果是卡大師的新作,一定要和卡大師的同曲舊版比較...,如是不是卡大師的新片,也常拿卡大師的同曲錄音為對照組...,所以在菜鳥如我的心中眼堙A卡拉揚不僅是古典樂壇的大師,他根本就像是神祇不容犯冒...。

 

眾所皆知地,蕭堤是 DECCA 的專屬音樂家,某日,DECCA 新的中文唱片目錄扉頁有著蕭大師的大頭照,附上文字,如果我沒有記錯,內容大概是 --- 「指揮家蕭堤是古典樂壇的救世主...」之類的頌詞,坦白說,捧自家藝人無可厚非,但救世主的說法讓當時的我無法接受,蕭堤是救世主 ,那卡拉揚算什麼...?哈,於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太買蕭大師的唱片...,好啦!那是以前,如今我還不是乖乖整理蕭大師的資料,就別駡我了。


初道...

 

先說,不翻書...;我知道指揮家蕭堤是匈牙利人,在當地音樂院就讀,彈的一手好鋼琴,曾在二次大戰期間於日內瓦贏得一項鋼琴大賽首獎,隨後以指揮家之姿投入樂壇,指揮並錄製了不少歌劇,華格納及 R. 史特勞斯是他的強項,他人生之巔峰是成為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是他讓該團成為與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齊名的超級樂團...,對了,蕭堤指揮管弦音樂的曲目寬廣,他為 DECCA 錄製許多唱片,其中以馬勒作品之詮釋最受樂迷好評...,以上,憑印象,沒翻書。

 

其實我一直想知道蕭堤由鋼琴家轉指揮家,特別是歌劇指揮家的心路歷程( 他比卡拉揚小四歲,他有卡拉揚的條件嗎 --- 在維也納音樂院就學,可就近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觀摩學習...),還有,他是如何上手華格納及 R. 史特勞斯的歌劇?是如何讓 DECCA 迷上他,願讓他錄製那套戰後最特別的《指環》?當然,他的馬勒淵源為何,為何可成為最 具指標性的馬勒指揮家( 之一 )?


蕭堤 1912 年出生於匈牙利的布達佩斯,提醒諸看倌,那時的匈牙利仍屬奧匈帝國的一部份...( 匈牙利是個內陸型的國家,其領土和包括奧地利在內的八國相鄰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獨立,1938 年執政者迎合納粹,開始清算人民的匈牙利背景是否純正,如果該家族未在此扎根超過 50 年,家族成員將不得擔任匈牙利的公務人員( 此舉係為了清算該國的俄裔猶太人及為數不少的波蘭人;蕭堤當時在布達佩斯國家歌劇院擔任排練指揮,亦算是公務人員,雖然他們是猶太家族,但已在匈牙利定居超過 250 年...);蕭堤的父親出生於 1878 年,是個毫無天份兼好好先生的商人,如果沒有親戚及媽媽娘家的資助,小小蕭堤的童年將更不好過。

 

和所有的猶太家庭一樣,無論日子多不好過,他們總會想法子讓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蕭堤小時候對足球的喜愛超過鋼琴,不過最後他仍走向音樂的道路,10 歲的他考取當地一座音樂學校,12 歲考入知名的李斯特音樂院,蕭堤說那兒的教育相當嚴格且嚴謹,他曾和知名女鋼琴家安妮.費雪( Annie Fischer, 1914 - 1995 )共同上課,亦上過巴爾托克的課,這可是匈牙利人才有的特權呢!


蕭堤在傳記中用不少篇幅介紹他在李斯特音樂院學習的經過,八卦不談,有件事吸引著我的目光 --- 蕭堤是在 1924 年到 1930 年間在此就學的,當時音樂院的師資包括巴爾托克、杜南依、高大宜等匈牙利最富活力及創意的音樂大師,而這份喜悅還是多年後他才體會;也是在這般 的學習環境,讓年輕、還是青年鋼琴家的蕭堤有機會在布達佩斯聽過拉赫曼尼諾夫及同樣年輕的霍洛維兹的鋼琴演奏,其震憾自不在話下,但只比 大他四歲,同樣學習鋼琴的卡拉揚,在維也納是否承受更多的震憾,而這些震憾又是怎麼影響他們的呢?


出道( 1931 - 1945 )

 

蕭堤說他 14 歲時聽了小克萊巴的爸爸老克萊巴指揮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後...就像被雷打中般,下了想當指揮家的志向,不過他還是乖乖地學琴,18 歲取得李斯特音樂院的鋼琴證書,19 歲更得到作曲證書,1931 年蕭堤在匈牙利國家歌劇院取得首席排練指導...的助理...的工作,這份工作第一年是沒有薪水的,但是蕭堤卻在此快速且大量學習歌劇相關知識,並有機會為指揮代為排練合唱團、歌手及樂團,他說他在此〝學會了在音樂中呼吸 --- 正確的分句〞的遊戲規則。

 

次年,蕭堤的好日子來臨,除了劇院的薪水外,他也開始擔任歌手們的私人指導,最多多達 20 人之多,這讓他的生活有改善,更讓他對〝人的聲音〞有更多的瞭解,這可是歌劇指揮最需要的功夫呢!【右圖為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 LP 封面,1974 年錄音,芝加哥交響樂團,DECCA 發行。】


作為一個猶太人,蕭堤明白自已在匈牙利國家歌劇院是沒有發展空間的,於是 1932 年他透過奧地利指揮家克利普斯( Josef Krips, 1902 - 1974 )到卡爾斯魯厄( Karlsruhe )的劇院工作,但不久猶太身份讓蕭堤被解雇, 他輾轉又回到匈牙利國家劇院工作,這段日子蕭堤開始協助華爾特及老克萊巴等人排練,並由中受益..;1937 年蕭堤在薩爾兹堡音樂節為義大利指揮家托斯卡尼尼排練多齣歌劇,這些年他在劇院學到的功夫終於得到肯定,他受到大師的讚揚。1938 年 5 月 2 日蕭堤終於有機會以劇院指揮之姿登臺,地點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匈牙利國家劇院,曲目為莫札特《費加洛婚禮》,演出算是成功的,但當晚傳來希特勒向奧地利進軍的消息,所有的慶祝活動皆取消,而這場演出竟是青年蕭堤在這座劇院的絕響,因為同年匈牙利通過新的排猶法案,所有的猶太人都不得任公職,於是 26 歲的蕭堤再次失業...。【蕭堤的《費加洛婚禮》,1981 年的數位錄音,樂團為倫敦愛樂管弦樂團,左圖為 LP 封面。】


一個青年旅人在瑞士...

 

1939 年 8 月,27 歲的蕭堤接受友人的建議移居瑞士,父親送他到車站,然後...《背影》的故事再現,蕭堤從此未曾再見到父親...;此時歐陸情勢險峻,維也納被德軍佔領,隔月德軍侵入波蘭,接著英法對德宣戰...,蕭堤人窩在蘇黎士,原準備去美國找機會,但木納的他總找不到正確門道,於是蕭堤只好百般無奈且拮 据地旅居瑞士...。二戰瑞士雖是中立國,但他們對像蕭堤這類猶太裔外籍人士並不友善,這種情形在 1942 年 10 月終於有所改變 --- 蕭堤以鋼琴家的身份贏得瑞士音樂大賽鋼琴組首獎,得這個獎的好處除了有獎金外,還有音樂會邀約,更重要的是得以合法取得工作許可,讓他的生活品質得以改善...,直到戰爭結束,瑞士是這位年輕音樂家的庇護所,他在這兒一 待便是七年半,二次大戰戰後蕭堤才得以高飛,此時他 33 歲。【蕭大師指揮維也納愛樂錄製的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英雄》LP 封面,1959 年,DECCA。】


必考重點小整理之一

 

在二戰結束的 1945 年,蕭堤 33 歲,布達佩斯的李斯特音樂院畢業,有鋼琴及作曲證書,二次期間避難於中立國瑞士,猶太身份讓他諸事不順...,此時的他雖然琴藝高超,但他已堅定自己的志向 --- 要成為一位指揮家...,雖然他全部的指揮經歷只有一場《費加洛婚禮》及兩場《維特》,幾場芭蕾音樂及不多的樂團經驗。和比他大四歲的卡拉揚相較,二戰同樣延誤了二人的音樂發展,不過 33 歲時的卡拉揚已在德奧樂壇展露頭角,他曾指揮維也納愛樂及柏林愛樂演出,曾為 DG 錄音,更早在 27 歲便成為有 80 人樂團的亞琛國家劇院( Theater Aachen )的音樂總監...,蕭堤是如何加速成長為另一方之霸呢?來,我們繼續看下去。


那位叫蕭堤的劇院指揮家 ( 1946 - 1951 )

 

二戰後的 1946 年,青年蕭堤透過友人( 這位友人後來成為蕭堤夫人,不過多年後蕭堤更換夫人...)的友人的關係到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指揮,原因是〝他們那兒需要一名指揮〞( 南方註:那兒需要指揮?難道全德國都沒指揮了,連沒有足夠指揮資歷的蕭堤也可以到德國指揮歌劇?我想這應和德國戰敗,含藝術活動在內的大小事皆被盟軍接管,那時幾乎所有德奧音樂家皆被禁止任何型式的公開演出,禁令苦了包括福特萬格勒、貝姆、卡拉揚等一大票音樂家,卻讓蕭堤、切立畢達克等人有 了舞台...),不過蕭堤在德國的初登臺卻是在斯圖加, 4 月 21 日的《費黛里奧》取得重大成功( 有別於華格納的歌劇作品,樂聖貝多芬唯一一齣歌劇《費黛里奧》,因其邁向光明解放的劇情,加上貝多芬崇高的德性,《費黛里奧》成功通過佔領區盟軍的層層考核,成為戰後德國境內最常被演出的歌劇...,蕭堤甫到斯圖加便被通知五天後將指揮本劇,但年輕大師在這之前連本劇的總譜都沒摸過呢!),需人孔急的斯圖加劇院立刻邀請蕭堤出任音樂總監,不過 6 月蕭堤在巴伐利亞的《費黛里奧》演出後,他決定改和慕尼黑的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簽約,成為該劇院音樂總監,畢竟這兒的規模及工作環境都較前者好的多...( 想想,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可是偉大的老大師庫 納貝布許( Hans Knappertsbusch, 1888 - 1965 )的地盤 ),多年後蕭堤到科隆演出,會後他被安排與昔日被他放鴿子的斯圖加劇院之部長見面,這位部長如今已貴為西德總理,總理開玩笑地對蕭提說:「看來你一點也不後悔沒來斯圖加,我當時很氣你,事實上我一直怪你到現在...。」 話又說回來,只憑兩場《費黛里奧》的成功便得到兩座德國歌劇院音樂總監職務之邀約,那時身陷演出禁令,日子苦到極點的卡拉揚要是知道了,不知道是何感想...,哈!


好運,真的好運...

 

有一個問題是我始終想知道的 --- 指揮歌劇這種〝綜合藝術〞絕不是件容易的事,蕭堤之前頂多是位有經驗歌唱指導、排練助理,他那來本事一下子便能勝任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音樂總監?特別 是要領導這座有歷史有傳統的歌劇院...,我在蕭堤的回憶錄中找到答案:戰火徹底摧毀了這座劇院,不僅建築,連道具、布景及服裝等都沒有了,於是所有的劇目都得重新來過,每年他們最多只能推出三到六個戲碼,這讓年輕蕭堤有足夠時間去準備和消化...,時運此時都站在他那邊,不是嗎?( 更不用說他手上有一批年輕優秀的歌唱家,那段時間歌手們是無法自由出國的,於是這群人陪著蕭堤共同〝創造〞一齣齣歌劇,這是如今飛機時代的指揮家無法想像的...。)

 

蕭堤先將指揮劇碼增加了《卡門》、《女武神》、威爾第的《安魂曲》等,再是亨德密特的《畫家馬蒂斯》、《馬太受難曲》、R. 史特勞斯的《莎樂美》及《埃萊克特拉( Elektra )》、《玫瑰騎士》、《命運之力》、《唐喬望尼》、《唐懷瑟》等,或許想彌補被二戰蹉跎掉的時光,此時的蕭堤可是跑步邁向未來呢!


1951 年蕭堤首度與歐陸名門維也納愛樂合作,但地點不在維也納,而是在蕯爾兹堡音樂節...( 詳見南方的《蕯爾兹堡音樂節終戰十年錄》),不過也在此時,慕尼黑樂壇開始排斥由美國軍方所主導的文化管理系統之勢力,這代表〝外國人〞蕭堤在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的權力將被縮減,蕭堤已做好心理準備,但上天仍眷顧著這位來自匈牙利的猶太人,蕭堤在街上遇到一位導演友人 Harry Buckwitz,這位先生對蕭堤說他即將出任法蘭克福歌劇院的總經理,上任在即,還找不到音樂總監,他希望蕭堤能為他介紹人選,蕭堤想也不想地就推薦自己...,隔年( 1952 年 )走馬上任,成為法蘭克福歌劇院音樂總監,為自己開創一段黃金年代。【右圖是蕭堤最棒的唱片之一 --- 作曲家蘇佩的管弦樂作品集,1959 年,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DECCA,LP。】


必考重點小整理之二

 

熟悉蕭堤的人都知道,他生涯第一個黃金十年是從法蘭克福歌劇院展開的,但對這之前之種種,如果沒這本《回憶錄》,我想大家會和我一樣陌生...。1951 年,蕭堤在德國樂壇已打出名號,連大指揮家福特萬格勒也對他的表現多所讚揚( 這是書中蕭堤自己說的 ),此時的他已和 DECCA 簽約( 但沒還有重要錄音發行...),歌劇指揮是他此時給人全部的印象,憑藉著上天機運及自身努力,他利用戰後緩慢重建的機會扎扎實實地擴充自己的指揮劇碼,這份緩慢所換來的扎實是那之前及之後的指揮難再遇到的,好吧,那 1951 年的卡拉揚在幹啥?1945 年到 1947 年,〝疑曾〞加入納粹的卡大師被禁止公開演出,解禁後柏林愛樂重新回到福特萬格勒的懷抱,卡拉揚看似失去大部份的舞臺,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1946 年 9 月在知名唱片製作人李格( Walter Legge, 1906 - 1979 )牽線下,卡拉揚開始為 EMI 錄音,1948 年 4 月卡拉揚更成為 EMI 為建立唱片目錄所建立之愛樂管弦樂團的首席指揮,有別於蕭堤的苦幹實幹,卡拉揚適時選擇以唱片打天下,將自已的威名打的既亮且廣...,嗯,當時的樂壇多麼有趣...,不是嗎?


法蘭克福的黄金十年 ( 1952 - 1961)?

 

二戰時盟軍摧毀了法蘭克福,原有的法蘭克福歌劇( Alte Oper )亦於 1944 年轟炸中被炸毀,所以蕭堤乍到的 1952 年那兒仍屬重建階段,不過當地在 1951 年已新建了一座聲學有缺陷的劇院供演出用;1952 年 3 月蕭堤完成法蘭克福的初登場,他指揮了《卡門》( 蕭大師可是對此劇讚不絕口 ),接著是《奧泰羅》,這兒的歌手甚至比慕尼黑還年輕,這表示 40 歲的蕭堤猶能以緩慢而札實的步伐前進著...。

 

1953 年蕭堤首次赴美客席舊金山歌劇院,做為一位德國歌劇院的總監,他理所當然地排出全德語戲碼,包括 R. 史特勞斯的《埃萊克特拉》,華格納《女武神》和《崔斯坦與依索笛》等,蕭堤讚美這兒樂團的水準比慕尼黑及法蘭克福高出許多...。1954 年 8 月蕭堤再度赴美,他在拉維尼亞音樂節( Ravinia Festival )上首度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有趣的是當時美國樂壇幾乎由蕭堤的匈牙利同鄉所把持,要不要小猜一下呢?【華格納《尼貝龍根的指環》音樂精選,1982 年,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DECCA,LP。 】


【自問自答】:五零年代的美國樂壇非常匈牙利...,君不見當時芝加哥交響樂團由指揮家萊納( Fritz Reiner, 1888 - 1963 )領軍,克利夫蘭管弦樂團則由塞爾( George Szell, 1897 - 1970 )掛帥,費城管弦樂團則早早成為奧曼第( Eugene Ormandy, 1899 - 1985 )的親兵,瞧!美國〝五大樂團( Big Five )〞竟有三大被匈牙利大師包場...,唉!這還沒算杜拉第( Antal Doráti, 1906 - 1988 ),他那時可是明尼蘇達管弦樂團的音樂總監喔!


和殘敗的德國相較,新大陸的富足及優秀樂團、一流歌手等深深吸引著蕭堤,他央求經紀人增加安排他赴美登臺的可能...,在芝加哥抒情歌劇院,蕭堤得以和包括戈比( Tito Gobbi, 1913 - 1984 )、畢約林( Jussi Bjorling, 1911 - 1960 )、大美女莫芙( Anna Moffo, 1932 - 2006 )、堤芭蒂及尼爾森等新舊世代優秀歌手合作...,1957 年 3 月蕭堤甚至在卡內基音樂廳指揮紐約愛樂演出七場成功的音樂會...,蕭堤在回憶錄談到這支和維也納愛樂同一年創立的名門樂團,他說:「我與紐約愛樂的關係留有無窮的遺憾,我有一種特殊才能,能使任一個樂團演奏出他們能量的極限。」我個人覺得蕭大師刻意用語捅後輩宿敵...印度指揮家梅塔一刀( 想知道這兩位大師恩怨者,請見南方「我生命的樂章」--- 梅塔自傳 ),大師是在 1969 年接掌芝加哥交響樂團的,他在此任期到 1991 年為止,蕭堤表示在七零年代中期紐約愛樂游說他去接掌該團,他深知 NYPO 的國際知名度,但...,但實在不能拋下自己的芝加哥交響樂團...,我查了一下,1971 年到 1977 年紐愛的音樂總監是法國指揮家布烈玆( Pierre Boulez, 1925 -  ),蕭堤婉拒接班後,紐約請到梅塔接任總監...,原來梅塔只是替補,我想這才是蕭堤內心真正想說的真心話...。


坦白說,或許我不是忠貞蕭迷,但我仍知道蕭堤在法蘭克福歌劇院服務的這十年為自己打下大師基礎,包括寬廣的演出曲目、總能水準之上的表現,足夠的國際聲望,還有夠份量的錄音發行( 他在這段時期開始指揮維也納愛樂為 DECCA 錄製那套不朽的《尼貝龍根的指環》)等 ,奇怪的是蕭堤在回憶錄中對法蘭克福歌劇院之著墨並不多,不過他在這兒的前八個樂季每年仍指揮多達 40 場的演出,而近十年的時間蕭堤共指揮了 33 齣歌劇,其中有高達 19 齣是他之前沒指揮過的...。

 

對了,1961 年 6 月 19 日蕭堤以威爾第最後的作品《法斯塔夫》向此地支持他的樂迷告別,他的下一個職務是接掌位於英國倫敦 柯芬園的皇家劇院...。【蕭堤原本不想接這個位子的,但他先是失去洛杉磯愛樂的職務,加上偉大的華爾特勸他考慮皇家歌劇院的邀約,因為 --- 我們這些老一代指揮都老到指揮不動歌劇了,你們年輕世代的指揮需肩負起傳統,並把他傳給下一代...,於是蕭堤才勉強接受去倫敦...;對不起,插個話,我覺得華爾特顯然在美國待太久了,找蕭堤承接傳統...,好啦!1961 年小克萊巴才 31 歲, 未成氣候,好啦! 只能說華爾特真的有慧眼,可以吧?】


必考重點小整理之三

 

自古以來人跟人之間的問題是最不容易搞定的,如果您同意這句話,那您一定能明白能要成為一位稱職的歌劇院音樂總監是多困難的事...,有樂團、歌手、合唱團、導演、舞臺、佈景、燈光、服裝等一大堆事一大堆人得...處理,更不用說那些不受管制,往往無禮兼無理的觀眾及樂評了...。優秀的大指揮家因喬不定上述各式〝人的因素〞而下臺者實在太多了,講那個最難搞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好了,那兒耗損大師舉世聞名,1907 年逼走馬勒,1956 年逼退貝姆,其繼任者長袖善舞的卡拉揚也在 1964 年下臺( 卡拉揚下臺後的自省是...「%$#$#,我居然比馬勒少幹了十幾天...。」),1984 年馬捷爾亦草草提前下臺鞠躬,前述指揮家們無一不是能手,但在維也納依舊混不下去...,指揮太多,被駡,指揮太少,也被駡;德義劇目分配不均,被駡,舞臺佈景太古板太前衛都不行...,連客席指揮家表現不佳,詛咒聲連總監的名字也會一併被駡進去...,咦!這些例子都 太久遠了嗎?那 2005 年義大利指揮家慕狄是怎麼被迫由其祖國史卡拉歌劇院離職的,您自己問他好了。

 

蕭堤《回憶錄》中柯芬園之章節,有段提及捷克指揮家庫貝利克( Rafael Kubelík, 1914 - 1996 )的部份實在公允至極,蕭堤是這麼說的 ---

「庫貝利克 1954 年來到柯芬園皇家歌劇院,他是蕭堤在此的前任總監,但在赴英的前一年,庫貝利克剛被人從芝加哥趕了出來...。庫貝利克一到柯芬園便成為評論家尖酸批評的靶子,在這個 時期他是沒有足夠經驗駕御一座歌劇院的,如果他起初是在一座沒有名望的歌劇院,他是可以逐步幹出一番名堂來的。」「畢勒爵士是英國樂評界言詞尖刻的老前輩,他在《泰晤士報》中狠批了他的捷克同行:「英國已有一大批二流指揮,為何還要讓外國的二流指揮在英國指揮呢?」於是 1958 年可憐的庫貝利克只好離開,幸好他在後來的職位 --- 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發揮了他指揮的天才,最後得到公眾的肯定,他在那兒音樂抱負得到得到絕對的成功。」

 

如何?公允吧!庫貝利克只比蕭堤小兩歲,1948 年以捷克愛樂音樂總監身份由赤化的捷克出走...,其實 1939 年年僅 25 歲的庫貝利克即成為捷克布爾諾( Brno )歌劇院的音樂總監,指揮歌劇對他並不陌生...,蕭堤沒說的是 --- 1958 年庫貝利克與柯芬園皇家歌劇院合約期滿,劇院當局準備和他續約,是庫貝利克決定不續約求去,然後這個位子才有蕭堤的份...。對了,毒舌的畢勤是怎麼批評蕭堤的,有人想知道嗎?蕭堤在書中倒是誠實記載,他是這麼說的 --- 我算是沒被畢勤的挖苦給打到,因為...,因為他在我上任前幾個月便逝世了...。


倫敦柯芬園... ( 1961 - 1971 )

 

1961 年 9 月,蕭堤正式以音樂總監的身份入主柯芬園皇家歌劇院,這是他擁有的第三座歌劇院...,蕭堤直言,在他剛到的那段日子,柯芬園就像一個二流的義大利歌劇院,以演出十九世紀的義大利歌劇為主,特別是白利尼與董尼采悌的作品...,要知道這可是當時 49 歲的蕭堤生平最具名望的職務,充滿衝勁的他早早準備大幹場...。

 

首先,蕭堤改變這兒的演出制度 --- 頂多同時上演二到三齣歌劇,一次只排練一部作品,而且每部作品都需經過充分排練,然後輪流演出四到六週,重要的是同一輪演出指揮和主要演員都不可變動...( 這和當時德國及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演出制度不同, 那兒先將常見的保留劇碼安排在季間任意上演,然後再安排幾齣作品穿插在整季演出,於是每個樂季可上演三十到四十齣劇目,每天的曲目幾乎不重複, 由於主要歌手不斷換動,演出品質自然無法考究...),這個細緻演出方式讓柯芬園皇家歌劇院的名聲一下子爬了起來。


其次,蕭堤大幅增加德語歌劇在此地上演的場次,這讓倫敦樂迷可常聽到包括莫札特、華格納及 R. 史特勞斯的作品,由於這些作品過去鮮於演出,幾乎都得重新製作,這些總總所製造出的話題亦讓蕭堤國際樂壇的聲名大噪,甚至連紐約大都會也慕名一連數年邀蕭大師客席指揮。

 

和先前在法蘭克福等地相較,柯芬園皇家劇院確能提供包括弗蕾妮( Mirella Freni, 1935 -   )、莫納哥( Mario del Monaco, 1915 - 1982 )、戈比、貝崗札( Teresa Berganza, 1935 -  )等一流歌唱家加入演出陣容,他們甚至在 1964 年的樂季上演了全套《尼貝龍根的指環》,雖然蕭堤曾完成叫好叫座的《指環》錄音,但將全套搬上舞臺可是第一次,結果當然讓這座劇院的光芒更加耀眼...,蕭堤在此還成功演出了《奧泰羅》、《曼夫曼的故事》、《阿卡貝拉》、《女人皆如此》、《唐喬望尼》、《沒有影子的女人》、《納克索斯島的阿麗亞德妮》等作品,至此,他的時代真的來臨...。【左圖為偉大的尼爾遜演唱的《莎樂美》全曲,,1961 年,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DECCA,LP。 】


那個卡迷 Part Ⅱ

 

好啦!這年頭承認自已是卡迷( 卡拉揚迷 )並不是件丟臉的事...,但我可是「雙重卡迷」--- 再加上女高音卡拉絲的〝卡拉絲迷〞喔!

 

請問,既然蕭堤將柯芬園皇家歌劇院聲望提升到眾人皆知的地步,那當時樂壇的 Prima Donna( 首席女高音 )卡拉絲大姐大有沒有到那兒開唱過呢?好問題吧!蕭堤在回憶錄中提及,答案是有的,1964 年卡拉絲首次到皇家歌劇院登臺,她以招牌的《托斯卡》風靡全場,於是卡大姐同意 1965 年 7 月再度登臺,同樣演唱《托斯卡》,並排定由指揮家普萊特利( Geroges Prêtre, 1924 -  )指揮,不料這檔演出前卡大姐的...狀況讓担任總監的蕭堤無法接受,甚至憤而丟出辭呈,您知道發生什麼事嗎?

 

1965 年,卡拉絲依約赴柯芬園 獻藝,她的登臺絕對是倫敦樂壇大事,原訂卡大姐將演出四場《托斯卡》,但就在首夜演出前,卡大姐突然說她嗓子...狀況不好,她唱不了四場,她只能唱第二場...( 因為這場女皇將蒞臨 ),雖然這四場《托斯卡》並非由蕭堤指揮,但蕭堤身為總監,他不接受卡拉絲的說法,蕭堤放話:「她要唱就唱,不唱就走,她能唱一場,她就能唱四場。」但劇院主管竟都站在卡拉絲那邊,於 是蕭堤只好丟辭呈抗議...。結果蕭堤被慰留,而卡大姐也真只唱 7 月 5 日的第二場,結局看似皆大歡喜,但蕭堤補充道 --- 卡拉絲的嗓子真的已走下坡,事實上 7 月 5 日柯芬園這場《托斯卡》是卡大女神這輩子最後一次完整的歌劇演出...,站在卡迷的立場,我很想問蕭大師,您不是很懂人的聲音嗎?您怎不去聽一下排練,去思考如何掩護並維持歌手的演唱藝術和名聲之不墜呢?難怪我 只是買您的唱片,卻始終未成為忠貞的蕭迷...。


六零年代蕭堤為柯芬園帶來一檔又一檔的好戲,他還邀約包括朱利尼及阿巴多等優秀指揮到此登臺,蕭堤更成功讓 R. 史特勞斯的作品在這兒成為受歡迎的顯學...,1970 年蕭堤甚至率領皇家歌劇院出訪德國,不過就在這之前的 1969 年,蕭堤終於如願讓自己成為新大陸的名門樂團 --- 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在此之前,當了二十幾年劇院總監的他早已受不了歌劇院令人窒息的壓力,一直努力將自己從裡頭解放出來...。

 

1971 年 6 月蕭堤以新製作的《崔斯坦與依索笛》向柯芬園告別,他同時受頒榮譽爵位,蕭堤離去時驕傲且感性地說,是他讓柯芬園成為國際一流劇院的,而柯芬園則讓他由一位中歐音樂家搖身變為世界主義者...,值得一提的是蕭堤直到九零年代還持續在這兒登臺呢!【芝加哥交響樂團是蕭堤擁有的第一個 管弦樂團嗎?答案是否定的,很少人注意到,1961 年到 1962 年蕭堤曾受邀接任美國德州的達拉斯交響樂團之音樂總監,他是去接克萊茨基( Paul Kletzki, 1900 - 1973 )的位子,一年內蕭堤英國美國兩頭燒( 蕭堤每年得在柯芬園待滿六個月 ),他共指揮該團 21 場音樂會,然後...,奇怪,就沒有然後了。】


必考重點小整理之四

 

儘管吾非蕭迷,但我非常認同他《回憶錄》中關於現今歌劇「戲劇元素」逐漸強壓「歌唱元素」的看法 ,特節錄如下【註】 ---

 

蕭堤非常自豪他為柯芬園建立豐富多元的保留曲目,而且都經過精心排練才演出...,他坦言對今日劇院的表現及未來感到憂心,原因是〝能進行令人信服 之出色演奏的指揮家越來越少〞而劇院內天才音樂總監之銳減,正是舞臺導演影響日漸增加的原因之一...;蕭堤說他那輩談的上是真正歌劇指揮家的有卡拉揚、朱利尼、肯培、凱伯拉特、克利普斯、弗利柴、萊恩斯朵夫及他自已,但這些人不是逝去便是老了...,而下一輩包括小克萊巴、馬捷爾、柯林.戴維斯、馬克拉斯、阿巴多、梅塔及海汀克等,不過這些也都六七十歲了...,甚於李汶、巴倫波英、慕狄也過半百,只有夏伊未滿五十...,此外蕭大師還提到葛濟夫、弗朗茲.魏瑟 - 莫斯特( Franz Welser - Möst, 1960 -  ) 及加蒂( Daniele Gatti, 1961 -  ) 等人,說有了他們,他堅信歌劇傳統得以延續。

 

大師接著說,劇院總監僅有音樂天才是不夠的,他得具備許多更高的素養,還有,由於世界級歌唱家的缺乏,讓大歌劇要維持演出水準益加困難...;在二十世紀初,舞臺導演及舞臺設計完全聽命於馬勒及托斯卡尼尼這輩大指揮家之下,但二次大戰後情形變了,老一代的傑出歌劇指揮家不是集中到管弦音樂那兒,就是退休或去世( 如華爾特、克倫貝勒、老克萊巴及蕯巴塔等人 ),這雖然給蕭堤這輩指揮家機會,但他們畢近沒有老大師的權威,於是讓舞臺導演迅速占領原本是指揮家才能享有的「世襲領地」...,很 遺憾,新一代的指揮家沒有勇氣去改變...,蕭堤說他實在搞不懂,在過去十年中他看過許多新製作,導演根本是在和音樂過不去...。

 

蕭堤的話明白點出當今劇院的現象,好啦!給他加分,繼續整理他的資料。


噢!人生高峰在芝加哥 ( 1969 - 1991 )

 

被任命為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後,蕭堤於 1969 年 11 月 27 日舉行就職音樂會...,那年他 57 歲,已是國際樂壇炙手可熱的指揮家,就像其他大指揮家一樣,樂團的邀約不斷...,為了證明這時的蕭堤有多紅,就讓我們再岔一下路,介紹他額外的演出事業...。

 

1967 年法國文化部長央求指揮家孟許( Charles Munch, 1891 - 1968 )成立一支國家級的樂團,孟許那時身體並不好,他直接由自已領導的音樂院演奏會協會管弦樂團( Orchertre de la Societe des Concerts du Conservatoire,即俗稱之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 )裡挑選成員,新的國家級樂團就叫巴黎管弦樂團...,樂團成立不久的 1968 年孟許過逝,隔年由卡拉揚接手,卡大師只擔任兩年總監,1972 年這支年輕卻有優良傳統的樂團再迎來新總監,接卡拉揚班的,竟是本文主角 --- 蕭堤爵士...,有趣吧!


More 蕭大師與 DECCA 唱片...

 

無疑地,除了自身指揮實力外,蕭堤早早得到 DECCA 唱片公司的支持,讓年輕的他錄製史上最一套〝錄音室版〞的《尼貝龍根的指環》( 之前的《指環》皆為現場實況錄音,那時的現場錄音音質仍未理想...),這對他的國際聲望提升 很大...,蕭堤終身是 DECCA 的專屬藝術家,他為 DECCA 錄製了無數唱片,發行量亦大的嚇人,但 DECCA 對蕭大師好嗎?或說...蕭大師滿意 DECCA 嗎?有無抱怨呢?哈,身為卡迷的我當然要給他挑撥一下了...。

 

蕭堤是認識李格的( Walter Legge, EMI 王牌唱片製作人 ),他說 1958 年李格曾到法蘭克福拜訪他,希望他跳槽到 EMI,還說 EMI 願付更好的待遇,還可提供更棒的藝術人材與蕭堤合作,但蕭堤不為所動,「我不信任他,他擅長在音樂家間挑撥好漁翁得利,這點是出了名的。」蕭堤如此說。

 

蕭堤無疑是對 DECCA 忠誠的,但他在《回憶錄》中還是忍不住酸了老東家 DECCA --- DECCA 不善營銷,我從沒由那兒得到些許宣傳,而這些早期卡拉揚在 EMI,後來卡拉揚、伯恩斯坦及貝姆在 DG 都得過...( 想想當年在卡拉揚故鄉舉辦薩爾玆堡音樂節時,為了力挺手頭上的金雞母,DG 硬是有能力花大錢讓那兒黄旗飛揚...( DG 的商標為黃色 ));其實翻開當年 DECCA 的唱片目錄,如果我是忠貞的蕭堤粉絲,我肯為蕭大師的忠誠不值...( 竊笑,挑撥中...),首先,DECCA 有了劇院指揮蕭堤,他們竟還找卡拉揚為 DECCA 錄製包括《阿依達》、《奥泰羅》、《蝴蝶夫人》、《波西米亞人》、《蝠蝙》、《費加洛的婚禮》、《鮑里斯•古德諾夫(Boris Godunov) 》等歌劇( 暫不挑撥,呈嚴肅狀 --- 坦白說,這些錄音張張經典,不論您是不是卡迷,請務必買來聽...),更不用說還有一堆如《行星》組曲等精彩管弦樂錄音...;其次,雖然當時景氣大好,DECCA 發片看似不手軟,無奈旗下指揮家實在太多,不知是對蕭堤的樂風瞭解太過、或信心不足,或刻意定型,雖說蕭堤有〝優先選擇錄音曲目的權利〞( 這點梅塔和蕭堤都說過,應該所言不假 ),但 DECCA 錄音時仍會將某些曲目〝自動〞跳過蕭堤,交給某些指揮負責,例如法國作品就交給杜特華,好聽的芭蕾音樂及義大利歌劇交給波寧吉,蕭堤不想錄或挑剩的交給梅塔...,其它還有杜拉第、夏伊、馬捷爾、杜南依、阿巴多、布隆許泰持、海汀克等人得招呼,除了馬勒的作品外,DECCA 似乎沒能將蕭堤吹捧成「指揮任何曲目都是最棒的」之流的大指揮家,無怪乎我看到台灣 DECCA 將蕭堤形容為古典樂壇的救世主時會如此不自在...,唉!如果蕭大師當年跳槽到 EMI 或 DG,嗯,應很好玩才對。( 大笑,持續挑撥中...)


卡拉揚為何大老遠由柏林跑去巴黎,而且為何又匆匆放手?由於八卦太多,加上他並非本文本主,咱就此略過...,不過來自蕭堤這邊的說法是 ---

 

孟許是瞭解這群樂手的,因此在孟許手上,巴黎管弦樂團的表現一流,蕭堤聽過卡拉揚與巴黎管弦樂團的音樂會,他覺得比孟許...遜上一截...;但是當蕭堤自己接掌該團,他說他馬上明白卡拉揚為何不幹...,簡單說,這個樂團缺乏紀律,而且總體水準並不平均,蕭堤與巴黎管弦樂團的合約是五年,他只待了三年就受不了了,蕭堤推薦年輕的巴倫波英接手,而巴倫波英也沒有令人失望,他在此職務待了 14 年,將該團的演出水準提升到令人稱羨的地步...,是這個原因 1991 年蕭堤由芝加哥交響樂團卸任,他才指定巴倫波英繼任音樂總監的嗎( 真實內幕請看後文 )

【右圖為李斯特管弦作品集的 LP 封面,由蕭堤指揮巴黎管弦樂團,1974 年,DECCA 發行...;蕭堤與該團的錄音真不多...!】


好啦!且讓我把話題回到芝加哥交響樂團上...,請問:蕭堤 1969 年接受該團音樂總監時,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演出水準如何?蕭堤自己又是如何看的呢?【1969 年美團的五大樂團中有三支樂團音樂總監異動,除了芝加哥交響樂團外,紐約愛樂的伯恩斯坦及波士頓交響樂團的萊恩斯朶夫亦同時卸任...,隔年,也就是 1970 年,五大中的另一支名門 ---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的大指揮家塞爾辭世,這陣大搬風各樂團的〝補強〞水準不一,造成五大未來排名的消長...。】

 

蕭堤接掌芝加哥交響樂團時,團中各聲部好手如雲,加上樂團的制度及紀律良好,他們無疑是一支優秀的樂團,但橫在蕭堤面前的問題很是特別 --- 1952 年到 1963 年樂團由萊納領導,萊納去逝後的 1963 年到 1968 年由法國指揮家馬蒂農領軍,蕭堤點出樂團遇到的問題是...菜納雖勤奮,但他並不關心芝加哥交響樂團的世界地位...,而馬蒂農則毫無效率,他在芝加哥任期結束後卻彷彿春夢無痕,因此又回到萊納離去時的水準,蕭堤認為提高樂團的聲譽是迫切的...。


蕭堤上任後他很快便率團揮軍歐洲十個城市演出,也開始展開美國國內旅行,甚至到日本、俄國及澳洲演出,加上 DECCA 唱片公司全力支持,他們的錄音無數,得獎亦無數,在蕭堤 22 年任內他為自己表現自豪,他不僅成功提高樂團國際聲望,更為樂團賺入大筆資產( 讓樂手們有優厚的養本金 ),此外,蕭堤還讓芝加哥交響樂團取代紐約愛樂,成為舉世一流的「馬勒樂團」... 。許多樂評都同意,八零年代的芝加哥交響樂團不僅和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齊名,甚至有柏林的聽眾直言,該團的整體表現猶在柏林愛樂之上...,但隨著蕭堤年紀愈來愈大,他決定在樂團創團百年之際離去,於是 1991 年 79 歲的老大師交出權杖,風光隱退。

【右圖為蕭提名盤 --- 馬勒第八號交響曲《千人》的 LP 封面,樂團為芝加哥交響樂團,1971 年,DECCA 發行。】


必考重點小整理之五 --- 70:30 的接班人之爭

 

芝加哥交響樂團創立於 1891 年,而 1991 年百歲生日時,領導他們 22 年,將樂團聲望推到極限的大指揮家蕭堤決定隱退,其接班人之爭肯定精彩...,按蕭堤的說法,入圍的人選,美國籍的有指揮家史拉特金( Leonard Slatkin, 1944 -  )、李汶,外籍傭兵則包括阿巴多及巴倫波英等人,但經討論,史拉特金...資歷不符,李汶則深陷大都會歌劇院無盡的演出任務中,倒是阿巴多與巴倫波英通過審核,後經樂團團員投票,70 比 30,阿巴多...落選,由巴倫波英負責挑戰「蕭堤障礙」。

 

好啦!我知道這個結果讓許多阿巴多的粉絲無法接受...,再怎麼說阿巴多可是擁有包括史卡拉歌劇院、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倫敦交響樂團三個重要職務之音樂總監的顯赫資歷...,等等,怎沒把柏林愛樂音樂總監也算下去?...,依我判斷,蕭堤應在 1991 年的前幾年便決定好榮退的日期,因此才有此結果,否則怎可能去找忙到不行的柏林愛樂現任總監跑去兼同樣忙碌的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總監的道理...( 不過我個人倒是認為幸好阿巴多沒被選上,否則 1989 年他要怎麼接柏林愛樂呢?)。

 

對了,蕭堤有提到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樂師們為何喜歡巴倫波英超過阿巴多的理由 --- 因為阿巴多在排練時不僅吹毛求疵,而且無法給樂團一個有關作品的整體概念...,不管怎樣,巴倫波英負責挑戰「蕭堤障礙」,阿巴多則挑更重的「卡拉揚障礙」,很公平,不是嗎?( 為何「卡拉揚障礙」硬是比「蕭堤障礙」沈重?別忘了,我是卡迷...,哈!)


世界指揮家蕭堤...

 

蕭堤自芝加哥榮退後,他的指揮事業愈加豐富精彩,這兒便不一一詳介...,可惜書本的尾聲蕭大師不免繼續酸卡拉揚,還把卡拉揚的接班人阿巴多順勢拉下來酸一把...,看來委曲久矣,不吐不快。

 

行文至此,《回憶錄》解釋了不少我心頭的疑惑,特別是蕭堤如何由一位鋼琴家轉變成歌劇指揮家的部份,此外,之前我始終不知道蕭堤的猶太身份對他音樂事業影響之巨大,還有,讀完本書 後亦確立蕭堤在我心中亦是位〝劇院出身的指揮家〞,而非偶爾指揮歌劇的管弦音樂指揮家...,這點很重要,至少對我而言。

 

蕭堤對馬勒交響曲的詮釋早成一家之言,所以不再論述,倒是他的歌劇錄音,除了華格納及 R. 史特勞斯的作品外,先前幾乎都被我忽略,為了彌補對大師的虧欠,我特別以《Guide to Recoeded Opera( Paul Gruber, 1993 )》一書為基礎整理蕭大師的歌劇錄音( 如附件 ),剩下的,來談他的《指環》。


蕭堤的《尼貝龍根的指環》

 

指揮家蕭堤指揮維也納愛樂為 DECCA 錄製的《尼貝龍根的指環》 自發行以來佳評不斷,《留聲機》百大入選,《企鵝》三星帶花,連昔日國內《音樂月刊》亦以〝古典樂迷的身份證〞來突顯其地位( 完整的說法是 --- 無論您幾年聽一次或一年聽幾次,一定要擁有它 );以前當學生時我始終買不起這套大作,直到有了南方,存到錢才出手,下圖為是我手頭上的 LP 封面,DECCA 的首版,威風吧!




按蕭堤自己的說法,1951 年他首度指揮維也納愛樂,1955 年他再度受邀與該團合作,隨後開始錄音...。蕭堤坦言他與維也納愛樂合作初期並不順遂,那時他通常指揮的是二流樂團,難得和一流樂團合作當然急於表現自我,於是...,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維也納愛樂並不喜歡蕭堤。

 

他們合作錄製的《尼貝龍根的指環》 是史上第一套錄音室錄製的《指環》( 在這之前所發行的全本《指環》多為現場錄音 ),不過早在 1950 年 DECCA 製作人約翰.卡爾蕭( John Culshaw, 1924-1980 ) 便曾看過蕭堤指揮的《女武神》,卡爾蕭迷上蕭堤的華格納,於是 1957 年他讓蕭堤指揮維也納愛樂錄製了《女武神》第三幕,唱片的銷路很好,但不久 DECCA 卻通知蕭堤,他們決定由老大師庫納佩布許擔任指揮,原因是庫納佩布許是眾人皆知的明星,而蕭堤並不是...;庫納佩布許的《指環》全集一進行大夥兒發現老大師和卡爾蕭不和,不久老大師不玩了,卡爾蕭說服 DECCA 高層由蕭堤接手,於是才有這套《指環》的完成。

 

蕭堤在書中爆了一個八卦 --- 他說錄音是 1958 年起在維也納進行的,錄音的前一天蕭堤和卡爾蕭在酒吧討論隔天的工作,不料巧遇 EMI 的王牌製作人李格...,當李格聽到他們居然要錄《指環》,只淡淡的說:「嗯,美妙的作品,但你們賣不到五十套。」蕭堤很高興這回讓李格看走眼了,但他不怪李格,因為李格只會用經濟角度看音樂,「李格從不看好華格納,從他只讓福特萬格勒錄《崔斯坦與依索笛》及《女武神》便可以看出來。」蕭堤如此說。

 

蕭堤的《指環》是由首夜《萊茵黃金》錄起的( 1958 年 ),按卡爾蕭的計劃,緊接著應進行《女武神》,但進度假 DECCA 某高層打斷,某高層要他們先錄《齊格菲》( 理由很特別 --- 這位高層同時兼任 RCA 唱片公司的歐洲代理,而 RCA 剛錄完由萊恩斯朶夫指揮的《女武神》( 1961 年 ),如果蕭堤此時也跑去錄《女武神》,這位高層等於自己跟自己競爭...),待《齊格菲》錄完( 1962 年 ),連《諸神的黃昏》也錄畢( 1964 年 ),由於唱片銷售實在太好,外加觀眾及樂評的壓力,這位高層才同意《女武神》的錄音,於是蕭堤的《指環》直到 1965 年才殺青...。


結語:故事的起源 --- 真要從費倫奇克說起

 

卡迷如我,又患有「救世主蕭堤厭惡症候群」,沒事幹嘛整理蕭堤《回憶錄》?坦白說,是其中一段話打動我,我才出手的...。

 

蕭堤在其《回憶錄》中酸了不少其指揮同行,但對其同國籍的指揮前輩費倫奇克( János Ferencsik, 1907 - 1984 )有很客觀的評論 --- 費倫奇克在音樂院比蕭堤大五屆,他比蕭堤還早進入匈牙利國家劇院工作,二次大戰後他成為匈牙利最重要的指揮家,同時接掌國家劇院及匈牙利國家愛樂管弦樂團總監職務...;蕭堤曾在英德等地遇見恰好到那兒演出的費倫奇克,1978 年蕭堤返國演出,他和費倫奇克又見了面,蕭堤誠心地稱讚這位堅守崗位的學長,他說:「我欽佩他在匈牙利如此艱苦、政治形勢險峻的環境下,仍能維持其藝術水準之不墜,這是件多不容易的事啊!」

 

而我正好是費倫奇克的粉絲,又正巧買到一套費倫奇克的紀念 LP,正困惑為何他在 1983 年指揮匈牙利國家管弦樂團錄製的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英雄》水準之低落...,三個正好的困惑都讓蕭堤解了答,始有此文,真的。


附件:蕭大師的歌劇錄音,以《Guide to Recoeded Opera( Paul Gruber, 1993 )》一書為基礎整理。

作曲家

劇目

發行公司

錄音年代

巴爾托克

藍鬍子的城堡

DECCA

1979

貝多芬

費黛里奧

DECCA

1979

比才

卡門

DECCA

1975

葛路克

奧蒂歐與幽麗笛彩

DECCA

1969

胡伯訂克

韓賽爾與葛莉特

DECCA

1978

莫札特

女人皆如此

DECCA

1974

唐喬望尼

DECCA

1978

後宮誘逃

DECCA

1985

費加洛的婚禮

DECCA

1981

魔笛

DECCA

1990

波希米亞人

RCA

1973

托斯卡

DECCA

1984

荀白克

摩西與亞倫

DECCA

1984

柴可夫斯基

尤根奧尼金

DECCA

1974

威爾第

阿依達

DECCA

1961

假面舞會

DECCA

DECCA

1961

1983

唐卡羅

DECCA

1965

法斯塔夫

DECCA

1963

奧泰羅

DECCA

DECCA

1977

1991

弄臣

RCA

1963

西蒙波卡奈格拉

DECCA

1989

茶花女

DECCA

1994

R. 史特勞斯

阿卡貝拉

DECCA

1957

玫瑰騎士

DECCA

1969

納克索斯島的阿麗雅德尼

DECCA

1977

埃萊克特拉

DECCA

1967

沒有影子的女人

DECCA

1991

莎樂美

DECCA

1961

華格納

羅恩格林

DECCA

1986

唐懷瑟

DECCA

1970

漂泊的荷蘭人

DECCA

1976

紐倫堡的名歌手

DECCA

1976

崔斯坦與依索笛

DECCA

1960

萊茵黃金

DECCA

1958

女武神

DECCA

1965

齊格菲

DECCA

1962

諸神黃昏

DECCA

1964

帕西法爾

DECCA

1972


本文完成於 2013 年 1 月  14 日,如蒙更正,請來信告訴我,千謝萬謝喔!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