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 年

BAYREUTH  
拜魯特 到底發生啥些事?

寫在前言之前

 

如果您問: 史上最偉大的貝多芬第九號交曲“合唱”的版本是那一個?我想,資深樂迷多會告訴您 --- 去買 1951 年拜魯特慶典開幕式,由德國指揮家福特萬格勒( Furtwangler,1886-1954 )指揮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 Bayreuth Festival Orchestra )現場錄音的版本吧...( EMI )!或許您也早有此一錄音,但,那年的拜魯特慶典真的只有這件事值得留念嗎?請...看南方怎麼說。


前言

 

民國 89 年我在臺南明目書局買到一本名曰”唱片里的瓦格纳“( 請不要挑剔我的用字,我只是原文照抄,繁體字的書名為“唱片堛熊堮瘥ョ)的書,作者是周士紅 先生,出版者為大陸的人民郵電出版社( 所以内文是簡體字 ),書內依劇目介紹許多華格納作品的優秀錄音,其中最令我驚艷的是書中提及不少關於戰後首屆拜魯特節慶( 就在 1951 年 )的相關事宜( 我另有同為 1951 年拜魯特慶典現場錄音的“紐倫堡的民歌手”( EMI, 卡拉揚( Karajan, 1908 - 1989 ) 指揮) 及“帕西法爾”( DECCA, 庫納貝布許( H. Knappertsbusch, 1888 - 1965 ) 指揮 )... ),我想知道這段故事已經好久了...,該書真讓我受益不少,並重燃對華格納的熱情...,我將該書對 1951 年拜魯特慶典的描述彙整如下( 放心,我會將其譯成繁體中文...) ---

 

1947 年 6 月底,盟軍審判納綷的法庭受理拜魯特當時的主人溫妮弗蕾德( Winifred Williams Klindworth, 1897-1980  )的指控( 溫妮弗蕾德是華格納的兒子齊格菲的妻子 ),1948 年底宣判,法官要求溫妮弗蕾德要在法律上放棄對拜魯特慶典的領導權...,1949 年溫妮弗蕾德決定隱退,由兩個兒子魏蘭( Wieland, 1917-1966 )及渥夫崗(Wolfgang, 1919- ) 繼任慶典的領導者...;為了將拜魯特引上正軌,同年 9 月在法蘭克福成立了“拜魯特之友協會”,他們將出資協助拜魯特慶典的演出,不久,魏蘭及渥夫崗宣布拜魯特慶典將在 1951 年 7 月重新開幕...。

上圖為福特萬格勒 1951 年於拜魯特慶典開幕式上所錄製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錄音的 LP,這場出歷經半世紀仍傳為佳話...;此錄音係由李格所製作,在經過 Wieland, Wolfganf 兩位華格納與福特萬格勒夫人同意後,H.M.V.唱片公司( EMI 前身 )於大師逝世後的 1955 11 月以黑膠首次發行,當時唱片編號是 ALP 1286/1287

 

好了,重點來了:

 

1951 年 727 日 ,以卡拉揚指揮的“紐倫堡的民歌手”打前鋒...,第二天的 28 日庫納貝布許跟著演出專為這座劇院所作的“帕西法爾”...,7 月 29 日 ,則由福特萬格勒指揮在此地深富傳統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後續還有全套“指環”的演出,指揮的權力則由卡拉揚與庫納貝布許共享...。

 

 

多偉大,是不?

 

但就該書在感動我的一個月後,我突然發現...吔...上述的日期好像不對吔..,在實驗室養成面對懷疑立即求證的個性的我於是就給他深究一下,下文,您就當成 是我懷疑後的心得報告,哈!


拜魯特

 

1951年,二次大戰 戰後首屆拜魯特慶典獲允重新舉行,由於華格納的音樂及反猶太情結受到納粹頭子希特勒的崇拜,在德國政經最艱困的二次大戰期間希特勒仍執意慶典的進行( 從 1936 年到 1944 年從未間斷過 ),此舉卻在戰後引發佔領區的盟軍的疑慮及不滿,所以拜魯特慶典在戰後被限制舉行。

 

 經德國藝文人士多年多方奔走,1951 年拜魯特慶典終於獲允演出,節慶續辦的消息一傳開馬上得到樂壇大老 福特萬格勒 庫納貝布許 等人的支持,他們協助主辦當局商調德國境內為數不多卻極具代表性的華格納演唱家,包括 Elisabeth SchwarzkopfOtto EdelmannHans HopfElisabeth HôngenErich KungGerhard UngerGeorge LondonWolfgang WindgassenMartha ModlHermann UhdeLudwig WeberArnold van Mill 等人,並決定由福特萬格勒指揮慶典樂團演奏偉大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為慶曲揭幕,隨後排入象徵德國人民對藝術尊崇的紐 倫堡的民歌手”和拜魯特經典大戲帕西法爾”,當然,全本“尼貝龍根的指環”更不可少的...,其中大師福特萬格勒只指揮開幕式,其餘的演出則由和福特萬格勒同輩份的大指揮家庫納貝布許 及德國新生代大師卡拉揚輪流指揮...;那年的拜魯特慶典精彩無比,戰敗的德國成功地用文化向世人展現其民族尊嚴與驕傲...。

卡拉揚 1951 年拜魯特慶典的“紐綸堡的民歌手”LP 封面,該錄音也是在 Wieland, Wolfganf 兩位華格納同意後才得以發行,係由李格製作,Robert Baker 錄音...;這套“民歌手”最初是以 34 78 SP 唱片發行( Columbia LX 1465 - 1498 ),當年樂迷們要起身換面 68 次才能一聞大師風采,身為現代樂迷的我們可有前輩 樂迷的用心?

 

 


那麼 1951 年拜魯特到底...

 

講了這麼多,見可疑追查到底的結果如何?經本人多方考證,1951 年拜魯特正確演出的日期、劇名及指揮如下 ---

 

729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福特萬格勒

庫納貝布許於 1951 年拜魯特指揮“帕西法爾”的 LP 封面( DECCA ),這套“帕西法爾”演出者皆為戰後華格納演唱名家,已成傳奇,很是珍貴...。

730 帕西法爾 庫納貝布許
7 31 萊茵的黃金 庫納貝布許
8  1 女武 庫納貝布許
8  2 齊格菲 庫納貝布許
8  4 諸神的黃昏 庫納貝布許
8  5 紐倫堡的名歌手 卡拉揚
8  7 帕西法爾 庫納貝布許
810 帕西法爾 庫納貝布許
8 11 萊茵的黃金 卡拉揚
8 12 女武 卡拉揚
8 13 齊格菲 卡拉揚
8 15 諸神的黃昏 卡拉揚
8 16 紐倫堡的名歌手 卡拉揚
8 18 帕西法爾 庫納貝布許
819 紐倫堡的名歌手 卡拉揚
821 紐倫堡的名歌手 卡拉揚
822 帕西法爾 庫納貝布許
825 帕西法爾 庫納貝布許

註:另有資料顯示:庫納貝布許 在這年也曾指揮過一場”紐倫堡的名歌手“,但我實在找不到可以佐證的資料,如果上文有誤,煩諸位大德來信告訴我,謝謝!


瞧!和書上的差多少...,其實這些年大陸音樂類書刊出版品的質與量都大幅進步( 不過內文抄襲的很兇,且...多不嚴謹 ),如果我們再不努力,要不了多久....,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吧!大家要加油喔!

 

後面的内容則是我在考證上述資料時的額外收穫,從篇幅長度來看,我的收穫實在不小...,適合喜歡拜魯特、迷戀拜魯特迷惑拜魯特之士細賞...,面對華格納,您,也曾如此瘋狂嗎?


More 拜魯特與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

 

既然談到“合唱”,那我們就把這個話題延續下去吧!

 

拜魯特慶典上只能演出華格納的歌劇作品嗎?是的,不過,有一個例外,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就被容許在拜魯特演出。

 

1840 年,華格納在巴黎聽了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彩排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這使他眼界大開,華格納第一次體會德意志藝術的偉大( 對不起,他是以這個觀點出發的 )其實,華格納佷早就視樂聖貝多芬為音樂創作上的精神導師,他精研貝多芬的作品,並對第九號交響曲格外尊崇,華格納在 1846 4 5 日於德勒斯登首次指揮這首終樂章伴以人聲的“合唱”交響曲... 。另一次重要的“合唱”演出則在 1872 5 22 日,那天是拜魯特音樂節慶劇院奠基的日子,華格納於奠基儀式後在拜魯特一座舊有的宮廷劇院中再度指揮這首對他音樂發展具有重大意義的交響曲,於是“合唱”便與拜魯特結下不解之緣。

 

然而並非每屆音樂節都有“合唱”交響曲的演出,據我所知:拜魯特慶典只曾在 1933 年( 理察.史特勞斯指揮 )、1951 年( 福特萬格勒指揮 )、1953 年( 享德密特指揮 )、1954 年( 福特萬格勒指揮 ), 1963 年( 貝姆指揮 ),以及 2001  ( 由”德國希望“ Thielmann 指揮  )安排此曲上演,跟我先前以為每屆拜魯特慶典皆以“合唱”交響曲做為開幕有很大的出入。

 

 

講到“合唱”就不能不提一個有趣的紀錄:

 

1876 年到 2003 年,拜魯特慶典前後共邀了 66 位指揮家登臺,但這些指揮家都是貨真價實的“華格納專家”嗎?我想 1953 年受邀的享德密特( Paul Hindemith, 1895 - 1963 )就不是( 至少我沒看過有人認為他是 ),那年享德密特只指揮了開幕式,曲目是偉大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隨後正港華格納作品的演出都和他無關;那場開幕式是享德密特唯一一次在拜魯特登臺,事實上,他 也是目前唯一曾登上拜魯特指揮臺卻不曾指揮華格納作品的紀錄保持者。

 

 

順便一提,1951 年及 1954 年福特萬格勒指揮的“合唱”皆留有錄音,其中前者更是唱片大獎的常勝軍,夾在中間的享德密特的“合唱”怎從沒聽人提過?到底作曲家享德密特的指揮功力如何呢?讓我用另一段故事來告訴您:

 

 

1958 年倫敦貝多芬音樂慶典的壓軸大戲是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原本安排克倫貝勒指揮,但克倫貝勒因傷無法登臺,慶典的負責人李格找克倫貝勒商量替補人選( 李格很聰明地預先擬好一份包含 11 位指揮家的替補名單,這些人都經過求證不會有檔期衝突的問題 ),克倫貝勒很清楚自己的生理狀況,於是他同意找人瓜代,當李格拿出事先擬好的替補名單向克倫貝勒唸出這些名字,克倫貝勒一下子露出刺耳的尖笑,一下子又以嘲弄輕視的口吻說 "No",直到李格把名單都唸完了克倫貝勒才說出他心中的人選,而且這個人還不在李格事先規劃的名單中,他說:「我有答案了,就讓享德密特來指揮吧!」

 

 事實上,李格之前便曾聽亨德密特指揮過兩次"合唱",但他覺得連只聽一次都嫌多,不過克倫貝勒還是試圖說服李格,他認為對倫敦大眾來說,能聽到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指揮十九世紀最偉大作曲家的作品應是相當有趣的事,李格最後只好勉強接受,下場當然慘不忍睹。事後李格到蘇黎士探訪克倫貝勒,他們之間有段令李格難忘的對話:

 

 克倫貝勒:「我的好友亨德密特在倫敦演出第九號的樂評反應並不好。」

 李格:「您怎麼知道的?您不是說您從不看樂評的(無論是您自己或任何人的)。」

 克倫貝勒:「當一個人病成像我這樣時,他只好閱讀所有的東西 ----- 甚至包括樂評了。」

 李格怒道:「這便是您的錯,當初是您堅持要我邀請他的,這方面的事我以後絕不會再聽您的意見了。」

 克倫貝勒反道:「您的音樂經歷應該久到可以體會有時對同儕不幸事件的幸災樂禍只是生活中的樂趣罷了。」

 

享德密特的指揮功力如何...,這下...大家都明白了吧!

 


More 二次大戰期間的拜魯特

 

如果說自傲無比的希特勒還有偶像,那個人非華格納莫屬...;由於希特勒個人的支持與狂熱,拜魯特節慶始能在物資匱乏的二次大戰期間繼續進行,大戰期間拜魯特的演出內容與受邀指揮家如下:

 

1941

漂泊的荷蘭人

Karl Elmendorff

 

尼布龍根的指環

Heinz Tietjen

1942

漂泊的荷蘭人

Richard Kraus

 

尼布龍根的指環

Karl Elmendorff

1943

紐倫堡的民歌手

Hermann Abendroth

 

 

Wilhelm Furtwängler

1944

紐倫堡的民歌手

Hermann Abendroth

 

 

Wilhelm Furtwängler

 

由這份清單來看,如果您知道“紐倫堡的民歌手”的歌詞內容與民族定義,您必能體會大戰的最後兩年與慶典重現的 1951 年拜魯特執意上演“紐 倫堡的民歌手”的特殊涵義。


More 福特萬格勒與拜魯特

 

偉大的 福特萬格勒共在七屆拜魯特慶典中受邀指揮,其中除了 1951 年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廣為流傳外( EMI 發行),其他演出則多以私人錄音方式流傳...;福特萬格勒在拜魯特慶典的演出記錄如下( 括弧的數字為演出場次 ):

 

1931 崔斯坦與依索笛( 3 )
1936 指環( 1 )、帕西法爾( 5 )、羅恩格林( 3 )
1937 指環( 2 )、帕西法爾( 5 )
1943 名歌手( 4 )
1944 名歌手( 2 )
1951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1 )
1954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1 )

 

大家別忘了,福特萬格勒逝世於 1954 年底,福特萬格勒指揮華格納的功力和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他在拜魯特露臉的機會似乎較大家預期的少...,甚至比義大利指揮巨匠托斯卡尼尼還晚一年( Toscanini 於 1930 及 1931 年曾受邀...),是他太忙還是...便不得而知了。

 

( 左圖是福特萬格勒 1952 年指揮愛樂管弦樂團錄製華格納“崔斯坦與依索笛”的 LP 封面( EMI ),眼尖的人是否發現 --- 封面上女高音 Flagstad 的名字可比男高音 Suthaus 字體來的大,用的可是和福特萬格勒一樣大小的最高級喔!Flagstad  的行情從此可見。)

 


More 卡拉揚與拜魯特和華格納...

 

卡拉揚第一次造訪拜魯特是在 1930 ( 那年柯西瑪與齊格菲去逝 ),他觀賞到義大利指揮家托斯卡尼尼指揮的“崔斯坦與依索笛”及“唐懷瑟”,那次演出恰好是托斯卡尼尼在拜魯特的首演。次年,托斯卡尼尼在拜魯特還指揮了“帕西法爾”與“唐懷瑟”( 這年則是福特萬格納首次登台,瞧!義大利大師竟比德國大師更早登上拜魯特的殿堂。不過,如果您問托斯卡尼尼對此事有何看法,我猜他一定會瞪著您說:老兄,我可是比福特萬格勒大 19 歲啊!),然後托斯卡尼尼便因對納粹不滿...從此未曾再到拜魯特登台。

 

1951 年卡拉揚首度受邀在拜魯特指揮“紐 倫堡的民歌手”( 6 場 )與“指環”( 1 套,共 4 場 ),雖然卡拉揚當時在德、奧、英等地早已成名,但在這之前他還未曾在拜魯特節慶劇院登台過...。次年,卡拉揚再度受邀指揮“崔斯坦與依索笛”( 5 場 ),然後他再也不曾出現在拜魯特的指揮台上...;喜歡掌握一切的卡拉揚後來選擇他和莫札特共同的故鄉 --- 薩爾玆堡蓋屬於自己的音樂慶典...,或許他一心想跟華格納一樣偉大...,很多人相信 :卡拉揚的離去對華格納藝術最高殿堂的觀眾們是項極大的損失。

德國指揮家鄧許泰特( Tennstedt, 1926-1998 )指揮華格納“指環”中的音樂片段...( EMI );鄧許泰特也是無緣登上拜魯特的遺珠之一,當年他接替卡拉揚入主柏林愛樂的呼聲甚高,可惜身體欠安,終與柏林愛樂總監一職擦肩而過...。


More 貝姆與拜魯特

 

指揮家貝姆雖早早官拜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但他卻一直到 1962 年才正式受邀到拜魯特指揮,那年他 己 68 歲,若相較於現今炙手可熱的巴倫波英( Barenboim, 1942- )首次受邀時的 39 與西諾波里( Sinopoli, 1946-2001 )39 歲、馬捷爾( Maazel, 1930- )30 歲、新的德國希望提勒曼( Thielemann, 1959- )41 歲等,貝姆簡直拿定拜魯特的最老新人獎...。

 

貝姆首次在拜魯特指揮的曲目是“崔斯坦與依索笛”,他一連受邀10年,在慶典上的演出曲目包括“崔斯坦與依索笛”、“指環”、“漂泊的荷蘭人”、“紐綸堡的民歌手”與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等,其中 ,前三者皆留有現場錄音,這些錄音如今已是華格納及貝姆崇拜者的珍寶。

上圖是貝姆 1966 年於拜魯特指揮“崔斯坦與依索笛”實況錄音封面( DG 發行 ),就在演出結束後不久,担任該劇導演的華格納長孫魏蘭.華格納驟逝,在當年這套 LP 發行時,貝姆還特別著文為念。


More 柴可夫斯基與拜魯特節慶

 

拜魯特與柴可夫斯基( Tchaikovsky, 1840-1893 )有啥關聯?當然有,因為柴可夫斯基是首屆拜魯特節慶的觀眾之一,他事後還寫了一篇生動的「拜魯特慶典劇場開幕目擊記」,提供我們再現節慶的種種線索。

 

話說當年 36 歲的柴可夫斯基是少數沒有被華格納威名衝昏頭的人,由於拜魯特的旅館與餐廳沒能為觀眾們供應足夠食物,柴可夫斯基直言:「四部作的第一回公演期間,三餐成為人們討論的主題,因此對藝術的關心顯著減少。耳朵所聽的儘是豬肉、牛排、烤馬鈴薯,而很少有關華格納的主導動機。」他也一針見血的指出:「就整個觀劇過程而言,一般觀眾對舞台上的美觀,比起汗流浹背不斷吹奏的樂團奏出的旋律、或忍受疲倦之苦而歌唱的歌手所唱之歌曲,要來得注目;這種現象卻非華格納的原意,華格納作曲的動機是要聽眾傾聽其旋律而非作為附屬品。」至於他對“指環”的印象則為「與其說它那優美的音樂,不如說是壯觀宏偉的規模上。」

 

柴可夫斯基雖然與其他俄國國民樂派作曲家領受相同的民族滋養,但他從未讓自己成為他們的一員,我想柴可夫斯基在 1867 年至 1877 年間先後多次造訪芬蘭、德國、法國、瑞士、義大利等地,旅行所帶來的豐富多元是讓他樂思起飛的主因之一。於是當布魯克納急著趕回維也納向包括馬勒在內的後輩吹噓拜魯特震憾時,小布魯克納 16 歲的柴可夫斯基卻能直陳高掛在勝利光茫下的陰影,這種對藝術遠觀性的擁有同時又能感受觀眾的美學品味,也難怪柴可夫斯基的藝術成就無論寬度深度皆非布魯克納所能及。

 

我始終認為外貌害羞內向的柴可夫斯基其實是個喜新且愛湊熱鬧的傢伙,不相信?想想座落在美國紐約第 57 街與第七大道轉角的那棟大建築,1891 年這棟建築開幕時最尊貴的貴賓不是別人,正是從俄國拼老命趕來的柴可夫斯基,這下您相信我的話了吧( 該建築便是舉世聞名卡內基音樂廳( Carnegie Hall ) ) !


More 拜魯特節慶的列屆主人們

 

想成為掌管大批資金與演出事務的拜魯特節慶負責人嗎?對不起,依傳統,您必需先擁有慶典創始人華格納先生家族的血統再說,如果沒有,歷史的事實告訴我們,如果您能嫁給華格納家族的後輩也還有些希望。

 

拜魯特節慶創始於 1876 年,在華格納去逝後由其妻柯西瑪( Cosima, 1837-1930 )出任節慶負責人,她雖然是華格納的第二任夫人,但這個總監的位子她擔之無愧。怎麼說呢?首先,柯西瑪是作曲家李斯特( Lizst )的女兒,也是名指揮家畢羅的原配,因此她的音樂素養極高;其次,早在柯西瑪 1870 年正式嫁給華格納前的 1865 年,她便以畢羅夫人的身份為華格納產下長女依索笛( Isolde, 1865-1919 ),其後又分別產下次女( Eva, 1867-1942 )與節慶的下屆總監齊格菲( Siegfried, 1869-1930 )當年華格納為了為自己誘人老婆的行為脫罪,他還曾為柯西瑪說項:「柯西瑪她需要“自由”這個字眼所能解釋的最高貴的自由。」高人出手如果不凡...,柯西瑪的任期為 1883-1908 年,拜魯特節慶便是在她手中成為國際盛會的。

上圖是我手頭上最珍貴的華格納唱片( DG:LP 419 169-1 ),由西諾波里指揮紐約愛樂演奏華格納的管弦樂作品,本片珍貴的地方在封面上有西諾波里的親筆簽名,是他訪臺時託友人曾連福先生拿給他簽的。

 

拜魯特 第二任總監齊格菲的任期由 1908 年到 1930 年,和前後歷任總監最大不同處在於齊格菲除了從事慶典的曲目、人事及行政工作外,還親自登台指揮。事實上他早在 1896 年便以指揮的身份登台指揮全套“指環”,他一生共指揮了十三屆節典演出,曲目包括“指環”、“帕西法爾”、“羅恩格林”、“漂泊的荷蘭人”與“唐懷瑟”等,其間還包括三屆第一次世界大戰間的演出;齊格菲本身也是位作曲家,一生共完 13 齣歌劇及數首交響詩等,不過現在已很少被提及。

 

齊格菲與母親柯西瑪在 1930 年相繼去逝,其妻溫妮弗蕾德( Winifred Williams Klindworth, 1897-1980 )接任他在拜魯特節慶的職務,溫妮弗蕾德祖藉英國,本名 Winifred Williams,原是華格納的好友 Karl Klindworth 的養女,她與齊格菲共育有二男二女,分別是長子魏蘭( Wieland, 1917-1966 ), 長女( Friedelind, 1918-1991 )與次子渥夫崗(Wolfgang, 1919- ) 及次女( Verena, 1920- )。溫妮弗蕾德在拜魯特的任期由 1931 年到 1944 年,她最受世人肯定的貢獻是她與自己的先生、婆婆一樣,對華格納的藝術奉獻出無比的忠誠。

 

1933 年希特勒上台到 1945 年納粹戰敗為止,希特勒幾乎屆屆造訪拜魯特,在他的支持下,拜魯特慶典的光茫並沒有因戰火而熄滅,但卻也因此在戰後卻因而被盟軍禁止演出,經過相關人士不斷陳情,盟軍佔領區當局才以溫妮弗蕾德退位為條件同意慶典續辦,於是慶典的擁有權改由溫妮弗蕾德的兩個兒子繼承(這段歷史很多人早已知曉,但您知道當時這兩位華格納有多年輕嗎?哥哥 34 歲,弟弟才 32 歲)

凱伯拉特( Keilberth, 1908-1968),另一位知名的德國指揮家,我個人對他的貝多芬、Wagner 及 R. Strauss 臣服不已...;上圖是凱伯拉特 1953 年在拜魯特指揮“羅思格林”的 LP 封面( DECCA )。

 

魏蘭與渥夫崗兩兄弟在 1951 年接掌拜魯特節慶,其中哥哥魏蘭長於劇場藝術,弟弟渥夫崗則擅行政事務,在他倆的努力下,拜魯特慶典變成每年在七月到八月固定舉辦的模式( 以前並非年年舉行 ),雖且演出的曲目有限,但總能不斷爆發出話題與新意,並勇於提供演出機會給新人,這種前所未有的創舉對華格納藝術的發揚有極大的貢獻。

 

可惜 1966 年 方 49 歲的魏蘭驟逝,他留下包括 Isis( 1942- )Wolf Siegfried( 1943- )Nike( 1945- )Daphne( 1946-  ) 四個小孩,從此,拜魯特繁重的演出任務便於渥夫崗獨自負責...;拜魯特的故事是不是在此告一段落了?一般的書藉也多行文至此,但感謝網路資訊的發達,這故事還有最後一小段:

 

從此「拜魯特繁重的演出任務便於渥夫崗獨自負責」迄今,是的,由 1966 年到西元 2000 年的「拜魯特繁重的演出任務皆由渥夫崗獨自負責」,當時 32 歲的年輕華格納現已高齡 80 有餘,毀譽參半的他雖然還不想下野,但新的拜魯特節慶主辦人人選仍成為千禧年華格納音樂節的熱門話題,依前述傳統的限制,這次三位候選人皆為女性:一號候選人為渥夫崗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長期擔任渥夫崗助手的古格倫( Gudrun ),古格倫現年 55 歲,是保守勢力的代表;二號候選人為渥夫崗與前妻所生的女兒伊娃( Eva ),她與英法等地的劇院關係良好;三號候選人現年 54 歲,魏蘭的女兒耐姞( Nike ),她是知名的華格納專家,被視為反動勢力,卻也是重振音樂節活力的所在。

 

三個女人的戰爭熱鬧自不在話下,但現今拜魯特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由那位女士接任拜魯特的掌門人,而是已舉辦 124 屆的 一音樂節近年來並未得到德國知識界全然的認同,因為華格納歌劇早已在德國各地的劇院生根,最好的華格納並非僅在開銷極大 且反應遲鈍的拜魯特才看的到,雖然她仍受到國際上諸多華格納協會( Wagner Society )的高度讚許。 

【註:本節整理於 2001 年,最新的資訊有待高人補齊...


More 與拜魯特慶典無緣的大師們...

 

1872 11 月華格納開始籌覓節慶演出斫需要的各式人才,結果他赫然發現整個德國都還沒為他做好準備 ---- 歌劇演出所需的人才甚為匱乏,其中又以歌劇指揮家最為不足...。

 

您猜本身具備指揮才能的華格納有沒有在拜魯特節慶劇院登台指揮過?雖然華格納生前拜魯特節慶僅曾於 1876 年及 1882 年舉辨過,但他的名字卻從未曾出現在指揮家的名單中(首屆指揮為 Hans Richter;笫二屆為Franz Fischer Hermann Levi ),不過在第二屆節慶進行到第 16 (也是最後一場)的“帕西法爾”第三幕換景時,華格納由 Levi 手中接過指揮棒,並一直指揮別結束為止,因此指揮家華格納差點與拜魯特無緣...

 

早期每屆慶典受邀的指揮人數大多為 2 4 位,近年則維持在 4 6 位不等,不過由於拜魯特節目製作多有其延續性,因此包括歌手、製作群與指揮家等,除非實在爭議頗多或配合度不高,否則鮮少只出現一屆便下台鞠躬;然而一檔歌劇演出同一角色通常有好幾位歌手相互輪替,但指揮台上永遠只可能容納一位指揮家,所以指揮台上的遺珠便格外引人惋惜。

華格納“齊格菲的牧歌”的錄音,由義大利指揮家康泰利( Cantelli, 1920-1956)指揮愛樂管弦樂團( EMI:LP ),36 歲便死於空難的康泰利是大師托斯卡尼尼欽點他在史卡拉劇院的接班人...,如果他沒搭上那班要命的班機,肯定入列大師清單中...。

 

在諸多與拜魯特無緣的指揮大師中,令我最為之抱不平的首推同樣集指揮與作曲於一身的馬勒( Mahler,1860-1911 )

 

馬勒早年還在維也納就學時( 1875-1878 )就奉華格納為偶像,在他心中華格納的地位僅次於貝多芬。他透過在音樂院內任教的作曲家布魯克納( Bruckner, 1824-1896 )得知 1876 年拜魯特首屆“指環”的榮耀,在 1884 年馬勒終於如願到拜魯特華格納音樂節慶朝聖,他觀賞完“帕西法爾”後,寫給友人的信上道:「最驚人動地而錐心刺骨的啟示己向我示現。」馬勒早期在奧美玆( Olmütz )一處劇院任職,他推出許多威爾第、麥亞白爾( Meyerbeer )等人的作品,但獨缺華格納,原因是他受不了華格納在那兒被人糟蹋,馬勒對華格納的高貴尊重在此可見一斑。

 

1885 年馬勒出任布拉格的日耳曼劇院副指揮一職,在此他首次指揮華格納的“萊茵的黃金”、“女武神”、“名歌手”和“唐懷瑟”,隔年馬勒轉戰萊比錫歌劇院,他跟著推出包括“羅思格林”及“黎恩濟( Rienzi )”在內的 華格納作品,從此,在馬勒指揮生涯中,無論是在布達佩斯、漢堡、維也納,甚至在新大陸美國,他總是十分積極且嚴肅的將華格納作品排入演出曲目堙F但面對如此的熱心者、在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任內演出劇目四分之一是華格納的大指揮家,馬勒他硬是上不了拜魯特的指揮台,原因無它,全因他是猶太人而已。

 

其實早期的拜魯特慶典確實展延了華格納對猶太人的敵意,因此鮮有猶太音樂家受邀演出,您知道最早在拜魯特登台的猶太指揮家是誰嗎?很少人察覺從第二屆的 1882 年到 1894 年,在九 屆節慶中共出席八屆的萊維( Hermann Levi )便是位猶太佬,不過他的情況特殊,萊維當時是慕尼黑宮廷劇院的指揮,由於華格納 1878 年與路德維希國王所簽定的合約中有有關於慶典中需採用慕尼黑宮廷劇院成員的規定,於是萊維才得以豋台;近年來拜魯特慶典對猶太音樂家的態度有了大幅的改善,現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總監巴倫波英( Baremboim )也是為猶太指揮家,他自1981年的“崔斯坦與依索笛”起迄今,除了1984年與1985年外,幾乎年年受邀,我知道很多人總是有意無意地想藉拜魯特對巴倫波英善意舉動的例子來為華格納過去種種開罪,但我覺得他們太多心了,您不覺得巴倫波英指揮時的神韻像福特萬格勒的多,像猶太馬勒的少?

 

當然遺珠還很多,以“指環”錄音聞名於世的匈牙利指揮家蕭堤( Solti, 1912-1997 )便僅在 1983 年受邀一屆(指揮“指環”),鮮成遺珠;而以全部華格納作品作為新年音樂會的柏林愛樂總監阿巴多( Abbado )則完全沒有在此演出過,這點還真出人意外...,另外 ,在歐陸一直頗受重視的美國指揮家伯恩斯坦( Bernstein )雖留有“崔斯坦與依索笛”的錄音,卻也被拜魯特拒於門外。在思緒未斷之前,我還想起與馬勒關係密切的猶太指揮家華爾特( Walter )也沒受邀過,他在歐陸活動時指揮的華格納到現在還有人懷念,不再想了,過去的便讓它過去比較好!不過華格納百年多前的疑慮現在已悄悄浮現,德國指揮家出現在拜魯特的機率正持續降低中,德意志文明的精髓需藉著義大利、美國,甚至猶太指揮家才能撐起半邊天,我真想知道墓樹已拱的華格納會怎麼想。 

華爾特僅留華格納“女武神”第一幕的錄音,由維也納愛樂伴奏,Lotte Lehmann、Lautitz Melchior 及 Emanuel List 演唱,錄音年代 1935 年,本片為 “Great Recording of the Century”的 LP 封面(EMI:COLH 133 )。


More 庫納貝布許與拜魯特

 

在老一代德國樂迷心中能稱得上「華格納指揮家」者鮮鮮矣,指揮家庫納貝布許在二次大戰後所建立起的「華格納指揮家」形象與光芒,到現在仍令德國與日本樂友陶醉不已。

 

自從 1951 年首次登臺後,庫納貝布許很快建立起他在拜魯特的地位,除了 1953 年缺席外,在 1951 - 1964 年間他在拜魯特指揮過 13 屆共  95 場的演出,包括七套共 28 場的“指環”、13 場“名歌手”、3 場“漂泊的荷蘭人”,再就是高達 55 場的“帕西法爾”,幾手每屆( 除了法國指揮家克路易斯坦( Cluytens, 1905-1967)  曾有幸在 1957 年分到其中兩場...)壓軸的“帕西法爾”都由庫納貝布許通包,其華格納權威地位可見一斑。

 

庫納貝布許留下的華格納錄音不少,除了 1951 年( DECCA ) 及 1962 年( Philips )兩次拜魯特的“帕西法爾”錄音外,還包括“名歌手”( 1950/51 年, 維也納愛樂, DECCA )、“崔斯坦依索笛”( 1950 年, Orfeo )及“女武神”的第一幕( 1957 年, 維也納愛樂, DECCA, 詳見「指環會外賽」),此外,還有許多華格納管弦樂作品集,這些唱片多由 DECCA 及 Westminster 等唱片公司發行。

 

【 本地的“庫納貝布許迷”的活動強度遠遜於“福特萬格勒迷”,人口也尚未多到可以為他組粉絲或後援會, 相較德奥及日本等地,咱們的庫納貝布許 迷要加油喔!】

庫納貝布許指揮華格納管弦樂作品集,演出樂團是慕尼黑爱樂,本片由西敏寺唱片發行( Westminster )

庫納貝布許指揮維也納愛樂的“名歌手” LP 封面( DECCA ),個人珍藏...。

 

我算過:

庫納貝布許一生共指揮 145 場“帕西法爾”,1951 7 30 日的演出是他第 91 場,爾後 的“帕西法爾”他全在拜魯特上演...,分別是 1951 年的 6 場、1952 5 場、1954 4 場、1955 4 場、1956 4 場、1957 2 場、1958 4 場、1959 5 場、1960 4 場、1961 4 場、1962 4 場、1963 5 場與 1964 的   4場, 一共 55 場;坦白說,我對庫納貝布許曾指揮過這麼多場“帕西法爾”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我比較訝異的是 --- 像“帕西法爾”這類如此...神聖...莊到不行的莊歌劇...為何能有那麼多聽眾及觀眾...,文化的差異或許由此可見。

 

1964 8 13 日,庫納貝布許在拜魯特指揮完他最後一場“帕西法爾”後便不曾再踏上指揮台,“帕西法爾”可是他的天鵝之歌呢!


最後一個問題:華格納及他的拜魯特是否偉大?

 

停筆了...,曾有人如此問過我 --- 是不是所有華格納狂熱份子都很在乎他人是否認同華格納的“偉大”...?我個人的想法是:如果有夢最美,如果人類真的因理想而偉大,那麼,是的,華格納及他的拜魯特真的實踐了許多夢想理想,所以他們真的偉大...;但對那些夢想理想中皆無華格納因子的人,華格納及他的拜魯特是否偉大...那就難說了?您以為呢?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