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擁有多少張唱片才夠,誰知道?


到底要買多少唱片才夠?

 

累人的音響大展終於結束,作息恢復正常,家中「音樂聽」重新傳出樂音...,大展期間我的父母親大人特別南下照顧...南方的掌門人...Mr. Pi-Pi,免得大爺他整天看不到我,以為自己變成流浪狗。

 

某日出發前往飯店前,母親大人婉轉地告訴我,家中主要的走道已快被唱片填滿,她特別清出一個空間擺我這些“新的 & 一袋袋”的唱片,還說她沒有將我的次序弄亂,要我展完有空再慢慢整理...,不過從她的眼神,我覺得母親大人沒說出口的是 ---你到底要買多少唱片才夠啊?


要買多少唱片才夠?嗯,這是個好問題,但...就是有那麼多好唱片才讓我「買很大」兼「買不停」,不信?讓我舉個例給大家看。


就從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說起...

 

貝多芬共完成九首交響曲,同樣完成九首交響曲的馬勒曾說他的每一首交響曲自成一個完整的世界,我承認我是個忠貞的馬勒迷,但在我看來,貝多芬建構的交響曲世界比馬勒更多元也更寬廣,同時還擁有更多希望與各種氣質,也因此我們有快到不行、慢得可以、厚重、靈巧、對比強烈、毫無起伏,以及把前述元素全部加起來 或乘起來再開根號的各種貝多芬,在相同與互異之間,長久以來帶給人們不同的滿足,但卻都擁有「貝多芬氣味」的感動,而我們在其他作曲家身上始終找不到相同的色彩,於是...,我和許多人一樣,面對貝多芬的唱片只好...殺不死、殺很大 & 殺不用錢...


我最近新買到一張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的唱片,聽完後竟有一種驚為天人、相見恨晚的快意,但在談本片之前,請先看看我擁的同曲唱片有那些 ( 我已用數位相機將部份 LP 的封面拍起來存檔,所以將這些資料調出來很快...) ---


小克萊巴 指揮 巴伐利亞國立管弦樂團 / 1982, Orfeo

史威持納 指揮 柏林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 Denon

福特萬格勒 指揮 維也納愛樂 / EMI


克萊茨基 指揮 捷克愛樂 / Valois

卡拉揚 指揮 柏林愛樂 / 198*, DG

謝爾金 指揮 倫敦的愛樂管弦樂團 / 1954, Westminster


馬利納 指揮 聖馬丁學院室內樂團 / PHILIPS

戴維斯 指揮 BBC 交響樂團 / PHILIPS

約夫姆 指揮 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 / PHILIPS


馬索 指揮 萊比錫布商大厦管弦樂團 / ETERNA

孔維兹尼 指揮 萊比錫布商大厦管弦樂團 / 1960, ETERNA

凱伯拉特 指揮 漢堡國家愛樂管弦樂團 / TELEFUNKEN


以上是單張的 LP 封面,以下則是收錄這首交響曲的全集唱片封面。一


克倫貝勒 指揮 愛樂管弦樂團 / 1957, EMI

卡拉揚 指揮 柏林愛樂 / 1962, DG

克利普斯 指揮 倫敦交響樂團 / 1959


托斯卡尼尼 指揮 NBC SO / 1951, RCA

塞爾 指揮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 / 1965, CBS

伯恩斯坦 指揮 維也納愛樂 / 1980, DG


庫貝利克 指揮 以色列愛樂 / 1975, DG

貝姆 指揮 維也納愛樂 / DG

凱格爾 指揮 德勒斯登愛樂 / 1982,  Capriccio


華爾特 指揮 紐約愛樂 / CBS

桑德林 指揮 愛樂管弦樂團 / EMI

布隆許泰德 指揮 德勒斯登國家管弦樂團 / RCA


嗯!這首交響曲我手頭上一共有 24 個版本,不數還好,一數便有對不起家人的罪惡感...,不過在我聽完這張新買的唱片後,由於好聽太過,先前的罪惡感一下一掃而空...,到底是那個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的錄音這麼強呢?馬上告訴您。


這是一張由捷克 SUPRAPHON 唱片公司於 1962 年所發行的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的唱片,編號為 SUA ST 50421( 本片亦有單聲道版的發行,唱片編號為 SUA 10421,本片雖註明於 1962 年發行,但未註明正確錄音日期... ),由匈牙利指揮家費倫奇克( János Ferencsik, 1907 - 1984 )指揮捷克愛樂管弦樂團,唱片第二面另補了一首貝多芬的序曲《史蒂芬王》, 本片封面上有一位女孩子的畫像,畫框上註明她的大名為 Therese von Brunswik,我查了一下,書上說她是貝多芬的好友克倫斯威克伯爵的千金,是貝多芬「永恆的戀人」候選人之一,亦是第 24 號鋼琴奏嗚曲的受獻者...。

辭典上是這麼介紹費倫奇克的 ---

 

費倫奇克,1907 年出生於布達佩斯,1984 年卒於同地,匈牙利指揮家,就學於布達佩斯音樂院,1927 年在匈牙利國家歌劇院任樂團指導,1930 年升任指揮,1903 - 1931 年於拜魯特音樂節任音樂助理( 南方註:擔任義大利指揮家托斯卡尼尼的助理 )。1948 - 1950 年任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指揮,1945 - 1952 年任匈牙利電台交響樂團首席指揮,1953 - 1976 年任布達佩斯愛樂管弦樂團首席指揮。費倫奇克 1957 年首次在倫敦登台,與倫敦愛樂管弦樂團合作演出,1962 年首次在美團登臺。

 

而“不朽的指揮家”( 世界文物出版社, 1996 )一書的「匈牙利指揮學派」則為我們補充不少費倫奇克的資料,該書的看法頗具深度,摘要如下 ---

 

東歐指揮大師典型特點是擅長指揮及傳播本國的音樂...,在匈牙利的指揮學派中,不難發現巴爾托克、高大宜、李斯特及札多爾( Zador )的傑出詮釋者,由於指揮家們的熱心與執著,讓這些作曲家的名望飛越了國界,他們的作品傳遍全世界。

 

費倫奇克是上世紀宏揚匈牙利音樂的佼佼者...,他錄製大量唱片,主要是巴爾托克、高大宜、李斯特和艾爾凱爾的作品,這些唱片證實了費倫奇克爐火純青的技巧,以及他在精神上與這些作曲家緊密相通 ,在他指揮下,樂團演奏旋律感強、節奏清晰...。

 

【南方再註:該書把費倫奇克列為匈牙利指揮學派中,和世人熟悉的 匈牙利指揮家杜拉第( Antal Dorati, 1906 - 1988 )地位相當的大師,由於後者於 1947 年加入美國籍,因此費倫奇克在該學派內站穩祖師爺的地位...。「匈牙利指揮學派」的指揮家還包括弗利柴( Ferenc Fricsay, 1914 - 1963 )、克爾提斯( István Kertész, 1929 - 1973 )、蕭堤( Gerorg Solti, 1912 - 1997 )等大師,而萊納( Fritz Reiner, 1888 - 1963 )、塞爾( George Szell, 1897 - 1970 )和奧曼第( Eugene Ormandy, 1899 - 1985 )等三位同樣出生於布達佩斯的大指揮家,“不朽的指揮家”一書則將他們列為「美國指揮學派」的成員...。】


好了,該談這張唱片是如何吸引我了。

 

去年十一月英國的留聲機雜誌做了一個“世界二十大樂團的排名”,在該雜誌諸多樂評家眼中,捷克愛樂勉強擠入二十強,名列倒數第一的第二十名...,我相信有不少人為其抱屈,認為捷克愛樂再怎麼差也不至於落到齊藤紀念樂團、大都會歌劇院管弦樂團等樂團的後面,我於 2004 年 11 月聽過該團的演出,綜合那天所聽到的以及該團近年來的表現,嗯,全世界第二十名,還蠻有道理的,別急的反駁,我可是有道理的。


南方曾整理過一篇「捷克愛樂」的文章( 建議您可有空可順道看看 )在我看來,以該團近十餘年來的表現,「名列孫山」實不足為奇且恰到好處,咦!此話怎說 --- 捷克愛樂無疑是一支歷史悠久的偉大樂團,他們在詮釋該國作曲家如史麥塔納、德弗乍克及楊納傑克等人的作品上有著權威的地位( 今年 ( 2009 年 ) 三月曾客席高雄市交響樂團兩場演出的捷克指揮家馬卡爾( Zdenek Macal, 1936- )便自豪地說:「《我的祖國》中需用到兩座豎琴齊奏,全世界除了捷克的樂團外,我還沒看過有那個樂團的豎琴家能整齊一致地演奏《我的祖國》...。」),加上捷克曾投入俄共的陣營, 因此捷克愛樂演奏俄國作曲家的作品在樂壇亦有一定的地位,更別說從莫札特的時代起,布拉格便猶如維也納的後宮...,林林總總加乘起來,捷克愛樂理應在二十大中名列前茅才是。怎奈從上世紀九零年代起,該團的音樂總監和先前相較算是更換頻頻,且毫無未來性可言,我想這是造成該團國際地位下滑之主因,南方 2004 年的「捷克愛樂」一文有詳細記載,節錄如下:


 

1990 年之後 ---

 

指揮家紐曼( Vaclav Neumann, 1920 - 1995 )在位長達 22 年,他卸任後先由捷克指揮家貝羅拉維克( Jiri Belohlavek )出任總監( 1990 - 1992 年),再由經驗豐富的德國指揮家阿布雷希特( Gerd Albrecht, 1935- , 他是捷克愛樂第一位非捷克裔的總監 )接手,阿布雷希特於 1996 年離去,1996 - 1998 年總監一職又回到捷克指揮家 Vlandimir Valek 手上...,1998 年起由鋼琴家兼指揮家的阿胥肯納吉( Vladimir Ashkenazy )出掌樂團,當大家都在好奇他們將放出何種火花時,不覺,2003 年總監一職又換成出生及受教育於捷克,但已入美國籍的指揮家馬卡爾( Zdenek Macal, 1936- )...,馬卡爾很早便移民美國,他指揮過超過 160 支的管弦樂團,其中包括所有我們可以想得到的知名樂團...( 2009 年又加上高雄市交 ),我手頭上 2001 年的舊資料中馬卡爾當時是布拉格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之一,馬卡爾現年七十多,是捷克愛樂歷任總監上任時年紀最大者,在其知名度及年紀上之考量,我猜馬卡爾可能是“過渡總監”,等新一代捷克指揮家羽翼豐盈些再完成交棒的任務...。

 


現在看起來,上文沒說的是 --- 如果不是挾著阿胥肯納吉及馬卡爾的餘威( 馬卡爾曾出現在日劇《交響情人夢》中,讓他演出事業再創高峰...),如果沒有日本樂迷及唱片公司的支持,我懷疑捷克愛樂的聲望應比現今更低且更無趣,只因現在的捷克愛樂似乎失去安舍爾( Karel Ancerl, 1908-1973 )及紐曼在位時那股活潑中帶著陰柔、纖細中永遠保持平衡且維持自我的音色...,別用狐疑的眼光看我,包括這張費倫奇克的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及許多安舍爾和紐曼的唱片,都是以如此美妙的音色這樣對我歌唱的。


費倫奇克的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

這個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的版本之美好可由兩個方向來討論,先就樂團的音色來說,在費倫奇克的指揮下, 他讓捷克愛樂的音色纖細、明亮、活潑且富彈性,各聲部的平衡感一流,演奏流暢無比,比現在的捷克愛樂更美也更有自己的個性,我願以一杯上好的厄瓜多日曬 Galapagos 咖啡為賭注,以這樣的音色,捷克愛樂如果沒進入二十大樂團中的前十大,我請客...( 是什麼緣故讓捷克愛樂失去了這種獨有且動人的音色?)

 

至於費倫奇克對於貝多芬樂曲的詮釋有多好,嗯...,他 不會刻意強調全曲的強弱快慢,他或許沒有老德奧大師的厚實,但嚴謹平順皆在,且會有莫名的鼓舞力量,他讓我相信貝多芬的交響曲本應這樣演出,可以將 架上 24 個版本暫時全都忘掉...,還真是我近來最大的收穫。

 

對了,本片的錄音超棒,堂音亦被完整保留,算是額外的驚喜。


為更瞭解費倫奇克的指揮藝術,我翻遍唱片櫃,好不容易又找出一張他的 LP 唱片 --- 費倫奇克指揮布達佩斯愛樂管弦樂團演出匈牙利作曲家高大宜的《哈里•亞諾斯( Háry János )》組曲( 本片由匈牙利 Qualiton 唱片公司發行,錄音地點為布達佩斯的 Mátyás 教堂,1964 年的錄音 ),果然一如“不朽的指揮家”書中所言,在匈牙利作曲家的作品領域中,費倫奇克徹底發揮其爐火純青的技巧,以及他在精神上與這些作曲家緊密相通。在他指揮下,樂團演奏旋律感強、節奏清晰,還真帶給我全新自在的感受...。


透過台南合笙蔡先生的訊息,我知道費倫奇克曾為 DG 唱片錄製不少李斯特、巴爾托克、高大宜的唱片,與 DECCA 亦留有布拉姆斯兩首的鋼琴協奏曲( 由鋼琴家 Peter Katin 獨奏 ),1981 年他還曾與匈牙利愛樂灌錄貝多芬全部的交響曲...,邊聽邊寫,邊寫又邊聽,我想我的「大師集郵簿」又多了一個新目標...,唉!到底要買多少唱片才夠...,我想好奇如我,永遠買不夠才對...。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回黄金歲月 聽南方的音響